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66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 > 天庭小狱卒 > 第二千四百二十四章 时间规则 新

第二千四百二十四章 时间规则 新

“这座山……”
  
  刘浪不由得停下脚步。
  
  作为东域的五大部落之一,端木部落距离中域,其实已经不太远了,也就是说,端木部落的环境,要远强于位于东域边缘的左丘,南宫等部落。
  
  然而,眼前这座石山,却给刘浪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即便是在东域边缘,也找不出这样一座荒凉到极点的山脉,这座山与周围的环境,完全是割裂的,就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搬过来的一样。
  
  “这座山名为清洛山。因为自然环境太过恶劣,极少有人进入?!背に锶樯艿?。
  
  虽然,他不是端木部落的人,可是,这是改变他命运的地方,回到长孙部落之后,长孙全特意调查了一下,因此,对于清洛山的情况,分外熟悉。
  
  “清洛山,这名字和实际情况,可不太相符?!绷趵艘×艘⊥?。
  
  “据说,这里也曾山清水秀,端木城立城的时候,还曾考虑过以清洛山做基础,不过,就在数万年之前,清洛山不知发生了什么异变,一夕之间,花草树木全部枯萎,化为一片绝地?!?br/>  
  长孙全继续说道。
  
  “走吧,去你之前进入的洞府?!绷趵艘陨袷短讲樗闹?,却并没有发现什么超乎寻常的东西,转而对长孙全说道。
  
  “是!”
  
  长孙全立刻向着清洛山深处走去。
  
  清洛山并不大,所谓深处,对于大仙境界的长孙全和刘浪来说,也是瞬息而至,停在一个狭小的洞口前,长孙全咽下一口吐沫,“就是这里了?!?br/>  
  “规则的气息?!?br/>  
  作为术炼师,刘浪敏感地察觉到洞口的异常。
  
  其实,这也在刘浪的意料之内。
  
  能够大幅度地加速肉身的衰老,这肯定是时间规则的范畴,刘浪真正想探寻的是,是洞府内奇异的时间规则,究竟如何产生。
  
  “你回去吧!”
  
  刘浪摆摆手,对长孙全说道。
  
  长孙全长出了口气,说实话,他是真怕刘浪让他再进洞府。
  
  “盟主大人小心?!背に锶硭盗艘痪渲?,转身退出清洛山。
  
  偌大的清洛山,就只剩刘浪一个人。
  
  “以防万一,还是先进无天圣碑吧!”按照长孙全的说法,洞内瞬息万年,作为大仙的刘浪,寿元也就是几万年,根本禁不住几瞬。
  
  所以,刘浪唤出无天圣碑,先行跳入无天圣碑。
  
  而后,驾驭着无天圣碑,飞入洞内。
  
  一开始,洞内空间极其狭小,但过了一会儿,陡然开阔起来。
  
  “怪不得叫洞府,而不是山洞?!?br/>  
  透着无天圣碑,刘浪可以清楚地看到,许多人工开凿的痕迹,也就是说,这座山洞,此前肯定有人居住。
  
  “居住……”
  
  想到这两个字,刘浪不由皱起眉头,就算是天尊,圣主,乃至神王,寿元也是有极限的,又有哪个可以承受瞬息万年?
  
  除非……
  
  完全掌控了时间规则!
  
  “嘶!”
  
  刘浪被自己的大胆推论吓了一跳。
  
  时间规则乃是最难领悟的规则,其难度还要超过让所有术炼师都闻之色变的空间规则,即便是可以炼化一界的圣阶术炼师,也无法决定这个世界的时间走向。
  
  就像刘浪,作为圣器之主,掌控着血脉世界和星月秘境,可是,血脉世界和星月秘境的时间比率,刘浪却无法更改。
  
  实难想象,完全掌控时间规则,会是什么光景。
  
  随意加快或者减慢时光的流逝?抑或回返过去,跨越未来?
  
  洞府之内,极其安静,也没有可供观察的时间参照物,无天圣碑内的刘浪,观察了半天,也无法确定,外边是否真的瞬息万年。
  
  有心亲自尝试,但想到时间规则这四个字,刘浪又退缩了。
  
  犹豫了半天,刘浪从血脉世界,抓来一只远古巨齿象,这种巨齿象在血脉世界里,属于寿元极长的种族了,一般可以活到几万甚至十几万年。
  
  最重要的,巨齿象的体型合适,高度只有两三丈,洞府内完全可以容身,换做其他高达几十丈的远古种族,根本都装不下。
  
  意念一动,将远古巨齿象放到无天圣碑之外。
  
  下一刻,远古巨齿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衰老下去,看到这种景象,刘浪寒毛都竖起来了,刚想把远古巨齿象唤回,远古巨齿象已经轰隆一声,倒在了地上。
  
  而后化为一架白骨,进而白骨塌陷,化为一抔黄土,再然后,连黄土都不见了。
  
  “这也……”
  
  刘浪一时之间,惊得说不出话了。
  
  很多时候,语言描述和亲眼所见,完全是两个概念,其实,先前,长孙全已经把该讲的都该讲了,刘浪也早有预期,可是,看到一个鲜活的生命,就像被快进一样,飞速地陨灭于时间的长河中,刘浪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然而,这一切只是表象,刘浪想要探查的根源,并没有出现。
  
  “看来真要亲身感受一下才行?!?br/>  
  刘浪记得一句诗,叫“纸上得来终觉浅,须知此事要躬行”,有时候,看是一码事,做又是一码事,特别是到了规则这种层次,只有亲身感受,才能有所感悟。
  
  想到这里,刘浪轻舒一口气,直接跳出了无天圣碑。
  
  在跳出的瞬间,刘浪便闭上了眼睛。
  
  尽可量散出全部的神识,探查着洞府内的每一个角落,任何规则,都是有指向性的,简单一点说,就是存在这里强,那里弱的情况。
  
  而根据规则的强弱,可以找出规则的起源。
  
  可是,悲剧的是,以刘浪对时间规则的领悟,还无法做出精准的判断,那种身体被抽空的感觉,仿佛来自四面八方,根本没有强弱之分。
  
  而以刘浪的大仙寿元,在瞬息万年的洞府之内,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
  
  根本不允许他一点点的查探。
  
  就在刘浪准备退回无天圣碑的时候,忽然,感觉脚下一颤,刘浪下意识抬起脚,低头一看,发现脚下竟然出现了一组奇怪的圣纹。
  
  其中,九成的圣纹,刘浪都不认识。
  
  但有一个,刘浪却再熟悉不过。
  
  “上岚山!”
  
  刘浪的思绪一下就被拉回到数月之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