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轩灭掉烟头,对于叶慧婷老师,他选择乖乖听话,不说那个吻使得自己欠了她,只是她那份难得的善良和纯真,也该尊重她,甚至?;に?。
  望龙台事件后的这些天,他虽暂时没搬去叶慧婷家,可是每天他都有护送,反正顺路,早上去她小区门口等,叶慧婷晚上加班,他也会等她下班。
  他知道,杲虎不敢对叶慧婷下手,可是答应做她几天保镖,他得说到做到。
  “嗯,柯同学也在,你们在说什么呢,我刚才好像听到篮球什么的?!币痘坻梦?。
  柯雄伟马上做了解释。
  “柯同学看中你,是很光荣的好事啊,不是谁都能被邀请参加校队的,为什么不答应呢?柯同学是篮球队长,我相信他的眼光?!?br/>  叶慧婷有所不解,又说,“我也很喜欢看篮球赛,明天球赛很重要,是为了学校荣誉而战,陈轩你还是考虑考虑吧,帮一下柯同学,也是帮学校。我们学校对阵启明中学,连续七连败,要是能赢一次,该多好?!?br/>  说起七连败,柯雄伟垂下了头,他叹息:“没办法,我队友太坑,平均水平差启明太多,今年我状态更好,我们也有赢的可能了?!?br/>  叶慧婷点点头,给柯雄伟打气:“那就好,一定加油,更启明的这次比赛,比往年都重要,除了十万元奖金,还有个集团公司会捐款三千万给获胜方?!?br/>  “是啊,三千万呢,请放心,叶老师,我一定尽最大努力,为学校拼搏到最后一秒?!?br/>  柯雄伟豪气顿生,拍了拍身前隆起肌肉,又转眼瞥向陈轩,“陈同学,考虑的怎么样了?”
  “陈轩同学,你要是答应柯同学,刚才发现你抽烟这事,我就不惩罚你了,否则我会报到你班主任那去,并且建议她罚你清扫厕所?!币痘坻醚銎鹩窳?,故作严肃,眼角却有明显的促狭笑意,又像是的示威。
  “老师是在威胁我吗?”陈轩苦笑道。
  “你可以这样理解?!?br/>  “好吧,看在叶老师份上,你们又不在意我不怎么会,就临时去校队凑个数吧?!背滦咽只垢吲?,懒洋洋站起来,拍掉身上的杂草。
  “太好了,以后我们就是一个队的兄弟?!?br/>  柯雄伟伸出手,心头兴奋,明天你就知道球队是谁的地盘,球场谁是焦点,而你陈轩,会当着上千人的面,丢脸得无地自容,全场都会给你嘘声和羞辱。
  陈轩撇撇嘴,伸出手,跟柯雄伟握了握手。
  “这多好,冰释前嫌。那我们傍晚见,我请你吃饭?!币痘坻每囊恍?。
  闻言,柯雄伟受宠若惊,笑得满脸牙齿:“好啊好啊,哪里能让叶老师破费,我来请我来请?!?br/>  柯雄伟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这可是他做梦都想得到的机会,篮球的魅力终于体现了,原来叶老师也喜欢篮球,一定要计划完美,要去西餐厅烛光晚餐呢,还是中式大饭店呢?
  “不好意思,柯同学,我是对陈轩说呢,他这几天做我保镖,所以想请他吃顿饭?!币痘坻蒙宰鹘馐?。
  柯雄伟顿时石化,满脸尴尬。
  心头的妒火,燃烧更旺。
  “没事没事……那我走了?!笨滦畚昂芸旎毓?,用笑容掩饰脸上的不自然,挥手离开。
  “正好担心晚饭没着落呢,叶老师请的真及时,那我晚上要吃烤全鱼?!背滦γ忻械乃底?,对一脸懵然的倪胖,眨了眨眼。
  “没问题,傍晚见?!?br/>  叶慧婷抿嘴轻笑,白了陈轩一眼,也转身离开,不知为何,陈轩说的话,总会逗她笑,让她感觉很开心。
  柯雄伟走出几十米,回头瞄了眼陈轩。
  “陈轩!现在让你得意,明天球赛有你好看!赢得比赛,已不大可能,但一定能借这次比赛,在叶慧婷老师面前展现我强大实力,让叶老师发现我的优秀,而对你来说,会是被踩扁!被羞辱!”
  自始至终。
  没有人发现,有双略带幽怨的眼神一直盯着陈轩,能发现才怪,因为那幽怨眼神,来自教学楼顶层的校长室。
  ……
  ……
  中午。
  陈轩和倪忠亮在校外快餐店吃饭。
  圣桥中学有食堂,菜品也不赖,只不过要排长队,陈轩不喜欢。
  倪胖问陈轩:“你个无赖,骗吃骗喝,叶慧婷老师你也敢骗?你这身板,比柯雄伟还不如,怎么能做上老师保镖?还骗到饭吃?”
  “看在你请我吃饭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都是因我亲了叶慧婷老师一口?!背滦谥薪雷藕焐杖?,故作神秘压低声音说。
  “去死吧,越来越离谱,吹牛都不打草稿,人家叶慧婷老师看似好说话,但她对待感情,是学校是出了名传统和慎重,再优秀英俊的男人,稍有越界就会对他们冷若冰霜,不假辞色。就你?”倪胖忍不住,要用事实揭穿陈轩。
  “你不信,那就没办法了。是了,跟我说说校际比赛,我们学校七连败是什么情况?”陈轩转移了话题。
  “说起校际比赛,得先从启明中学说起,启明也是个著名中学,因为在同个区,竞争比较激烈,七年来,每年都会进行一场校际篮球赛,由双方校队参加,以此展现两个学校的体育实力,优胜学校能获得十万元奖金?!?br/>  问道倪胖熟知的,他话匣子便打开了,“十万对一个学校来说不算多,但关系到学校声誉。由于两个学校位置靠近,深远争夺极其激烈,本市又非常重视篮球发展,把篮球赛作为中学生最重点的体育项目?!?br/>  “因此,就算只是校际赛,优胜方也会获得市里电视台新闻播报,虽然只是几张图片,一小段新闻,但这对学校的声望来说,太重要了,简直就是免费的权威广告?!?br/>  “只可惜,我们校队每年都输给启明,新闻播报对我们学校来说,反成了压制和贬损,所以啊,在人们心里,都觉得圣桥比不过启明,学生也以在启明读书为荣?!?br/>  “还有捐款三千万?!背滦嵝岩痪?。
  倪胖说:“对啊,今年不仅有十万和新闻播报,还多了三千万的捐款。现在这是学校焦点话题,沸沸扬扬的,估计现在两边学校和学生都一样,全力关注和重视,不管哪个学校得到那三千万,规模和实力肯定大涨,一下子超越对方?!?br/>  “所以明天比赛的意义非常重大,你没见校队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整天训练?!?br/>  陈轩喝下一口汤,又问:“还有一点不明白,校队训练怎么没见到教练?”
  “本来有,是学校体育老师,可后来柯雄伟战术和技术能力远远超过体育老师,体育老师就退出了,柯雄伟实际上兼任教练和队长?!?br/>  “没有再请教练?”
  “也有,可是都跟柯雄伟合不来,柯雄伟一生气就提出罢赛,你也知道,校队主要靠柯雄伟,没了柯雄伟,那更没得玩,所以都是教练走人?!?br/>  “明白了?!?br/>  陈轩点点头,对校际篮球赛、球队、柯雄伟等有大致了解。
  “诶,你手机电充满了么?饭后来一局?!背滦ёド煜蚰吲殖涞缰械男∶资只?。
  “你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