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不可能了,你可以杀我,但请你别让我跳瀑布,我不想死那么惨,求求你了陈轩,求求你……”秦雪儿苦苦哀求。
  “求求你,我不要死……”
  “求求你陈轩同学,我们再也不敢了,你怎样惩罚都可以……”
  其她女生也哭泣哀求,目光中满是恐惧、惊骇、凄苦和绝望。
  以陈轩对待男生们的作为,她们也知道希望渺茫,可此时,哭求是她们唯一能做的。
  “怎样惩罚都可以?”
  陈轩故作沉吟,然后问了句。
  女生们现在这样的状态,他感到很满意,毕竟男女身体情况不同,可能对抗不住瀑布过于强大的冲击力,没有经过严格训练,跳下去的确会有危险。
  女生们听到陈轩这样说,仿佛看到一线曙光,目光一亮,小鸡啄米似的纷纷点头。
  陈轩嘴角一扬,流露戏谑笑容:“好吧,你们不用跳瀑布,那就趴下,后面撅起来?!?br/>  “陈……陈轩你……”
  秦雪儿听陈轩说不用跳瀑布,心下一松,但又听他说要她们趴下撅起后面,认为陈轩要对她们做不轨之事,禽兽之行,她心中又是一紧。
  一直默默观看的楚梦梵,也是眉头大皱,正要愤怒的出声阻止。
  就听陈轩正气凛然的说道:“看在你们是女生的份上,这次先罚二十大板,明天回学校,立刻宣布解散七龙四凤,向你们欺负过的同学和老师道歉,并且要在一个月内,做满一百件好人好事!可愿意?”
  秦雪儿等终于放下心来,原来是要打二十大板,不是做那禽兽之行。
  相比面对死亡,跳下恐怖的瀑布,这可是天大的喜讯。
  女生们忙点头表示愿意接受,乖乖转身趴在地上,把后面高高翘了起来。
  陈轩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脸上浮现荡然笑容。
  ……
  齐云岭之上,大瀑布之巅,回荡起阵阵清脆的拍击声。
  陈轩并未很用力,可女生们还是疼得哼哼唧唧,想憋住不叫出声,却又忍不住。
  每个女生十二大板结束,陈轩心满意足,十分过瘾。
  陈轩还朝着楚梦梵挤了挤眼睛。
  楚梦梵气得转过身,不理他,可她心中有种异样感觉,挥之不去。
  她不禁想起,第一次见陈轩,也被陈轩控制,陈轩如果这样拍她后面的话,会怎样……哼!那就杀了他!
  对于圣桥中学,因陈轩在那里,楚梦梵特意调查过。
  高三一班这些劣迹斑斑,胡作非为的问题学生,她也有了解,对于陈轩解决问题的方式,她本来是反对的,但她又拿不出解决的办法,只能约定,在不让学生留下伤残,不能危害生命的情况下,以他的方式处理。
  这时,山坡下,影影绰绰出现几条大汉身影,他们每人拎两个浑身湿漉漉的学生,回到瀑布顶端。
  这是陈轩计划内的事,陈轩让男生一个个跳下瀑布,下方有人把他们救起来。
  即便如此,男生们好像也去了大半条命。
  几个被丢在草地上的男生,眼睛翻白,口中还在不断吐着水,不停的咳嗽,倒在地上犹如死蛇,软绵绵瘫着,无力爬起。
  秦雪儿等女生,看到游昊等都还活着,大大松下一口气,完全放心下来,明白陈轩不是真要他们的命。
  陈轩展开亲切笑容,拍着手,走到男生们身旁:“勇士归来,欢迎欢迎,你们证明了,自己身上拥有无限勇气和信念,你们全部是好样的!不对……不是全部,游昊同学,你刚才不是自己跳的,所以不算,还得再跳一次?!?br/>  陈轩的亲切笑容,这一刻在游昊眼里,比恶魔狞笑还可怖。
  本是奄奄一息,瘫在地上大喘气的游昊,听到陈轩说他还要跳一次瀑布,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然从地上跳起,大叫着“不要啊……”,朝山下狂奔。
  曾晨等男生心有余悸,暗暗替游昊捏一把汗,跳一次已半死不活,还两次?!
  虽然下面有人救,没挂掉,但他们浑身像是散架般,充斥生不如死的可怕痛楚,并清晰的感受到死亡。
  秦雪儿没有之前那么担心,她已看出,陈轩更多是要玩,而不是要命,她忽然记起,是有个叫做“瀑降”的极限运动。
  不过参加极限运动的,都是专业训练过,白天进行,现在却是在漆黑的夜晚,大家没接受过任何训练,又是第一次。
  而游昊,马上要第二次了。
  众人看到,游昊没跑出多远,陈轩已如影随形的追上。
  “游昊同学,别心急,这次我跟你一起跳,相信我,你会爱上瀑降的?!?br/>  陈轩轻松扛起高壮的游昊,向着瀑布冲去,到崖边脚一蹬,凌空跃起,愉悦的叫了一声“唷呼”,下一刻,两人一同坠入瀑布深潭。
  而游昊,仍然哇哇惊叫。
  瀑降,是陈轩在亚马逊原始森林时,最喜欢的活动之一,他第一次跳是十三岁,被一头成年美洲豹猎杀,举目无援,只能跳下一个瀑布,然后他发现瀑降给人一种,如获新生的刺激和洗礼,因此喜欢上瀑降。
  眼下,众人看得惊心动魄,目瞪口呆。
  没有人想到,陈轩自己也跳瀑布,还看起来如此轻松欢快,开心得像是好久没吃到糖果的小孩,突然收到一盒糖果一样。
  楚梦梵心道,真是个可怕又奇怪的家伙。
  陈轩他这样做,很可能是为了挽回走入歧途的学生,使用一些非常规手段。
  逼他们跳下瀑布,或许是真正的,是想把他们从深渊拉回。
  秦雪儿看到陈轩纵身一跳,心头像是捕捉到一种感觉,转瞬间却又消失,只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异样,在心底泛开,她无法形容,但绝对不是负面感觉。
  “好极了,跳瀑布到此结束,不过,这只是热身,好比早读课,我们才刚刚开始,下面进入正式单元——第一节,野外求生和墓地露营……”
  陈轩悠扬的声音,从瀑布下传上来,瀑布的轰鸣,居然无法遮盖住他的声音。
  众学生一片哀鸣。
  秦雪儿也叫苦不迭,心内发慌。
  正因为她经??匆巴馍娼谀?,深知夜晚野外的危险,即便是贝爷等野外生存专家,也都要在天黑前,寻找到宿营地,晚上一般烧个篝火休息,哪里有到处乱跑的,而且,他还要搞墓地露营……什么!墓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