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桶中的神奇药汤,可以算作是后天制作的琼汁玉液,不仅可以辅助突破,还有疗伤效果。
  陈轩略作回忆后,抹了抹身上黏黏糊糊的墨绿色药汤。
  此刻墨绿色液体,颜色非常深,近乎黑色,游离的能量变得极其稀少,几乎没有。
  这桶药汤彻底没用了,可以处理掉,也算物尽其用。
  陈轩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打开淋浴头,开始冲洗。
  噔噔噔……
  楼下脚步声响起。
  接近房门。
  打开门,走进来。
  “呀……”
  关小娇惊叫一声,捂住双眼,俏脸飞红,却没有跑出房门。
  关小娇听到声响,跑上来查看,浴室门没有关,她一进来就看到,陈轩赤条条在浴室冲洗身体。
  “小娇,过来为主人搓背?!背滦枚手乃?。
  “搓,搓背?”
  “你上次说过要给我搓背的?!?br/>  “好,好的……”
  关小娇头深深埋在胸口,不敢直视陈轩身体,腼腆的走近,拿起一条毛巾,微微颤着手,擦拭在陈轩后背。
  她之前是有问过陈轩,是否要擦背,可那次陈轩是坐在木桶中,而这次就那么站着,毫无遮挡,她还是第一次面对一个全身赤条条的男生,即便她愿意满足陈轩需求,但羞涩总是难免。
  “你的伤,好了吗?”关小娇目前最关心这点。
  “好了,谢谢你的照顾?!?br/>  “应该的,你为我做了那么多,还跟我客气呢?学校那边,我也帮你请假了?!?br/>  “不用请假,我明天可以去学校?!?br/>  “我请的是前三天的假,明天的还没请呢?!?br/>  “什么?三天!我泡在木桶三天了?”
  陈轩眼睛一瞪,停止了搓洗的动作,回过身愣愣望着关小娇,双手抓住她的肩膀。
  关小娇赫然望见不可描述之物,“嘤咛”一声,脸上火烧似的,呼吸急促,身体变得僵硬,手足无措。
  “不好意思,我只是太吃惊了,”陈轩拿了条浴巾,裹住身体,走出浴室,拿起手机看了看日期,“我去,整整三天了,而我感觉就过了几个小时?!?br/>  有时候,感觉是会骗人的,尤其是不清醒时。
  想想也对,受了那么重内伤,几个小时不可能完全恢复,并且内劲精进。
  “要不,明早我再帮你请假吧,你身体刚刚恢复,最好多休息几天?!惫匦〗科礁聪滦那?,说话顺畅许多。
  “不用了……呃,未接电话好多!”陈轩点开苹果7通讯记录,白雪媛、白雨琪、曲贵、王韵熙、叶慧婷……三十几条未接电话,其中大部分是白雪媛打来的。
  这下有的解释了。
  关小娇说道:“你没交代,所以我不敢乱接电话,电话我按了静音模式,免得吵到你?!?br/>  “你做得很好,送我过来的人,这三天……”
  “哦,你说的是那个超级漂亮的女警官吧,她每天都有来看你,每隔两三个小时,就会打电话给我,仔细询问你的情况,她说你醒来后,马上告诉她,她要给你录口供?!?br/>  “录口供……”
  陈轩笑了笑,知道这是楚梦梵应付关小娇的借口,“你打电话给她,就说我会去找她录口供,我现在要出去一下,你有空帮我清理一下浴室,木桶的水不能用了,全部倒掉吧?!?br/>  “好的,房东大人?!?br/>  “诶,不是叫主人吗?”陈轩边穿衣服,边调笑道。
  “只有装猫咪女仆的时候,才叫主人哦……”关小娇吸了吸鼻子,略显呆萌的指了指身上衣服,她现在带着围裙、袖套,她忽然好像又记起什么,大叫起来,“哎呀,我刚在闷一锅肉,要烧糊了啦!”
  她转身就跑,冲下楼去。
  陈轩笑着摇了摇头,穿好衣服,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他不着急回电话,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先做。
  这一次的生死磨砺,更加激发他变强的动力。
  在山本大师面前,逃生都难这点,大大刺激到他。
  一定要,变得更强!
  还得尽快发展拥有强大战力的团队!
  山本有一堆徒弟,自己也得有势力和团队,至少要做到知己知彼。
  否则下次再遇到山本,或者山本这样的武道大师,只有挨打的份。
  这次看似险胜,但其实极为凶险,稍有不慎,或出现其它变数,现在他已经挂了。
  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重演。
  山本老不死带一群徒弟,来到华夏土地,想杀就杀,想走就走。
  陈轩记得龙盾局有两个同事,在封空阵中,被树叶割破喉咙,想必是救不回来了。
  这两个同事,是为了来救援自己而死,这笔账,肯定要算在山本头上,还有那个叫落香的贱人。
  陈轩定下决心,不但要练到真正能够对抗山本大师,还要亲自去扶桑找山本报仇雪恨!
  除了内劲实力,武技也很重要。
  不可否认,山本压箱底绝世武技,封空阵诀,令人叹为观止。
  陈轩对此大感兴趣。
  交手之间,自己似乎掌握了某种要领。
  所以要在野外,找了个空旷隐秘处,进行一些尝试。
  无名古书中,只有修习劲气法诀,没有记载武技,师父又偏向于传授军事实战方面技能,如枪械射击,近战肉搏,冷兵器应用,易容刺探等。
  大多武技,都是靠自己学习,或者与武道者交手中偷师,因此平常他特别关注别人的武技,尤其是封空阵诀这等难得一见的绝世武技,再加上他不凡的洞察力。
  久而久之,他拥有了很强的学习能力。
  他和山本交手前,山本用树叶露了一手,飞叶伤人。
  这个相对容易,只需实力足够强,内劲灌注于叶子中,就可达到伤人效果。
  陈轩在龙蟠庄园边上的一个树林中,先练习了两下飞叶技能。
  准度和力度达不到山本那种水平,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因为山本是大成高段。
  之后,陈轩开始尝试练习封空阵诀。
  他凝聚劲气于掌心,内劲外放,试着制造出一个封空阵那样的力场,用叶子和枝条作为练习道具。
  不断尝试,不断失败。
  斗转星移。
  不知不觉,他练习了一整夜。
  天色渐亮,他终于找到一些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