w66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 > 白蛇证道行 > 第三百二十五章:出云子

第三百二十五章:出云子

那老太监话音刚落,便有一人跳上台去,哈哈一笑道:“在下刘洪,哪位道友敢与我一战?”顿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WwW.КanShUge.La
  
  这刘洪身穿鲜丽道袍,头梳高冠,手里拿着一柄精钢长剑,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倒真有那么几分道家高人的风范,单凭着这份卖相糊弄些凡俗之辈倒也是够了,可惜此次斗法盛事,不知引得天下间多少能人异士前来,纵然大部分都是些金丹筑基之辈,法力不见得多么高深,但最起码的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
  
  这刘洪面色青白,脚步虚浮,身上并无半点灵光,哪里是什么道门之士,分明是想要蒙混过关的浪荡子。
  
  果不其然,这刘洪上台没多久,便被对手打败,在众人哄笑声中狼狈溜下台去,后来的这人虽看似厉害,但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只是身怀一些武艺,亦并非修道之辈。
  
  接下来又有几十人上台,皆是各出手段,纵然都非道门修士,但亦凭借手中苦练多年的江湖绝技,博得阵阵雷鸣般的喝彩。
  
  这些人倒也知趣,心知凭自家本事绝对没法跟道门高人争锋,若是晚了,怕是连上台的机会也没了,因此全都急着上场,抓紧力气卖弄自己的手段,须知此次前来观看斗法的不止是皇家中人,还有许多朝中大员,巨贾士绅,若能被这些人看中,收去做个护卫侍院之类,后半生便可享足荣华富贵了。
  
  过了许久,终于有道行之士上得台去,左边一名道士将手中的一柄桃木剑向前一挥,便带起阵阵火焰流光,而他的对手则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道人,手持金鼓,双目似开似阖,嘴里念念有词。
  
  这两名道人身上灵光黯淡,散而不凝,顶多也就是炼气五六层的修为,却要比那些普通人强上许多。
  
  左边的道人把手中桃木剑一挥,便就斩出一道磨盘大的赤红火焰,斜着向前飞去,眼看着就要落在对面的老道士身上,吓得台下不少人赶忙闭上双眼,这道人见状心中不禁一喜,然而下一刻那老道士将手中金鼓一拍,咚的一声大响,散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金纹,那火焰哗啦一下被冲散。
  
  老道人手中金鼓拍个不停,鼓声急促如雨,中年道人猝不及防,匆匆将桃木剑横在胸前一挡,却闻咔嚓一声断成两截,金纹及胸,整个人向后倒飞出去,倒在台上不省人事。
  
  台下欢呼声顿时大震,相较于之前那些江湖之士,这等手段更令他们感到激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接下来的斗法之人也越加厉害,时值正午,阳光好不明媚,气氛更是十分炽烈,此刻台上剩下的一人乃是一名身着青衣,高冠博带,手握青剑的年轻高大男子,这名男子依仗着手中青锋,在之前已经接连战败二三十人,每次皆是从容获胜,成为场中的焦点。
  
  皇城西侧的一处高大阁楼上,十几名身穿铠甲,手握刀兵的士卒守卫在一间包厢外,若有熟悉之人,只看这些士兵的装束,便可知其是梁王府的亲卫。
  
  此刻从那包厢中隐隐传出几人的说话声。
  
  一名年约六旬,身穿紫蟒金纹袍,腰系鹅黄碧玉带,头束紫金冠,腰坠朱璎珞,面目威严的老者正站在窗前,眯着眼睛望着下方的场景,只是一双眼里不时闪过的冷光,令其看去平添了几分狡诈之意。
  
  此人身后侧立着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面貌与之有七八分相似,同样朱衣华冠,一身贵气,一双眼睛时不时瞟向别处,显然是攻于心计之人。
  
  此二人正是朝野之中大名鼎鼎,抑或可说是臭名昭著的梁王父子!
  
  梁王视线落到广场之上,背着双手,不知在想些什么,过得许久,方才道:“徐道长,我观此人厉害,不知道长可能胜他?”
  
  原来在梁王身侧竟还站着一名身披黑袍,面目阴翳的老道人,此人只是站在那里,便无端端给人一种阴冷森寒的感觉,徐道人听见梁王的话后,桀桀一笑,道:“王爷尽管放心就是,看我出手拿他!”
  
  梁王听他如此说,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一切便都拜托道长了!若能事成,于你我双方都有数不尽的好处!”
  
  徐道人嘿嘿一笑,也不言语,纵身一跃便就消失了踪迹。
  
  擂台上忽然垂落下一道影子,惊得众人同时抬头望空,只见一道墨染似的黑色流光从天而降,仿佛流星般坠落,落地光芒涌动,化作一名浑身隐藏在黑袍当中的老道人,只露出一张苍老如树皮般的面孔,老道腰间挎着一个硕大的黑色葫芦,衣袍吹荡如鼓,顶上有道道灵光涌动,叫人一眼便能瞧出异处。
  
  那年轻??图疵纪芬恢?,这老道显然远不是先前的那些对手可比,面上不由多了几分凝重之色,沉声问道:“未知这位前辈是?”
  
  老道人呵呵一笑道:“我乃真定山白莲洞炼气士,人称出云子徐阳,娃娃可曾听说过?”
  
  年轻??臀叛砸∫⊥?,道:“实在惭愧,蜀山弟子林一渊领教前辈高明,还望前辈不吝赐教!”
  
  徐阳听这年轻小子自报家门,不禁一笑道:“你当真不曾听过老夫的名号?”
  
  林一渊摇头道:“确实不曾?!甭砸怀烈?,又道:“难道我应该认识前辈不成?”
  
  一旁阁楼上观看的乔辰安听到老道人自报身份,总觉得“出云子徐阳”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却想不起来曾在哪里听过,视线落到这老道人身上,不禁陷入沉思当中,回想自己这几年所经历的一切。
  
  修道之人本就有过目不忘之能,忆识力远超寻常,不过片刻,他眼中精光一闪,终于在记忆中寻到有关此人的讯息!
  
  昔年他背负着沐清影一路逃亡到小筑山,大战各派人士,机缘之下还得了几颗葫芦法器,出来时却发现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干人等被天魔教算计,幸得拜月教三大护法之一的白洛羽及时赶到,力挽狂澜,这才得以顺利脱身。
  
  那天魔教中领头之人在临死前,似乎便说过这样一句话。
  
  “家师出云子徐阳,还望上仙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