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闻澜墅。
  “一个吻?不可以!”
  穿着睡衣的白雪媛,断然拒绝。
  陈轩正拉着她,在书房‘谈判’。
  一听到陈轩的要求,刚起床本还显得慵懒的白雪媛,马上清醒过来,一脸警惕。
  “吻一个,你也不会损失什么,我们又不是没吻过?!背滦盏?。
  “你不能再碰我,你要敢再强来,我肯定报警抓你?!?br/>  “警察怎么可能管我们家务事,我们可是领了结婚证的夫妻?!?br/>  “你,你真的要强来?”白雪媛退到了门口,随时准备逃出去或大叫。
  “我从来不强迫女孩,你不给,那我只好去找别的女孩?!?br/>  陈轩似真似假的叹了一口气,从白雪媛身旁擦肩而过,开门离开。
  白雪媛呼出一口气,一阵沉默,若有所思。
  突然,陈轩又探头进来:“好吧,我再退一步,为了表示诚意,我这两天,先不搬出去,给你多点考虑时间,谁让你是我的大表姐老婆?!?br/>  他觉得白雪媛更好入手,一来白雪媛跟自己本就有法律意义上的夫妻关系。
  二来,白雪媛有求于自己。
  最后,白雪媛是个喜欢讲条件的人,霸道强势的冰山美女,让她不得不给自己一个吻,将会很有成就感。
  白雪媛仍然沉默,没有回应。
  但在陈轩看来,白雪媛沉默,不再断然拒绝,本是就代表一种退让。
  白雪媛的确有点心乱。
  她先不说话,过两天算两天,到时拒绝也来得及,反正不亏。
  现在用钱也不能完全控制他,而且他越来越调皮了,还时不时调戏。
  叫什么大表姐老婆?
  该死!
  这混小子说这么大声,要是被琪琪听到,就完蛋了!
  白雪媛噔噔噔的跑出书房,见到白雪琪的房间门关着,这才松下一口气。
  ……
  学校里。
  对于望龙台出的事,几个玩在一起的富家子弟,闭口不谈,对他们来说,这很丢脸,不好宣扬。
  叶慧婷把事情大致上报了学校,学生卫新超被打重伤,这事隐瞒不得,不过有的事情,她只是一笔带过,因为她不希望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而且这是在校外发生的事,警察也处理了,虽然卫新超动手打人在先,但杲虎看在陈轩的面子上,也愿意赔付学生全额医疗费,卫新超家人哪里还敢找杲虎麻烦。
  不过,学校高层,却对如何处理陈轩,意见不同。
  圣桥中学校长室。
  女校长秦怡倩盯着陈轩简历上的照片,心中颤抖不已,眼神复杂至极。
  “天哪,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
  如果陈轩在场,他会一眼认出,此刻端庄高雅的校长秦怡倩,正是昨晚酒吧遇到的火辣长腿美女——安迪。
  安迪是英文名,无数女孩英文名叫安迪,因此在酒吧透露英文名,本来一点影响都没有。
  她从美利坚回国做了中学校长,这段时间工作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第一次去酒吧解压放松,居然遇到自己学生,还被学生亲了嘴……
  她都忘记了,上一次跟男人滚床单,是什么时候,这份事业让她精疲力尽,没时间去考虑男人。
  昨天是她的二十九岁生日,单独去酒吧,也有心找个优质男,***,谈段恋爱,都行。
  但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在酒吧气质成熟,风趣幽默的阔少,居然是她学校的学生。
  也是因为这个学生刚转学来,她没见过,而且照片也是今天才补交上来的。
  她深藏的另一面,完完全全被这个陈轩看到,并有了亲密接触,还好没发生后续那种事。
  只是,昨夜酒吧里,也就假扮老成,气质独特的陈轩,她看得上眼。
  可恶的是,亲完就被打发走,她觉得是自己魅力减退,郁闷的提前离开酒吧。
  “校长,这个转学生刚来就在外面打架,听说还用篮球砸了柯雄伟的脸,我的意见是,直接开除!”
