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戳中翁校长要害,引发众怒。
  翁校长脸色大变,但陈轩没说话,他觉得还有最后一线希望:“这……我不知道,你不要污蔑,即使真有这事,也是我下面人乱搞,陈轩,你别相信她……”
  陈轩抬手打断:“不相信她,还相信你吗?我们秦校长,没有像你那样乱保证,只实诚的说了‘争取’两字,仅凭这点,我也选择相信她。其实我的态度早已很明确,最后再说一遍,我绝不去启明!”
  掌声雷动!
  周围的师生和家长,情不自禁的鼓掌叫好。
  为的是陈轩大快人心的决断拒绝,也为他昨天收拾游昊等人的神奇表现,同时,还为秦怡倩校长的坚决反击,漂亮的将了翁校长一军。
  翁校长面红耳赤,无比窘迫,难以下台,感觉脸都没地方搁。
  他发现,对学生和手下屡试不爽的套路,在陈轩面前,完全不起作用。
  安迪这个女人,以前也小看她了,真是厉害。
  这时,小蔡赶紧出面解围:“我们翁校长一片好心,陈轩你不来启明,是你损失,你会后悔的,校长我们走!”
  小蔡与翁校长低着头,灰溜溜的挤出人群,钻进黑色大奔,催促司机赶紧开车。
  看着落荒而逃的翁校长和小蔡,围观者哄笑不已。
  白雪媛和白雨琪对视一眼,同时嫣然一笑,露出洁白皓齿。
  安迪嘴角扬起,心情大好,她很感激陈轩,面对启明好得逆天的优待,陈轩依然坚定的选择圣桥,选择她,又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陈轩的信任和……偏爱。
  而眼下,作为一校之长,她清楚自己该做什么。
  “大家都散了吧,不要迟到了?!?br/>  安迪一句话,许多人如梦初醒,纷纷散开,师生走向学校,家长上车离开。
  看得出安迪在学校的威信,与日俱增。
  “陈轩同学,你等一下,趁这机会,我们先聊两句?!卑驳献呓滦?。
  “秦校长,”白雪媛微笑点头,打了个招呼,看了看手表,“哎呀,上班要迟到了,我先走一步?!?br/>  “嗯,再见?!鼻匦3ひ驳愕阃?,礼貌回应。
  “秦校长,表哥,我也进去上课咯?!卑子赙髦佬3は氲ザ勒页滦富?,知趣的离开。
  虽然堕落一整年,几乎放弃学习,但秦校长在白雨琪心目中,还是有威严的。
  该走的走,该散的散,原地只剩下陈轩和安迪。
  一丝异样的感觉,在安迪心底泛开。
  刚才当着一大堆人,她言辞犀利,侃侃而谈,应付自如,而此刻,独自面对陈轩的深邃目光,她竟凭空升起几分拘谨和紧张,不知从何说起。
  “漂亮!”陈轩微笑开口。
  “还不是为了你?!卑驳狭成系谋?,瞬间消融,如花般绽放从美艳笑颜,眼角又带一丝幽怨。
  陈轩故作讶异:“诶?校长大人是为了我,穿上这身漂亮衣服?”
  “你说的是……我衣服漂亮?”安迪呼吸一滞,满头黑线。
  又不按常理出牌,不是干得漂亮吗?
  “是啊,你觉得我是说你大长腿漂亮吗?”陈轩一脸玩味的,瞄向安迪的大长腿,那晚在酒吧,他是夸过安迪长腿很漂亮。
  酒吧忽明忽暗的色灯中,第一眼只能看清身材,安迪给陈轩的第一眼印象,即是长腿美女,拥有维密天使般的模特身材。
  安迪哭笑不得:“这都哪跟哪呀?!?br/>  她刚刚对付翁校长,气场强大,咄咄逼人,一派女强人风范,可是回过头遇上陈轩,竟一点办法没有,情绪也被陈轩带着走。
  安迪谨慎的观察了下左右,然后幽怨的瞪陈轩一眼:“这是校门口啊,大庭广众,你不可以这样?!?br/>  “好吧,那我们去你校长室,不,去酒吧?!?br/>  “现在大早上的,哪来的酒吧?”
