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球场形势和柯雄伟状态,第四节比分,必然还要继续拉开,圣桥已一溃千里。
  圣桥队的支持者,人人无精打采,个个颓然叹息,助威声也显得有气无力。
  逆袭希望,早早破灭,之前的热情呐喊,徒劳无功。
  他们很清楚,剩下的第四节,是垃圾时间,是启明队的屠杀时刻。
  这场比赛,唯一的悬念是会输多少分。
  七连败中,最惨的输了24分。
  很明显,今年要破纪录了,大有可能输30分以上,甚至40分以上。
  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圣桥校队士气低落,人人唉声叹气,心中难受。
  不,柯雄伟并不难受。
  柯雄伟表面上装得难受痛苦,可他心里是高兴的。
  父亲柯大成昨晚跟他说,押了一大笔钱,赌圣桥输。
  本身就觉得胜启明不太现实,又有了放水心理,所以他打球的时候,根本没全力以赴。
  体力消耗过快,有一部分是故意的。
  这样做,就没有人怀疑他是故意放水。
  目前他个人成绩很好,独得28分,篮板10个,助攻8个,已是准三双。
  第四节再上场砍几分,拿下三双,就可以交差了。
  柯雄伟扫了陈轩一眼,所有替补都轮流上过,就他闲着。
  第四节垃圾时间,就要他要上去‘享受’全场的嘘声和羞辱了。
  现场观众,除了柯大成,没有人知道柯雄伟的想法。
  少部分圣桥学生,仍然尽力为自己球队,发出声声助威,主要对象还是柯雄伟。
  有些女生和男生,看到自己学校输这么多,伤心的流下眼泪,语声哽咽。
  休息时间快要结束。
  第四节即将开打。
  “陈轩,准备上?!?br/>  柯雄伟转头对陈轩说了一句,叶慧婷单独对陈轩鼓励,让他有点不爽,决定提前让陈轩上场出丑。
  “我吗?不是说我只是凑个人数,不会上???”陈轩目光从啦啦队员身上拉回,眨了眨眼睛,疑惑的说。
  “没办法,大家都已累趴,你也看到了,所有人都上过场,就你没有?!?br/>  “我说过,我不太会篮球的?!?br/>  “没关系,你就上场传传球,走个过场,主要是替换主力休息?!?br/>  柯雄伟坚持让陈轩上场。
  一旁的队员听见,有些讶异。
  “伟少,让他上不合适吧,他训练一次没参加,都没配合过?!绷跻缓璩址炊砸饧?。
  刘一鸿,是校队第二号人物,位置是控球后卫,擅长中投和控球,能力不错,但因为战术都是围绕柯雄伟展开,他的能力有部分被压制。
  “闭嘴!”柯雄伟暴躁起来,不满的沉声喝道,“我已经决定了!”
  “可是,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陈轩歪着头,懒洋洋的说,“而且坐在这里挺舒服,我不想上场?!?br/>  “你……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自私?我们要以学校荣誉为重,知不知道?”柯雄伟大声发怒。
  陈轩不上场,哪里来的好戏看。
  他特意大声发怒,准备闹起来,是想让更多人听到和看到。
  如果陈轩再坚持不上场,不服从指挥,那正好也可以站在道德制高点,各种帽子,名正言顺扣上去。
  圣桥输这么多,大家都气头上,陈轩肯定免不了被现场学生和老师批评、责骂。
  回学校,陈轩逃不过通报批评之类、写检讨,甚至退学的惩处。
  陈轩会背上黑锅,成为学校输球的替罪羊,发泄口。
  所以,不管陈轩上不上场,都没好果子吃!
  不果不其然,周围听清来龙去脉的人,已开始满脸愤慨的指责陈轩。
  阮莎莎、青琴距离队员很近,她们听到后,这次不再顾及白雨琪,也开始对陈轩指指点点的议论。
  白雨琪看得火大,恨不得冲下去把陈轩推上场。
  叶慧婷见此情形。
  她赶紧跑过来,对陈轩说:“陈轩,你不要这样子,柯队长给你上场机会,还不好?既然参加比赛,没上场岂不白参加?不论输赢,重在参与呀,为学校而战,参赛也是一种光荣?!?br/>  “好吧,我听叶老师的,上去玩玩?!背滦沼谒煽?,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哔……
  裁判哨子响起。
  第四节开始。
  比赛继续进行。
  见到陈轩上场,观众席哗声一片。
  尤其是启明中学支持者,他们笑得很开心,很得意。
  比赛没有悬念,剩下是垃圾时间,对他们来说,现在一点紧迫感都没有。
  放松心情,看圣桥队怎样被凄惨屠戮就行了。
  这时又多个乐子,他们当然不会错过戏谑一番。
  “哇,那个穿休闲鞋的家伙,竟然上场了?!?br/>  “还真是,圣桥队2号,二笔的傻鸟,也该上场感受被我们队狂虐的感觉,哈哈哈?!?br/>  “你看他,连跑位接应都不会,一看就知道是篮球菜鸟,真是傻到家,笑死我了?!?br/>  陈轩上场后,只在三分线外走走,跑位不积极,非常边缘化。
  圣桥队队员都不传球给他,也是把陈轩当成空气。
  启明队见陈轩这样,根本不屑派人防守他。
  “传球陈轩,快,传球给陈轩!”柯雄伟再场边叫道。
  他很满意陈轩成为嘲笑对象,不过,他希望效果更好,更爽快一些!
  听见柯雄伟的指挥,后卫刘一鸿无奈,只能传球给陈轩。
  陈轩伸手一抓,单手抓住球,篮球被他手掌牢牢吸住。
  嘲笑声停顿。
  许多人微微一愣。
  这个接球动作,很有范,莫非有两下子?
  一个启明队员走向陈轩,准备防守。
  陈轩抓着球,向前走了两步。
  哔……
  “走步!”
  裁判跑过来,没收陈轩手上的篮球。
  “噗……”
  正掀开一点口罩,对着瓶子喝水的关小娇,见到陈轩表现的反转,直接把口中的水喷了出来,弄得自己满身都是,水也洒到周围人,包括白雪媛。
  “对不起对不起……”关小娇连忙道歉,狼狈不堪。
  陈轩的表现,让关小娇哭笑不得,大跌眼镜。
  “没事?!?br/>  白雪媛擦了擦身上水渍,站起身,扭头就往球馆大门走去。
  白雪媛再也不想浪费宝贵时间,这个人今天表现太令人失望,太没用了,她开始后悔来观看比赛。
  球馆安静后的哄堂大笑,听在她耳朵里,显得格外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