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突发情况。
  顿时引起启明那边的哄堂大笑。
  陈轩不急不躁,摘下口中的烟展示给裁判:“烟没点着,确切的说,我这叫叼烟,有规定球馆不能叼烟吗?”
  “叼,叼烟……”
  裁判呼吸一滞,还真没有不准叼烟的规定,有些犹豫。
  柯雄伟赶紧上去:“抱歉抱歉,他刚从乡下转学来,不太懂规矩,请你原谅他一回?!?br/>  气还没解够呢,怎么能放陈轩离开?难得这么好的机会。
  裁判心知不能因为叼烟,让一个队员离开,见陈轩也不再叼烟,瞪着眼威严的说:“警告一次,下不为例!”
  “都什么烂学生?!辈门胁宦囊⊥纷呖?。
  “没事了,注意点?!笨滦畚肮首饔押玫呐牧伺某滦募绨?。
  他心中可不是这样,陈轩表现越糟糕,柯雄伟心内,越是暗爽!
  也越是佩服自己让陈轩参加球赛的策略。
  “这才刚刚开始呢,我和陈轩的巨大反差就出来了,效果比预料的好太多!”
  一个是,脚穿两三万球星同款球鞋,带领球场努力拼搏,现在还维护陈轩,体现大将之风和领导力,球队灵魂人物,万众瞩目。
  一个是,脚下业余都不如的廉价休闲板鞋,还给学校和球队抹黑,制造麻烦,得罪裁判的边缘板凳队员。
  柯雄伟目光瞅向叶慧婷。
  见叶慧婷老师,如他期盼那样,满脸不悦的看着陈轩。
  柯雄伟心下大快。
  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观众席上,启明的一些学生,开始拿陈轩这事,对圣桥校队进行大声起哄和嘲笑。
  虽是很快被维持秩序的教师制止,但足够更让圣桥中学的人,感到耻辱。
  输球又输人!
  七连败的屈辱,本来就像是压在头上的巨石,让他们在启明学生面前抬不起头。
  如今陈轩又弄这一出。
  不少男女学生把屈辱,以及大比分落后的怨恨,转移到陈轩身上。
  “又是这傻叼,一点贡献没有,还尽找麻烦!”
  “他怎么还不滚,校队有他没他都一样,还害我们校队被启明嘲笑?!?br/>  “穿个休闲鞋,又叼个烟,装什么逼?恶心死人了!这种男生真讨厌?!?br/>  “就是,太恶心了!还得罪裁判,本来就落后,现在更难,这次如果输球,就要怪他,罪不可赦!”
  “这样说,好像有点过了吧?”说话的是倪胖倪忠亮。
  倪胖是陈轩的同桌,他们挺投缘,已成为朋友。
  之前他看到陈轩出场穿板鞋,感受同白雪琪差不多。
  恨铁不成钢。
  也不敢为陈轩助威,羞于让人知道他们认识。
  可这次,有人把输球这么大的罪责,推给陈轩,他不得不站出来替陈轩说句公道话。
  然而,倪胖的话,引来周围一阵大喷。
  “你还为他说话,你个死胖子!”
  “死胖子,你长眼睛了吗?你特么的是启明派来的卧底吧?”
  “他是倪胖,学校就他跟陈轩走得近?!庇懈鲅奂獾呐?,认出了倪胖。
  “怪不得,物以类聚,两个都是奇葩怪胎!”
  ……
  各种唾沫喷得倪胖只能把头深埋,冷汗直流,无法应对。
  好在第二节比赛开始。
  众人这才把注意力从倪胖身上转开,关注球赛。
  可能是心情大畅的缘故。
  第二节柯雄伟打得顺风顺水,手感极佳,连连得手。
  调动起圣桥中学的热情。
  “柯雄伟好棒!加油加油!”
  “伟少加把劲,就靠你了!”
  “柯雄伟,我要为你生猴子?!?br/>  而陈轩这边,却打了个哈欠,闭目养神起来。
  不一会儿,陈轩感觉有人捅他肩膀。
  睁眼一看,是班长邱晴。
  “你坐那边去,帮忙送水,递毛巾什么的?!鼻袂缰噶酥讣赶淇笕员叩淖罱锹渥?。
  “可是我有点困,班长大人?!背滦Φ?。
  “困?那行,正好水不够了,你跟我去搬两箱,这点忙总帮得上吧?”
  “也好,坐着发困,不如跟你去转一转?!?br/>  邱晴带着陈轩,来到后场的储备间。
  邱晴转过身,丢个白眼给陈轩:“人多我不爱说你,让你出来,也是想单独跟你谈谈??滦畚岸映た吹闷鹉?,让你加入校队,你可别再添乱,还有,好歹做点贡献,帮忙送水和递毛巾都不做,你还能做什么?”
  “我进校队是凑人数,柯雄伟说的?!背滦柿怂始?。
  “唉,无语,活该你板凳坐穿,这场比赛后,你肯定会被踢出校队。记住了,没贡献也别添乱,今天的比赛非常重要,也别再给班级抹黑,这也是班主任郜老师的交代,明白了吗?”
  原来班主任都看不下去,派邱晴过来告诫。
  陈轩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
  与此同时。
  球场比分交替上升。
  柯雄伟靠个人能力,一力独撑圣桥队。
  战术也是他安排的,就是所有人围着他打,不断喂给他球,他瞅准机会投篮或强攻。
  圣桥队几乎所有得分,都是由柯雄伟斩获。
  因此他的个人得分,节节攀升,目前保持全场最高。
  圣桥支持者大都给柯雄伟喝彩鼓劲。
  观众席谈论的话题,大多跟柯雄伟有关,包括启明中学支持者。
  此刻柯雄伟,是全场聚焦人物。
  无可否认的,耀眼的,校园球星!
  柯雄伟的朋友圈,自然呐喊得更加起劲。
  阮莎莎、青琴等女生时不时跳起来高声欢呼,脸上满是亢奋与关切,满是星星的目光,随着柯雄伟移动而移动,柯雄伟每进一个球,她们都会大声喝彩称赞,与有荣焉。
  白雨琪也是如此,她已暂时忘记场边板凳上的陈轩,一个劲的为柯雄伟呐喊,甚至没注意到陈轩被叫去搬水。
  按理来说,即便是边缘板凳队员,比赛中也要保持体力,以防万一,况且搬水这样的重活,有不少负责后勤的学生可以做,邱晴只是其中一个,而邱晴指认陈轩去搬水,显然带有不待见和惩罚的成分。
  而这些,柯大CD看在眼里。
  他乐翻了天,心中大赞儿子有本事。
  太长脸了!
  不仅球场上成为焦点人物,让他感到极其骄傲和荣耀,还在策略安排上,让陈轩丢人现眼,成为全场唾弃的垃圾学生,不但学生唾弃他,学生家长也唾弃他,鄙夷他。
  反衬之下,柯雄伟的强猛和稳健,更加体现出陈轩的无能和不堪。
  当然,那陈轩打过自己,欺负儿子,不是羞辱羞辱就能算的,这只是小菜,后面的主菜,自己预付款都出了七十万。
  不弄残陈轩,决不罢休!
  何况七十万,或者一百四十五对他来说,现在并不算什么。
  他马上就能从赌注中,赢十几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