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上校,时间紧迫,任务重要,”楚梦梵满头黑线,赶忙打圆场,拦住余上校,“真是抱歉,新来的菜鸟不懂规矩,年少无知,别理他,我们先来了解今晚任务内容?!?br/>  楚梦梵开始后悔招收陈轩。
  从自己其他手下的表情上,也能看出他们对陈轩的不待见。
  团队任务,特别需要团队精神,互相信任,如果陈轩不合群,得不到同事认可,那么他格斗技巧再强,也不能在团队中呆下去。
  余上校听到“任务”二字,深吸一口气,立马冷静下来,怒瞪陈轩一眼,不再搭理,表现出军人的专业素养。
  接下来。
  楚梦梵拿出一叠文件,人手一份,并在黑板上,对一些任务重点,毒枭身份和实力,以及如何协同作战,如何配合等,进行讲解。
  讲解结束。
  分配武器装备,准备出发。
  海军陆战队负责强力突破,自有各式顶级作战装备,国产高配自动步枪、冲锋枪,轻型狙击枪,战术防弹衣、战术手套、军用匕首,装有夜视仪的头盔等,装备齐全,几乎武装到牙齿。
  楚梦梵带领的特别行动小组,负责侦查、策应、渗透、斩首等,因此配备适合短兵相接的武器,以消音手枪为主,民间高手还有携带自备战刀、尖刀和暗器等冷兵器,楚梦梵就有飞镖,杀人于无声无息之中。
  除了武器,探员们也配备战术防弹衣、夜视镜、闪光弹、手雷等。
  陈轩是最后一个分配。
  但轮到他的时候,补给箱中,已没有任何武器,只剩一把战术手电筒。
  陈轩问:“我的装备呢?”
  楚梦梵捞起手电筒,塞给陈轩:“这就是啊?!?br/>  陈轩眨了眨眼睛:“不对吧,手电筒?”
  “错,是强力战术手电筒?!?br/>  “至少也该分一把电棍什么的吧,手电筒再强力,能对付那些亡命之徒吗?这可是毒枭,你刚才讲解时也说过,这些亡命之徒,基本都配备*和手枪,你让我用手电筒对付*?”
  “对付*,是海军陆战队和我们的事,给你手电筒,是让你打扫战场时,负责照明?!?br/>  楚梦梵话音刚落,众人已忍不住哄然大笑。
  人人脸上满是玩味、嘲笑、蔑视等表情。
  陈轩没再说什么,耸耸肩,收起手电筒。
  ……
  ……
  海岸边。
  海风怒号。
  乌云密布的天空,透不进一点星光。
  一堆堆巨大黑礁石,如同一只只匍匐在海滩上的巨兽,仿佛随时会蹿起噬人。
  一块礁石后面,楚梦梵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
  她带领组员,已在此等候一个多小时,仍不见罪犯身影。
  组员们互不交谈,默默等候,保持状态。
  陈轩在一处避风的沙地,闭目而坐,似乎进入梦乡。
  楚梦梵回头瞅了一眼,又听到陈轩呼吸均匀而绵长,看起来睡得很香。
  她心中越发气恼。
  只给陈轩手电筒,让他负责照明,是为了煞一煞他的狂妄不羁,也是对新人照顾,第一次任务,观摩为主。
  可是现在这个重要时刻,新人至少要态度积极点,别人都保持状态,随时准备出击,就他一个人睡着,一副破罐子破摔,懒懒散散,毫不关心的样子。
  这一刻,楚梦梵对陈轩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她决定,这个任务结束,就给陈轩上报最低评价,把陈轩踢出小组。
  这样的人,带不起来!
  蓦然!
  楚梦梵听到隐约的马达声。
  她立刻收拾心情,拿起望远镜。
  海面上隐隐出现一个小黑点,渐渐由小变大,慢慢露出轮廓来,是一艘快艇,正向着观测点靠近。
  前方是个半废弃小型渔港,灯光黯淡,处于僻静区域。
  就在快艇即将靠泊的时候。
  小渔港附近的树林中,响起汽车启动的轰鸣。
  三辆黑色SUV,开出树林,进入渔港码头,几个人下车迎向快艇。
  快艇靠泊,快艇上跳下几个身材不高的汉子,各端着枪,他们朝着接应的人,打了个招呼,从快艇上搬下几个大箱。
  人赃俱在。
  楚梦梵一手拔出手枪,对着对讲器轻声道:“准备!”
  她带领早已摩拳擦掌的组员,就要向渔港扑去,海军陆战队也会同时发动突袭。
  “等下?!?br/>  陈轩突然双目一睁,冷芒爆闪,沉声叫道。
  声音在楚梦梵耳边响起,她心内一惊。
  完了!这讨厌的家伙叫这么大声,要害死人!
  楚梦梵满心愤懑,横眉怒目回头瞥去,却发现其他组员毫无所觉,都在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对她的表情,还显得有些诧异。
  她又朝着渔港上的嫌疑人望去。
  并没有惊动。
  楚梦梵疑惑不已,明明听起来很大声,为何附近人都听不见的样子?
  难道陈轩有“传音入密”绝技,不可能,这个武道神技,失传几百年了。
  但不管怎样,这令人厌烦的家伙,居然擅自阻挠我发出进攻命令,他以为他是谁。
  楚梦梵惊疑不定的瞪着陈轩,希望他给出解释。
  此刻陈轩走到楚梦梵身边,把她的头按低,脸色沉冷,双眸中精芒闪闪,宛如天星,他视线不在楚梦梵身上,而是目光凌厉眺望黑乎乎的海面。
  头被陈轩大手冒昧按住,一股巨力压顶,楚梦梵不得不低头,但她心头怒火狂冒,还从没有人敢对她这样做过。
  她正想骂出口,却见组员们顺着陈轩目光去看,好像发现了什么。
  她回头向海面扫去,只见海面上悄然出现一条黑影。
  楚梦梵心头一紧,再次拿起望远镜。
  很快,她看出是一条游艇的轮廓。
  深色中型游艇悄无声息,乘风破浪,缓缓接近海岸线。
  可能是觉得没有危险,游艇上这时候,才亮起几盏灯。
  楚梦梵这才清楚看到,游艇甲板上,站立着十几个人,都是全副武装,看样式,武器非常精良,与情报中,差别甚大。
  而且,看匪徒们的握枪姿态,强健身材,身上的装扮,以及互为攻守的恰当站位,楚梦梵一眼就看出,这些人不是普通的匪徒。
  他们是极其凶悍的,职业雇佣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