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白雨琪身旁的阮莎莎、青琴,看见陈轩那么挫,被人嘘。
  阮莎莎和青琴对望一眼,都抿了抿嘴,暗自窃笑。
  有武功,会打架,不代表有钱和有见识,现在这个时代,武夫在社会,只能从事保安或保镖之类的工作,难有用武之地,否则陈轩也不用来学校上课了。
  来学?;共皇俏宋钠竞脱?,就算是有文凭学识的大学生高材生,出来还不是给有钱老板打工?
  归根结底,还不是有钱重要?
  她们的这个观念,早已根深蒂固。
  见陈轩入场落魄的遭受嘘声和骂语,她们更是深以为然。
  不过她们这次,没有对陈轩毒嘴。
  她们清楚白雨琪此刻的难堪,不好说什么,只能同情的看着白雪琪,也有两分幸灾乐祸看热闹的心态。
  家长区的白雪媛,见陈轩这样的情形,眉头大皱,摸了摸额头,有股马上就离开球场的想法。
  关小娇眨巴着眼睛,感到讶异,这跟她想象的,落差太大,她没想到,连圣桥中学支持者,都不喜欢陈轩。
  柯大成满脸嘲弄的瞥着陈轩,他留意到白雪媛的动作和表情,心中一动。
  柯雄伟努力忍耐心中笑意和自得,有意无意的朝着柯大成方向扫上一眼。
  “陈轩才刚刚出场,就丢个大脸,不仅是给自己出气,也是给老爸出气?!?br/>  他早看到陈轩穿休闲板鞋,他故意不提醒,也吩咐队员等其他不要管陈轩。
  这时。
  一声哨响。
  比赛开始!
  两方主力在场上激烈拼抢,你来我往。
  柯雄伟凭借身高体壮优势,抢到球权,传给后卫刘一鸿,刘一鸿带球突进,启明中锋和后卫夹击。
  刘一鸿传球给跟进的柯雄伟。
  柯雄伟带球过人,步伐飘逸,假动作骗过对方队员,三步上篮,命中。
  2分!
  柯雄伟首先为圣桥中学斩获2分。
  圣桥中学支持者给予满堂彩,纷纷喝彩呼喊。
  圣桥中学的支持者,虽知道自己球队实力不如对方,但也都极度希望洗刷耻辱,终结七连败。
  他们无比希望洗刷七年来,七连败的可怕屈辱,希望能否扬眉吐气一回。
  如果能赢下这场比赛,夺取十万奖金和三千万捐款,对他们来说就可以彻底雪耻,极大的扬眉吐气。
  圣桥多了三千万捐款,学校以后无论在综合实力和名望上,都能摆脱常年被启明压着,而且可以反压启明了。
  反之,启明中学将彻底压倒圣桥中学,圣桥再也无望翻盘。
  因此今天这场比赛,对圣桥来说,可能意味着最后一搏。
  球场上。
  启明实力果然强势。
  丢了两分后,来一波反扑和逼抢,连得三球,其中一球是三分球,7分到手,7比2大大反超。
  轰然的叫好声,一浪接一浪。
  现场人数上,启明占优,启明中学的人,说话很多都盛气凌人,大呼小叫,轻松雀跃。
  而圣桥这边,底气稍显不足。
  因此启明的声势,大大盖过圣桥中学。
  这也体现在贵宾席上。
  贵宾席上坐着两学校高层。他们今天穿着都很正式。
  启明中学的翁校长,五十来岁,肥头大耳,正笑容满面的问:“安迪,怎么样?”
  “翁校长,你说什么?”
  现场声音太大,听不真切,还有一点是,秦怡倩不满意翁校长直呼她的英文名。
  安迪今天穿着一套深紫色正装,显得优雅大方,不过,宽松阔腿裤也遮掩不了她长腿的魅力。
  翁校长目光游走在秦怡倩腿上、胸上、脸上,提了提嗓子:“我是说,刚才我的提议,谁输谁请吃饭?!?br/>  “算了吧,我不喜欢打赌?!卑驳贤裱跃芫?。
  这种上世纪老掉牙的撩妹方式,她当然能看穿,答应这个打赌,无论输赢,都要跟翁校长一起吃饭,年过半百的老家伙,真是色心不是,听说已离了四五次婚,外面还有情人。
  “一年不见,你还是这么直爽,也还那么漂亮?!蔽绦3せ共凰佬?。
  “哪里话,老得牙齿都快掉了?!?br/>  安迪盯着球场,确切的说是在看陈轩。
  当然,对球赛的帮助上,她对陈轩不报任何希望。
  酒吧中风度翩翩,挥金如土的阔少,对女性的确有吸引力,可又有几个阔少篮球打得好呢?况且,他那阔绰估计也是假的,他从乡下转学来到城市,钱都是用白雨琪家的,在酒吧花的钱,难保不是白家的。
  这样想着,安迪不免对陈轩产生些许鄙夷和怀疑。
  可能是喝了酒,产生错觉,判断错误,才会上那小子的当,给骗走一吻。
  “一点都不老,而且更有风韵了?!?br/>  翁校长目光流连在安迪身上,一点都不关心球场,“听他们说,你眼光太高,一直没有男朋友?!?br/>  “翁校长,今天我不想谈私事,你好像不怎么关心比赛呢?”
  安迪把话题转移到比赛上,回国后见多这种男人,应付起来并不难。
  “球赛?这还需要关心吗?难道,还有悬念不成?”
  说到球赛,翁校长声音再度提高,昂了昂头,整了整条纹领带,大笑起来,五官在他肥脸上挤成一团。
  一旁启明中学的高层和老师,听到后,也跟着一起哈哈大笑,满满的优越感和骄傲。
  “未必,”安迪保持礼节,却也不卑不亢,毫不示弱,“比赛没结束,什么结果都有可能?!?br/>  翁校长瞄了瞄分数牌。
  21比9。
  启明中学在第一节就大大领先,优势明显。
  翁校长脸上笑意更盛,他向安迪,挪了挪椅子,厚厚嘴唇凑近安迪耳边。
  “这次启明中学得到这三千万捐款,办学规模进一步扩大,教学软硬件要全面加强,到时我底下,会有个副校长的空缺,你可以考虑考虑,条件和待遇好商量?!?br/>  “谢谢,不必?!卑驳夏抗庵猩凉岫?,移开身体。
  安迪脸上保持礼节性的尊重,但她心里恨不得一拳打向翁校长的肥头。
  在这公众场合,自己步步忍让,可色心不改的老东西却得寸进尺,不屑圣桥球队,把捐款看做囊中之物也就算了,还直接欺压到自己个人头上。
  “你就是太倔强,圣桥的情况,我说不定比你还清楚,这次比赛八连败后,你这校长位置,还能保得住吗?我这是在好心帮你啊?!蔽绦3ぢ冻鲆桓庇镏匦某さ纳裉?。
  “谢谢你的好心,但有必要吗?凭我哈佛硕士的文凭,还怕找不到工作?”安迪忍不住怼了一句。
  “你文凭是不错,个人能力也很强,但在国内教育界,做事靠的主要是关系,回国这么久,你还不懂吗?”
  翁校长摇了摇头,他还想继续说,但裁判的哨声和喧闹的掌声,盖住了他的声音。
  第一节结束。
  比分24-11.
  启明以压倒性的比分,完成首节比赛。
  忽然。
  场上裁判走到圣桥球员区,指着陈轩:“赛场不准抽烟,你出去!”
  众人这才注意到陈轩翘着二郎腿,口中叼着一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