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日。
  今天是周六。
  柯大成一大早就来到篮球馆。
  篮球馆周围挂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之类的标语,大屏幕上,播放这两个学校的情况,也有赞助商的广告,浓墨重彩的提及捐款三千万的赞助商公司,老板是个马来华侨,出生于本地,着重本地区教育事业云云。
  本次篮球赛属于同区每年一度的PK,两个校队算是死敌,如今又增加三千万彩头,因此球赛的重要性,更是直线攀升,人们的热情空前提高。
  因此来观战的人,也非常多,大部分观众是来支持启明,七连胜的战绩,支持启明中学的人,都是抱着看启明如何虐圣桥,享受那种大获全胜的轻松快感。
  柯大成不大认识柯雄伟同班的其他家长,家长会等学?;疃?,以前都是前妻参加。
  不过柯大成还是怕被人认出,戴了一顶鸭舌帽,立领风衣,刻意压低帽檐,在球馆内外徘徊了一阵,人略多后,他才挤在人群中,寻找自己座位。
  蓦然抬头,他眼睛一亮,一个高挑绝美的女孩,出现在他眼帘,不禁吞下一口唾沫。
  白雪媛!
  他一见便惊为天人的白雪媛。
  华贵、职业、高雅等气质,加诸在身上后的白雪媛,更加让他这样的中年男人神魂颠倒。
  不少家长的目光,也都被她吸引。
  白雪媛本不想来,也不喜欢这样的场合,而且七连败的战绩,让她嗤之以鼻。
  她是早上看见陈轩衣服里面,穿着件篮球服,好奇的问了一句。
  她才知道陈轩要参加今天的校际PK赛。
  她不感兴趣,不想浪费时间去观看,不过她见到白雪琪兴致勃勃,她想缓解跟妹妹的关系,也就勉强同去看一眼。
  公司还有事要处理,不过随意看几分钟,再去公司也不迟。
  她并没有认出,前排左侧的那个柯大成。
  一向眼高于顶的她,习惯了男男女女们对她行注目礼,而她不会给出一点回应,也根本不会去看那些男女的脸。
  只是隔壁座女孩,她稍作了停留。
  隔壁女孩戴着墨镜和口罩,头上鸭舌帽,长发披肩,身穿阿迪清凉白色运动装,两条白色耳麦线,从衣内延伸向耳际。
  女孩面容看不真切,但单单从精致轮廓、肤白胜雪以及窈窕身材上看,应该是个美女。
  白雪媛稍觉意外的是,在满是中年人的家长区,还有跟她一样年轻的家长,而且就在隔壁坐。
  白雪媛和女孩对视一眼,微微互相点了点头,各自坐定。
  女孩正是关小娇。
  关小娇是直播界明星,有不少中学生粉丝,可她今天不希望被粉丝认出来。
  自从酒吧意外碰到陈轩,又被他在车子里亲吻之后,关小娇更加关注陈轩,她甚至花了点钱,通过关系网,打探陈轩在圣桥中学的情况。
  打听到陈轩今天会参加篮球赛,她想方设法,从一个家长手中买了张票,混进球馆家长区观众席。
  她也惊讶于隔壁座高雅女孩的绝色冷艳,有种瞬间被比下去的感觉,可是她并不服气,今天她一没化妆,二没刻意打扮,而且根本就没有露脸。
  不过她今天是来看陈轩的,要是被发现身份,就不好解释了,当然不能露脸。
  虽看不出陈轩外形有什么格外魅力,可她最近满脑子都是陈轩的音容笑貌。
  尤其是被他亲吻之后,她心中对陈轩,多了一份难以言喻的情感。
  她自己也分辨不出,这种情感,是对他亲完就一走了之的怨念,还是因跟他亲密接触后多了层关系的喜悦。
  不多时。
  现在观众基本到齐,大部分是两校学生,以及老师和家长。
  篮球馆满满堂堂,边角都站了不少人。
  这场景,在中学校际比赛不多见。
  现场喧闹嘈杂,或许是三千万捐款的带动,观众情绪空前高涨。
  球赛还有几分钟才开始,两校学生已急不可耐的挥舞校队旗帜、助威标语,高呼口号,甚至敲锣打鼓,吹响喇叭。
  两校一开始就有种剑拔弩张的感觉,球馆内充斥紧迫与激烈的气氛。
  很明显,启明中学的气势和声响更大。
  两方球队入场。
  观众席上,响起热烈掌声和助威。
  启明校队队员昂首阔步,带着傲视全场的轻松笑意,他们个个人高马大,整体高度明显胜过圣桥校队。撇开技术和战略,启明校队的身高,也是个非常大的优势。
  轮到圣桥中学进入赛场,相比启明排山倒海的声浪,圣桥后助威团显得要弱势不少,但对柯雄伟个人的助威力度很大,助威团齐声高喊柯雄伟的名字。
  可是当穿着2号球衣的陈轩,入场时,却引来一阵嘘声和嘲笑。
  原因,出在鞋子上。
  “哈哈,穿休闲板鞋呢,圣桥这2号是参加比赛,还是来搞笑的?”
  “圣桥队员穷得买不起球鞋了吗?”
  “也不是,柯雄伟脚上那红色球鞋,可是耐克加强版,詹姆斯穿过同款,没两三万买不到?!?br/>  “2号那板鞋是国内品牌,最多两三百?!?br/>  “对比鲜明啊,两三百买个普通球鞋也好,穿什么板鞋,果然是2号,够2的?!?br/>  不但启明在嘘陈轩,圣桥学生也在嘘。
  “丢死人了,穿什么板鞋?”
  “滚回去穿球鞋再出来,对了,他哪根葱???我没见过他在校队训练?!?br/>  “他叫陈轩,刚转学来我们学校,上次在球场,用球砸到柯雄伟的脸,还好伟少强壮,没啥事,不然好多男生都要冲过去揍那傻叼。而且我们伟少大人不记小人过,见他力气大,会传球,就把他临时招入校队?!?br/>  “哇,伟少心胸太宽广了,他这是为学校荣誉,以德报怨,伟少是我们学校唯一希望,但我看陈轩绝对不行,千万别让那叼毛上场?!?br/>  “看样子陈轩肯定是板凳坐穿,只在场边帮忙倒倒水,递递毛巾什么的?!?br/>  白雨琪听到周围议论,满脸黑线。
  本想也为陈轩助威两声,毕竟是自己表哥,在望龙台又有神奇表现,说不定也很会打篮球。
  可当她看到陈轩穿板鞋后,顿时大失所望。
  “他穿着我给他买的板鞋呢,虽比姐姐买的地摊货好点,也只是国内品牌,但这可是重大比赛,怎么能穿板鞋打球?如果是没钱买球鞋,为什么不早说,我给你买??!”
  白雪琪叹了一声,捧着脸,埋下头。
  她一声助威都不敢发出,不希望周围人知道她认识陈轩,连带丢脸和受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