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敬民吸了几口雪茄,露出僵硬微笑,点头赞道:“嗯嗯,不错不错,这味道果然很地道,是正宗的古巴雪茄?!?br/>  
      有几个烟瘾较大的官员,见副市长都动手了,也就口称“试试味道”,取来一根,点了起来,然后也连连称赞。
  
      包必胜记得脸都变成酱紫色,他表情怪异的愣在一边,对于突如其来的转变,他不知所措。
  
      总不能阻止副市长他们抽烟吧,领导的态度摆在那,抽得正爽。
  
      他又哪敢煞风景,去提如何责罚陈轩和安迪。
  
      安迪此刻,虽然不喜他们随意在会议室抽烟,但她内心疯狂攀升的喜悦与惊讶,已经完全盖住了那点小小不快。
  
      陈轩居然一根雪茄,就搞定了欧阳副市长,这位副市长得有多偏好抽雪茄呀,陈轩可能是调查过,这才投其所好。
  
      只是,他哪来的特级古巴雪茄?
  
      安迪的疑问,现在不好问出,只能压在心里。
  
      一时间,会议室烟雾缭绕。
  
      她去打开了些窗户。
  
      陈轩和欧阳敬民等吞云吐雾,在他们的引导下,会议室话题,谈起了烟道。
  
      轻松闲适,时不时有笑声发出。
  
      与不久前的狂风暴雨,剑拔弩张,形成鲜明对比。
  
      包主任与强局长,面面相觑,乌龟瞪绿豆般对望。
  
      但话题和气氛是欧阳副市长主导,这种气氛下,一时间,他们不好打破,只能干着急。
  
      只能等他们谈完烟道,在想办法把话题转到陈轩的劣迹斑斑上,然后发起一波强烈谴责和抨击。
  
      安迪心内,不得不佩服陈轩,仅用一盒雪茄,就一下打开局面,缓和氛围,还获得欧阳副市长好评。
  
      她与陈轩,现在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只能共进退,荣辱与共。
  
      除了身体,送些物质上的礼,还是可以的,自己以后也要多学着变通。
  
      不过,自己再怎么学,可能也学不过陈轩。
  
      陈轩手法总是匪夷所思,结局却常常让她惊喜万分。
  
      但是,抽完雪茄呢?
  
      这几个官员领导们,应该会该怎样还怎样,这几人的德行,她有接触过,很清楚他们翻脸比翻书还快。
  
      她依旧危在旦夕,陈轩也仍然面临严重惩罚,只不过炸弹还没爆炸,看强局长和包必胜的脸色,就知道了。
  
      这回结局,想必难出现惊喜,希望不要太坏就好。
  
      就在此时。
  
      会议室门口,来了一群人。
  
      是学校的保安和警员等。
  
      有个年轻警员进门后就问道:“刚才谁报警?”
  
      强局长愣了一下,举手说道:“是,是我?!?br/>  
      他拿眼睛瞟了一眼欧阳副市长,正考虑要怎么说,怎么收场。
  
      级别最高的男警督,环视会议室。
  
      突然间,男警督眼睛亮起,高兴的快步走过去,伸出了手,朝着强局长方向。
  
      强局长见警督对自己如此礼貌,猜测可能是警督认识自己,知道自己是统管教育局,不少人为了子女读书或调动等事,都会有求于自己。
  
      警方果然重视自己,学生打架,儿子只是轻伤,本不算大事,警方却派出级别甚高的警督处理,太给面子了。
  
      强局长顿时觉得脸上有光,整了整西装,脸上挂出微微笑容,摆出一副和善官架子,伸出手,准备跟男警督握手。
  
      然而。
  
      男警督根本没有理会他,而是从他旁边一阵风般的飘过,径直走到陈轩跟前,同陈轩热情的握手寒暄,像老朋友见面的样子。
  
      强局长脸上笑容,瞬时凝固在脸上,他伸出的手,尴尬的举在半空中。
  
      收回不是,不收回也不是。
  
      众目睽睽之下,他觉得自己,仿佛就成了马戏团的小丑。
  
      强局长表错了情,无比窘迫的都想找个缝钻进去。
  
      而他见到警督跟陈轩熟络的样子,心头一惊。
  
      强局长见会议室所有人,也都愣愣的看着陈轩和警员,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尴尬,赶紧灰溜溜坐下,抹了一把冷汗。
  
      男警督双手接下陈轩递来的雪茄,道谢后,说道:“陈……先生,你也在这里?!?br/>  
      他收到命令,不能透露陈轩真实身份。
  
      前天陈轩带队抓捕薛有仁,他是配合的警力之一,他家是武道世家,获知陈轩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江北武道大师陈大师,又是直属燕京的秘密特工,他格外敬佩。
  
      “李警督,今天来学校,什么事呢?”陈轩问。
  
      李子韵,武道世家,外劲即将练到巅峰,年纪不大,已是警督级别,前途光明。
  
      李警督目光瞟向门口两个黑色中山装中年汉子,压低声线:“今天是陪他们来的,他们要带走欧阳副市长,原因可能是上次欧阳副市长滥用权力,组建联合调查队,陷害无辜企业煊武集团有关,还有,欧阳副市长在他司机挂名的一套别墅墙壁中,藏有上亿现金,刚被查出来?!?br/>  
      李警督尚不知道,煊武集团正是陈轩的。
  
      陈轩却清楚,欧阳副市长要被带走的真正原因,主要不是滥用权力,而是他充当薛家?;ど《嗄?,情节相当严重。
  
      刚才,欧阳敬民见到自己,发现自己即是那天出现在他家的人,震惊得说不出话,不过毕竟做了多年官,城府还是有,很快就转变话锋,接受雪茄,讨好自己。
  
      而堂堂副市长,普通警员当然没有权利抓捕,那两个中山装中年汉子,都是内劲高手,应该是来自燕京龙盾局总部,级别可能比楚梦梵还高——等等,欧阳敬民有另一套别墅,还查出上亿现金?
  
      这样说来,欧阳敬明极有钱啊。
  
      可是,上次自己到欧阳敬民家,登门拜访时。
  
      他银行存款才特么的几万块,家具老旧,房子也是上世纪分的老福利房,秋裤上还有补丁,当时以为他也有可能是廉洁正直大清官,只是迫于燕京陈家压力。
  
      因此自己没好意思拿走欧阳敬民存款,还差点想捐助点钱给他家。
  
      奶奶个熊,套路太深了!
  
      陈轩很是气恼。
  
      他冷漠瞪了欧阳敬民一眼,大手一挥。
  
      沉声说:“带走吧!”
  
      感谢“gemini”的打赏。
  
      (本章完)
  一秒记住笔(bi)下(xia)读(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