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你这样很没礼貌耶,她是天后巨星王韵熙啊!”泪渍未干的白雨琪,见到王韵熙美眸大瞪,赶紧在陈轩耳边提醒。
  陈轩摊了摊手:“哦,失敬失敬,原来是大明星,对了叶老师,你怎么也在这,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有胳膊粗的大龙虾哦?!?br/>  众人差点跌倒。
  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王韵熙是天后巨星,大家以为陈轩马上会肃然起敬,诚惶诚恐的回应王韵熙,却不想,陈轩竟把王韵熙一笔带过,转而对叶慧婷说话,认真聊起午饭问题。
  仿佛叶慧婷和胳膊粗龙虾才是当前他最关注的,却把歌坛影响力巨大的王韵熙,当成画面背景。
  人们以为王韵熙受到忽略,会大怒。
  但她没有。
  王韵熙仍和颜悦色,再次主动问道:“刚才的《intheend》,是你唱的吗?”
  “是啊,他们非要我吼几嗓子?!背滦酝踉衔醵嗔诵┖酶?,她贵为天后,可对自己一点架子没有。
  “我在门外经过,被你声音吸引了,你唱得极好,潜力无限?!蓖踉衔踔V仄兰?。
  嗡……
  王韵熙话音刚落,观众席议论声忽然大起来,对着评委席指指点点。
  杜一峰和刚才发声的评委,顿时羞愧难当,脸一下子胀红成猪肝色。
  他们刻意略过陈轩优点,鸡蛋挑骨头的放大陈轩所谓缺点,引导观众认为陈轩唱得不怎么样。
  但他们的点评,被王韵熙一句‘唱得极好,潜力无限’,彻底轰成渣!
  他们的不良用心,显露无疑。
  王韵熙是天后巨星,是歌坛一姐,是燕京音乐学院客座教授,是杜一峰一见面,就差点跪下的绝对女王。
  不管身份、资历,还是实力,她完全碾压杜一峰等。
  所以两者对陈轩,南辕北辙的评论,观众当然知道选择相信谁。
  而且观众心中也有一杆秤,他们也是用耳朵和心,在聆听歌唱,刚才杜一峰等评委对陈轩点评的时候,许多人心中就有质疑,只是尊重评委的权威,没敢说话。
  但现在经过王韵熙的一锤定音,观众们马上议论纷纷,对杜一峰等评委发出各种不满。
  “过奖,只是嗓门大而已?!背滦榱艘痪?。
  王韵熙笑道:“国内乐坛新人,可没几个有你这样特质的嗓门,你是参加海选吗?”
  陈轩摇摇头:“不,我是观众?!?br/>  “只是观众?”
  “嗯,陪我表妹来看海选?!背滦嗣子赙鞯耐?,白雨琪腼腆的白了他一眼。
  王韵熙想了想,瞟了眼叶慧婷,笑起来:“你说中午有胳膊粗的大龙虾,令我这个吃货听起来就很有食欲,不知能否与你们分享?正好我午饭还没着落呢?!?br/>  这都行?
  众人大跌眼镜!
  许多人嘴巴大张,下巴都快脱臼。
  这是天后王韵熙吗?
  是王家公主吗?
  王韵熙的意思很明确,她要跟陈轩一起吃饭,而且声调软腻,还略带撒娇的意味,听起来非常舒服,哪个男人会不兴奋的接受这大美事呢?
  听说王韵熙相当大牌,曾有个省级高官盛情邀请吃饭,她都一口回绝。
  陈轩也就清唱几句的观众,就算唱不错,也不至于如此厚待。
  “当然可以,中午一起吃饭吧……呃,这样一来,好像得我掏钱了……抱歉,早上走得匆忙,没带现金?!背滦趴诖?,嘴角泛起无奈苦笑。
  什么人?
  金枝玉叶,高贵无比的天后让请吃饭,居然有脸说没带钱!
  都什么年代了,没带现金还能成为借口么?
  有卡不就可以,没卡也有手机支付??!
