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谣言


  咸阳:
  以项羽为首的判军呆在关中一段时间,粮草补给供应出问题;呆在关中无法弄到粮草,无奈之下,项羽根据范增建议分封诸侯,然后就是扁??ā骰馗骷?。
  封地在咸阳的刘邦,开始时挺高兴,经曹参说咸阳一带是白地,应该向项羽重新要块封地,刘邦找到项羽,婉转提出。项羽虎目一睁,吓得刘邦赶紧闭上嘴巴,再也不敢提封地之事。
  各诸侯率兵马离开关中后,刘邦带上美人住进阿房宫,再也不过问军中事务、内政事务。粮草缺乏,将军找刘邦,却被卫兵阻挡在阿房宫外,见不到刘邦。
  一次二次见不到刘邦,问题不大,时间一长,不论是将军、内政官员都无法见到刘邦,这事就麻烦大了。加上粮草缺乏,社会上流传各种版本的小道消息,令刘邦军中士兵人心惶惶。
  无奈之下,大家推举曹参出面,强行闯阿房宫,一定要见到刘邦。众人清楚,曹参是刘邦嫡系,刘邦小沛起兵时跟随的老人,深得刘邦信任。说出的话,刘邦会三思。
  曹参看到大家一致让自己出面,心里那个气??!却没地方发泄,也无法向人诉说,心中的难处只有自己知道。
  自从张良、箫何、周勃三人离开后,刘邦再也不相信任何人。别说是小沛一起人,就算是刘邦自己的猪朋狗友都不再信任。
  张良离开也就罢了,毕竟人家张良还没正式投靠刘邦。箫何、周勃二人是刘邦的嫡系,一人管后勤保障,一人带兵作战,深得刘邦信任,算是刘邦最看重的嫡系。
  箫何、周勃二人无声无息的离开,没有理由、没有告别,是悄无声息的偷偷跑了。跑就跑吧!问题是二人跑到了叶童手下,这就让刘邦无法忍受、无法理解、无法原谅!
  箫何、周勃二人的离去,对刘邦集团打击非常大。从士兵到将军、官员都在纷纷议论。刘邦的嫡系为什么要离开,询问刘邦,刘邦咋知道,总不能说是私自逃跑,那样说有人相信吗?
  曹参感觉最明显,原来不论商量什么事,报告什么情况,刘邦都能耐心听说,还询问应对之策。自从箫何、周勃二人走后,刘邦对曹参态度上没变化,但是,一些核心机密之事,与曹参无关,也不再找曹参商量,更不会问计,是一种疏远、防范。
  如今被众人推举出来,曹参心里能舒服才怪,却无法解说。曹参只好捏着鼻子往阿房宫而去。
  曹参到了阿房宫门前,卫兵不让进,说什么没有大王的手令,不见任何人。曹参硬闯,有用吗?曹参一个文官,那里是卫兵的对手,还是卫兵手下留情,没下重手,只把曹参推翻倒地。
  无奈之下,曹参坐在地上就大声叫嚷起来。问题是阿房宫太大,真的太大,曹参喊破嗓子也没用,阿房宫中的刘邦听不到??!
  其实,大家不要奇怪,这才是刘邦真实的本性。在原时空,刘邦进入咸阳城,第一时间就沉迷在阿房宫中,整天与阿房宫中美人玩乐,不过问任何事,不考虑正向咸阳杀来的项羽。
  那时有箫何在,立刻进入阿房宫中相劝,告诉刘邦不是玩乐的时候,得先考虑危险处境,应该想一下怎样应对项羽等。刘邦听了箫何之方,才从美人身上起来,走出阿房宫。
  刘邦不再信任身边的人,这下曹参悲摧,在阿房宫大门前大喊八叫,一点用处没有。然而,曹参意志坚定,喊累了休息会,恢复点力气再继续叫喊。
  曹参的诚意打动守门的卫兵,几名卫兵商量下,派人进阿房宫中告诉刘邦,说曹参在阿房宫大门前哭天抹泪的闹了起来,请示怎么处理。
  刘邦此时刚从美人肚皮上爬起来,脸色苍白,原本心情不错。听到曹参在阿房宫门前瞎闹,心里那个气??!
  “把曹参押进来!”
  “是!”