  “哦,酒吧还没营业?!?br/>  “好啦,别开玩笑了,我要去赶飞机,时间很紧迫,赶紧说点正题,回来再找你详谈?!?br/>  眼看话题被扯远,提到酒吧,心头异样感更强烈,安迪深吸一口冷气,强自平复情绪,正色强调主题。
  “你不是刚回来吗?”陈轩不解的问。
  “是刚回来,但昨晚传来消息,事情有进展,所以要趁热打铁,再加把劲。我跟你透露一下我在努力的项目,我准备让圣桥中学和哈佛大学,进行战略联合,两校定期互动,并取得哈佛优先录取的名额?!卑驳纤灯鹫?,侃侃而谈。
  “这招厉害,哈佛是世界上最牛大学之一,有哈佛优先录取这个噱头,全国想报考哈佛的优秀学生,都将拼命挤入圣桥,圣桥一跃成为全国著名中学,到时候启明中学根本不值一提?!?br/>  陈轩竖起大拇指,不得不佩服安迪开阔的思维,高瞻远瞩的眼光,比那自称教育家的翁校长,高明不知多少倍,只会在内部挖墙脚、搞权术、争上位的包主任,相比之下,更显拙劣不堪。
  然而可悲的是,国内教育界,翁校长、包主任之流数不胜数,如同洪水泛滥,安迪这样的一股清流,很容易就被淹没吞噬,能坚持自己原则,坚守理念到现在,这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女人,真的太难了。
  “综合来说,圣桥各科文化课、高考成绩、文艺水平等都可以,唯独没有亮眼体育成绩,而国外对体育能力相当重视,多亏你带领校队取得胜利,夺取三千万捐款,我才能利用这个契机,启动计划很久的项目。谢谢你,陈轩?!卑驳夏抗馍辽聊映滦?,郑重道谢。
  对此陈轩却好像不太感冒,他摊了摊手,嘴角扬起邪魅笑容:“就一句谢谢,没有点实际的吗?”
  虽然明了陈轩可能另有所指,安迪还是正色回答:“有的,可能暂时给不了启明那么好的优待,但我会尽力争取,等我这次出差回来,再详谈好吗?不管这个项目成功与否,我都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br/>  “让我满意可不简单?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吗?”
  “嗯……五好学生,本校尚无前例,的确很难争取,不过,如果你能引导高三一班,转入正途,好好上课,会容易很多?!?br/>  “校长你太会算计了吧,又给我加码条件?”陈轩故意皱了下眉头,其实心里敞亮,安迪说的,对自己来说并不算太难。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人小鬼大?!?br/>  这时上课铃声响起,校门口无人走动,安迪突然语调一变,媚眼流闪,软语相求,“好吧,我现在以个人身份,请求你帮我搞定高三一班,我个人会额外给予奖励,迪恩,这样行吗?”
  陈轩心中一跳,酒吧中安迪用的正是这软绵语气,迪恩是自己在酒吧中用的英文名。
  端庄严谨的知性女校长,秒变放浪酒吧的美艳御姐。
  陈轩深吸一口气,笑道:“安迪个人的额外奖励……听起来相当诱人?!?br/>  “你明白就好,我车来了,”安迪咯咯笑着,目光望了眼陈轩身后,压低声线,“等我回来,要乖哦?!?br/>  安迪走向接她去机场的专车,与陈轩擦肩而过的刹那,一只手隐蔽的向后面动了动,手提包的遮掩下,没人能看到她那瞬间的细微动作。
  而陈轩明显感到,后面被安迪轻轻掐了一把,陡然菊花一紧。
  嘶……陈轩倒吸一口冷气,心头却大感刺激。
  袭臀???
  太坏了!
  小心我报警抓你!
  以上这些,陈轩只能用目光传达。
  上车后的安迪,隔着玻璃车窗,媚笑着眨了眨眼睛,也给出目光上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