  “没事,我请?!?br/>  王韵熙却不以为意,豪爽的答应请客,她拿出一张纸片,塞到陈轩手中,“我现在要去录音棚忙工作,这是我私人电话,我们中午再联系,走了,中午见?!?br/>  王韵熙转过身,踩着高跟鞋,裙摆轻摇,优雅大方的走出演播厅。
  陈轩瞄着她后面紧身裙包裹的翘挺,扭摆出丰圆诱人的喷血曲线,不由暗赞一声。
  臀不错!
  王韵熙娱乐圈屹立十几年,早已修炼得举手投足间,皆能散发出撩人心魄的万般风情。
  女人最能驱动男人荷尔蒙的魅力,大致可分两种。
  一种是露出身体,利用女性先天生理特征上的优势。
  这种相对低端,俗称卖肉,简单粗暴,勾起男人原始冲动,也能俘获不少眼球。
  另一种,即是王韵熙这般,除了天生丽质,还经过后天长期修习和训练,只需穿上合适的性.感衣裙,配上自然而然的妩媚姿态与神情,便能发出致命魅惑,无形中俘虏男人的心,让男人产生拜倒在她裙下的仰慕之情。
  王韵熙不清楚陈轩的想法。
  她此刻在寻思,既然是父亲的救命恩人,少不得好好对待。
  不过她对陈轩很好奇。
  这陈轩小小年纪,哪来的这么大本事?
  她希望先面对面,私下了解一番,众目睽睽之下,说什么话都不方便。
  撇开陈轩和父亲这层关系,陈轩一鸣惊人的演唱,的确吸引到她,她能从陈轩的声音中,听到一种原始狂野味道的呐喊,这种声音特质,对她来说极富魅力,从未听过。
  他非常特别,歌唱方面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但她很清楚,陈轩要真是父亲所说的那种高强人物,不可能涉足歌坛。
  见王韵熙离开,她身后一群人也跟着离开。
  关小娇、叶慧婷怀着澎湃的心绪,朝陈轩挥挥手,快步跟上王韵熙。
  “表妹,莎莎,我觉得这里挺没意思,不如我们也去她们的录音棚逛逛,然后中午一起吃饭?”陈轩提议。
  王韵熙人很真实,挺有趣的样子,叶老师、关小娇是老相好,三人都是极品美女,王天后年纪大点,三十几岁,但保养甚好,皮肤细腻光泽,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而她身上散发出的人格魅力和气质简直无敌。
  去找他们,自然比在这边忍受噪音,面对汤俊才和评委的面瘫脸,要有意思得多。
  “好啊好啊?!蹦芡竺餍且黄鸪晕绶?,阮莎莎想想就兴奋难耐。
  “嗯,听表哥的?!?br/>  白雨琪依偎在陈轩身边,温顺得像一只小猫咪,与初初认识时的叛逆顽皮,判若两人。
  三人离开现场。
  留下一堆张口结舌的观众,以及像是吞下一只大蟑螂,表情极其古怪的杜一峰等评委,还有,站在舞台上,面色铁青,气得浑身发抖的汤俊才。
  汤俊才突然丢下电吉他,跳下舞台,追了出去。
  他冲出门,拦下白雨琪,愤怒的大叫:“白雨琪,你什么意思?”
  白雨琪见汤俊才说话很不客气,也冷下脸,漠然道:“没什么意思,我不想呆里面了,不行吗?”
  “当然不行!你还是不是我女朋友?”
  白雨琪看了一眼陈轩,深呼吸一口,坚决的说:“从这一刻起,不是了!”
  汤俊才眼睛一瞪:“你,你要分手?”
  “对,我早就想说分手,只是看你要参加选秀,不能影响你,想在选秀结束后,再提出来?!?br/>  “那现在选秀还没结束,你……”
  “是你逼我表态,而且,我真的忍受不下去了,刚才你好好表演就是,为什么偏要扯上我表哥,你为什么老是针对我表哥?”
  汤俊才怒极反笑,阴恻恻道:“表哥表哥,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现在你心里,只有你表哥陈轩!我看你是喜欢上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