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66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 > 狂燕 > 第57章 各怀鬼胎

第57章 各怀鬼胎


  崔盛一听笑道“我儿有见地,我跟你们说,高丽那边的探子传来的绝密消息,
  可不能泄露出去,高丽王已经病重,
  也不知道能坚持几天,
  高丽王的弟弟高丽第一猛将,东海公高胜,蠢蠢欲动,
  高胜近来与旧部频繁联络,有不臣之心,
  而高丽王宫早就封锁消息,甚至有流言传出高丽发生政变,高庆软禁了高丽王,大权独揽,
  如果此事属实,如此?;氖笨?,高庆不在都城坐镇,跑到我昌州城中流连不返,
  我看也难成大器,绝不是高胜的对手,
  张二狗一家,能蹦跶几天,还说不定,
  不过此事机密,绝不可透漏出去,我是被你们是在烦的不行才说出来的,
  你们耐心等待就是了,有出气的机会?!?br/>  说起来,这也算不得什么机密,多年来高胜一值位高权重,是高丽公开的秘密,
  所以高威一直打压高胜一派的势力,
  昌州城这边的高层都知道的事,甚至往来两地的客商都知道的事情。
  崔霄一家在车上说着话,回到家后,
  洗漱完毕后也就各自睡觉了,崔氏在中原是世家大足,
  崔霄他们这一支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移居此地的,
  据崔霄的爷爷活着的时候说,自己一支的师祖是很久之前,被派遣到此地的G吏,
  后来年事已高告老,在此居住多年,也就没有回中原,
  定居在此地了,也算此地的大族之一了,
  崔家的宅舍,并不是很豪奢,是一处中等大小的院落,只有崔盛一家居住,
  族人的都各自有自己的住处,因为崔盛已经几代单传了,也没有特别亲近的族人,崔家就坐落在刺史府南边,此处是城中的权贵集中的地方,
  除了崔家,其他大部分官吏都在附近聚居,张二狗家离此稍远,住在快到南城门的地方,崔家是普通庭院,仆役平日住在外宅,崔盛夫妇住在内宅,崔霄是崔家唯一的儿子,住在东厢房,
  西厢房一只空着,崔霄就想等风筝来了,安排她住在西厢房就行了。
  为难的地方就是,如何把田伯光住到刘耀家,
  而且绝对不能让风筝知道,自己今天经历的这么多的麻烦,让自己下定决心学田伯光的功夫,
  而崔霄一旦下了决心之后,每时每刻都迫不及待的要行动,
  刘耀这小子是个直肠子,心里藏住点事不容易,以后跟风筝见面的机会很多,就怕刘耀万一不小心把事情给捅漏了,就麻烦了。
  已经过了三更了,
  灯,
  已经吹熄了,
  崔霄躺在炕上,翘着二郎腿,
  琢磨着怎么能让事情做的严密些,
  还不能让风筝提前回中原去,
  田伯光神神秘秘的,说只要给他弄到十香软筋散的解药,就向自己吐露一个神秘的剑道绝顶宗师,
  连他们华山派的祖师爷都很佩服的样子,
  崔霄越想越是好奇,就越想搞到十香软筋散的解药,
  可怎么向风筝开口呢?
  自己白天问风筝要的毒镖和解药,风筝很痛快的就给自己了,丝毫没有不舍的样子,
  下次找机会再要十香软筋散,应该不会拒绝自己吧!“哎,不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睡觉”
  而此时的高庆,一幅心不在焉的样子,急匆匆的回来参加宴席,除了在香香那里,享受完之后,意兴阑珊之外,
  也是想回来看看慕容雪,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对自己不理不睬的,
  高丽与慕容交好,甚至在宴席散了之后,慕容魁送高庆回房的时候,高庆借着酒劲,半真半假的拉着慕容魁的手,说自己父王我与病榻之上,几近油尽灯枯,心中还是非常的挂念叔叔,时常念叨当年跟叔叔一起狩猎露营歌舞聚会的时光,十分想念慕容魁这位好兄弟,有生之年,唯一的希望就是想与好兄弟结成秦晋之好。
  宴会还没结束的时候,高丽国内御林军统领就派人送来消息,
  报告高胜活动频繁,要自己赶紧回国,
  “这帮子饭桶”高庆心里想,连个没牙的病虎都看不住,于是回复御林军统领,让其看管好高胜,实在不行就以谋反罪名抓起来,等着自己回去发落,
  高胜真是不知好歹,当年父王慈悲饶你一命,不思图报,总是心怀鬼胎的高一些阴谋诡计,哼!看我回去不扒了你的皮,将你全家抄斩。
  见慕容魁微笑的样子,也不知道心中是如何想,只听慕容魁说道“贤侄远来劳顿,
  白日间又出去游玩,身子相比非常疲累的,贤侄贤侄是千金之躯,要是累坏了愚叔可承担不起,先让下人伺候贤侄沐浴休息,明日愚叔再来看望贤侄”
  说完之后,慕容魁也离开了,
  慕容魁人到中年,可比不得年轻人,
  陪着这不靠谱的高庆伺候了一天,早就困乏了。
  张二狗伺候完高庆,
  居然没人安排他的房间,慕容魁好像是把他给忘了,张二狗心想,平日里自己父母家人也没怎么器重自己,
  自己这下子飞上枝头变凤凰,还不得好好在族人中显摆显摆,只是此时半夜三更的,也找不着地方显摆,略显遗憾
  “哈哈,没人管自己,正好,我去找香香”
  于是想去香香姑娘那里,体验一下与未来的太子妃……的感觉,
  “嘿嘿”张二狗猥琐的笑一声,
  哼着小曲,一步三摇的往丽春院走去。
  深夜的昌州城,所有人都已熄灯安歇了,
  当然,有一个地方例外,那就是丽春院,
  白日里四处熙熙攘攘繁华的的昌州城,也唯有这丽春院静悄悄的关门闭户,
  只有在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时分,才是这丽春院一天最热闹的开始。
  张二狗溜达到丽春院门前,
  立刻有两个小浪,蹄子拉着他双臂,“狗爷狗爷”的喊着,只见两个女支女一人一边架着张二狗往大堂里走去,。
  两人身子都紧紧地贴在张二狗的手臂上,
  时不时的还故意磨蹭一下,把张二狗磨得心里痒痒的,恨不得把这俩小娘皮立刻就地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