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个国际职业杀手,八把手枪,只要其中一把手枪的子弹,射中自己,都是得不偿失。
  这情况,有点像上次在多米尼克的黄金沙滩,遇到两组海豹突击队类似。
  不同的是,这次自己有苞米地这个有利的藏身之处,而且自己的实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刚才已有机会逃走,但自己没有选择逃,而是把扶桑杀手引入苞米地。
  因为自己要一人直面这场刺杀。
  陈轩心头狂冒的怒火,难以抑制。
  自己作为中的定身术。
  陈轩心中大为轻松,凑到一个扶桑杀手耳边,细声说:“大老远来华夏,辛苦了,送你们玉米棒子吃吃,不成敬意?!?br/>  两个扶桑人口中插着玉米,目眦欲裂,脸部曲扭,惊骇得已经无法思考。
  “我靠,请你吃玉米,还瞪我?老子打你个死人头?!背滦帜昧肆礁鲇衩装糇?,灌注力量,猛击在两扶桑人的后脑上。
  两人顿时被敲晕过去,眼睛是闭上,身体依然没有倒下。
  陈轩心头大乐。
  不过,他也感觉到精神力和体内内劲能量在迅速消耗,自己坚持不了太久。
  他撤掉封空阵,扶住两个颓然倒下的扶桑人,让他们慢慢躺到地上。
  另外一组的两个扶桑杀手,此时听到这边有动静,但没听到有呼喊。
  他们心中怀疑,也搜索而来。
  陈轩如法炮制,弄晕了他们。
  剩下四个警戒把守的杀手,陈轩也依次放倒。
  收拾第七个的时候,不小心弄出较大声响,最后一个站着的扶桑杀手,警觉的转头一看,见陈轩正把他一个口中插着玉米的同伴,扶着放在地上。
  “八嘎!”
  他大叫一声,手枪快速对准陈轩。
  陈轩把放倒的扶桑杀手,又拉了起来,挡在自己身前。
  然后对惊疑不定的扶桑人,眨了下眼睛,“友好”的笑了笑。
  扶桑人见同伴身体挡在陈轩前面,投鼠忌器,没有马上开枪。
  而是用扶?;按蠛鹆思干?,可回答他的,只有晚风吹过玉米地的“哗哗”声,还有那田野里的一片蛙声。
  他没听到任何同伴的回应,马上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八个人就剩下他一个了!
  死亡的暗影笼罩在他心头。
  他眼珠子一转,撒腿就往停车方向跑去。
  陈轩丢下晕过去的扶桑杀手,没有追出去。
  他不紧不慢,拿个玉米棒子,在手中抛了抛,掂量下重量。
  而后。
  他用一个类似投棒球的动作,把玉米棒,用力丢向落荒而逃的扶桑杀手。
  玉米棒槌带着急速的旋转。
  嘭!
  准确击中扶桑杀手的后脑勺。
  玉米棒子碎裂,一颗颗黄色玉米粒爆开来,有些玉米?;旌狭私ζ鸬南恃?,那瞬间的景象,就像脑袋上泼出了美妙的彩图。
  这个扶桑杀手,已经处于垂死状态,身体却还收势不住抛飞出去,掉在地上后,又滚出好远,身体一阵痉挛后,彻底咽气。
  几分钟后。
  陈轩把八个扶桑人,都弄成了一排,头靠在田埂上,身体泡在水田里,双手都被绑死。
  陈轩弄醒了他们,却没有拔出他们口中的玉米棒。
  陈轩蹲在田埂上,边啃着玉米,边说:“好了,下面是互动环节。我有问题问你们八个人,哦,抱歉,是七个人,刚才你们有个兄弟,不小心被我用玉米扔死了?!?br/>  他说的就是最后逃跑的一个,只是他说打死人的时候,口气就跟不小心踩了别人的草坪一样轻松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