  教导主任包必胜的声音,打断安迪的思绪。
  安迪用手指撑在额头上,遮住半边脸,装出一副思索的样子,努力收拾心情。
  直接开除,对她最有利,以后可以不用见到陈轩,见不得光的秘密也就不虑暴露。
  可是,作为专业的校长,职业态度告诉她,一码归一码。
  而且陈轩深邃如天星般的眸子,一直盘旋在眼前,那么淡然,仿佛又带着一丝挑衅。
  先找他谈谈吧,要他保守秘密,而且他也没证据,那天光线暗,又化了浓妆,他不一定认得出。
  “反正我这个校长,也都快丢了,还那么多顾虑做什么?”
  不一会儿,安迪恢复镇定自若的神态,扶了扶欧式复古黑框眼镜,平静的说:“打架的事情,发生在校外,而且他是为了解救老师和女生,我们不能用这个理由开除他,至于柯雄伟,他有报上来吗?”
  “倒是没有上报,只是学生中传言?!?br/>  “这就不好处理了?!?br/>  “我觉得这种暴力学生,很难管教,为了避免给学校带来危害,我觉得还是开除省事,他班主任郜老师也是这个意见,学习和品格都太差的话,这样的学生绝对没救了,只会拖别人后腿,给学校抹黑?!?br/>  包主任摸了摸光秃秃没几根毛的地中海头,坚持开除陈轩,他很有自信,学校大部分教师,都站在他一边,也就是说,他早把秦怡倩架空,因此他的话相当有分量。
  一桩桩又累又麻烦的事,他都特意往秦怡倩身上丢,让她疲于奔命,而她在圣桥又迟迟没出成绩,马上就呆不下去了,校长的宝座,正向他招手。
  “开除陈轩是可以,不过必须有合适理由,目前还不充分,这样吧,再观察一小段时间?!?br/>  出乎宝必胜意料,秦怡倩校长这次反对他马上开除的意见,提出观察一段时间。
  包主任想了想,也好,要是这个陈轩真在学校闹出事,秦怡倩就有直接责任,到时候通过一些手段,众口铄金,把事情闹大,指不定就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秦怡倩卷铺盖走人。
  “那好吧,一切都听校长的?!卑魅卧谑种形募?,记录下校长意见,故作顺从的点着头。
  随后,包主任离开校长室,关上门。
  秦怡倩望着校长室的门,重重叹息一声。
  她何尝不知,包主任已觊觎她位置很久,包必胜任职教导主任,兼任副校长,校内权力包揽一身,又是教师们的直接管理者,大部分教师都听他的。
  要不是校董会的支持,她早就干不下去。
  相比之下,开不开除一个学生这种小事,一点都不重要。
  她不马上开除陈轩,是有私心的。
  她本来对自己的美貌和女性魅力,相当自信,可是昨天晚上,这个陈轩却破坏了她的自信,挑战了她的自尊心。
  因此她想找机会扳回一次,打败他的高傲和挑剔。
  她是陈轩校长,名义上学校最高管理者,陈轩只是刚转学来的差生,微不足道,存在天大的差距和鸿沟,在学校里,正好名正言顺管理他,掌控他。
  “真想看到陈轩发觉我是他校长后,那吓得浑身发颤,六神无主的样子?!?br/>  “而且现在,陈轩能否继续在圣桥中学读书,都在我一念之间,在这点上,我是他的掌控者?!?br/>  “想想挺好玩的,至少在离开圣桥中学前,用这校长身份,做件有趣的事?!?br/>  秦怡倩嘴角泛起淡淡笑意,眼角的那一抹妩媚风情,是昨晚安迪才有的。
  她目光转向落地玻璃窗,窗外遥??杉窃诓俪∩匣疃?,校长室在教学楼最顶的第9层,视界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