  卫兵一听,马上就往外跑,生怕惹火烧身。卫兵跑出来后,大手一挥,几名卫兵直接将曹参捆绑起来,押着往阿房宫而去。
  曹参没有反抗,没有叫喊。再说了,此时曹参全身无力,想反抗无能为力,想叫喊,叫不出声来,嗓子早破了,只能老老实实任由卫兵捆绑、押送,一切听天由命。
  刘邦见到曹参时,曹参身上沾满泥土,衣服破了几处,脸上泪痕明显。一下子刺激到刘邦灵魂深处的某根筋,马上呵斥道:“谁让你们绑曹大人,是请曹大人进宫,还不快松绑?!?br/>  卫兵心里那个气,却不敢发泄。明明是让人押送来好不好,咋又反悔。真是侍君如侍虎。
  刘帮倒了杯水给曹参,这才问道:“曹参??!有啥事不能好好说吗?何别要闹,你看看,都成什么样,成何体统?!?br/>  曹参刚喝下几口水,嗓子润了下,感觉不在冒火,舒适了不少。听了刘邦之言,刚想宇宙爆发,却发现嗓子那个疼??!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忍气吞声,不再啃声,由刘邦数落。
  刘邦报怨一翻后,发现曹参不啃气??!心中马上就宇宙爆发,大声呵斥道:“曹参,你丫的,说话??!难道真的是没事找事,特来寻寡人撒泼?!?br/>  曹参见到刘邦,一脸酒色过度之态,心中已蒙生弃意,觉得没必要再相劝。听到刘邦说自己来撒野,心中那个气啊,再也忍不住,立刻叫道:“主公,大事危亦!”
  不论刘邦再无赖、再人渣,但有一点,刘邦善于接纳手下人的建议、意见。虽达不到百依百顺,却能从不同人的建议、意见中找出自己的想法、应对之策,这是刘邦的优点。
  刘邦一惊,马上追问道:“曹参,你丫的,说清楚,什么危了?项羽等诸侯不是带着兵马离开关中了吗?秦军被关进汉中一带的笼子里,有什么危急之事,不说清楚,今天寡人治你妄言之罪?!?br/>  原本不想再开口的曹参,只好硬着头皮进言道:“主公,军中各种传言想别听说了,最近有传言说,那个……那个吕公一族离开小沛。难道主公一无所知,还是不想过问那些谣传?”
  呵呵!
  “曹参,寡人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原来是说吕公一族之事。这有什么奇怪,彭城已经是项羽地盘,吕公老奸巨猾,为了安全起见,吕氏一族离开小沛,很正常??!”
  曹参心里疑惑不解,看样子象是刘邦安排,难道那些传言真是刘邦所为,故意为之,目的让吕氏一族顺利离开小沛?乖乖!刘帮真狠??!下令自己老婆休自己,就不担心名誉扫地。
  “主公,那个……那个,真不担心名声受损?”
  刘邦心中那个气??!丫的,吕公一族离开小沛,对寡人名声有啥受损的,真是迂腐,难道要让吕氏一族落入项羽手中才合理,真是个书呆子,咋就不会变通一下。
  “曹参啊,有话直说,何别吞吞吐吐,吕公一族搬迁离开小沛,对寡人名声有什么损失?寡人的家眷总不能让项羽俘虏吧!那才对寡人名声有损,说寡人连家眷都无力?;??!?br/>  “主公,那个……那个吕王妃休书之言也是主公所为?”曹参小心翼翼的询问,生怕惹怒刘邦。
  啥!
  刘邦迷惑不解,吕王妃?那不就是自己老婆吗?休书?休谁??!一下子刘邦反应不过来,傻呆滞。
  回过神来的刘邦疑惑不解,询问道:“曹参,什么吕王妃休书之言,吕雉那娘们准备休谁???”
  噗!
  刚喝了口水润嗓子的曹参,被刘邦粗鲁的话雷得喷了出来。
  “主公,那个……那个传言,难道不是主公下令,让吕王妃假意休主公,目的是确保吕氏一族安全离开小沛吗?”
  ??!
  刘邦傻眼!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时候自己下令让吕雉那娘们休自己,没有??!谁丫的胡说八道。
  “那个……那个,曹参,到底咋回事?寡人没有下令让吕雉那娘们休书??!”此时的刘邦内心中依然以为,吕雉休书传言,是吕公为家族安全考虑,出的计策,真没想过吕氏一族会离开自己。
  “主公,军中传言,说吕氏一族离开小沛,吕王妃休书,休了主公。现整个天下都知道此事,对主公声誉损伤极大。真不是主公秘密下令行事?”曹参再次细细解说一翻。
  “曹参,那个吕公一族到什么地方了?”
  叶童安排锦衣卫散布谣言,却没有说吕氏一族具体搬迁到什么地方,只是说悄无声息离开小沛。所以,曹参、刘邦真不清楚实际情况。
  ??!
  “主公,这事卑职不清楚,不是主公派人秘密行事吗”
  “什么寡人秘密行事,没有??!”刘邦心中那个气,自己一直呆在阿房宫中,那里安排什么行动。不是你丫的进来说吕氏一族离开小沛吗?咋又扯到自己秘密行事。
  正在此时。卫兵进来报告道:“主公,外面有小沛来的信使,是否接见?”
  “宣进来,寡人正好有事要询问?!绷醢罡芯跛跖錾险硗?,心中感慨好即时?。?!
  “主公,这是小沛方面的情报?!毙攀顾低旰?,将手中的密信递给刘邦。
  刘邦没有犹豫不决,直接撕开封腊,取出密信,快速看了起来。只是刘邦脸色难看,越往后,脸色越苍白,脸上黑线不断增加,到最后刘邦整张老脸全被黑线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