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雄伟家,在市中心一个高档社区里。
  家中装修豪华,只是过多采用金黄色,显得暴发户味道有些浓。
  柯雄伟一副苦瓜脸,满是沮丧,强壮的身体,此刻像一颗泄气的皮囊,无力地耷拉在沙发上。
  对面的柯大成,一根接一根的抽着闷烟。
  今天发生的情况,柯雄伟已对父亲柯大成,大致诉说。
  柯雄伟着重讲,他所了解的陈轩底细,以及早上被陈轩用球砸脸的事情。
  至于跟叶慧婷的瓜葛,他不敢说。
  柯大成并不知道他暗中想追求叶慧婷,柯大成一直反对他做任何影响学习和保送燕京体育学院的事,为了获得保送资格,柯大成打点大几十万出去,都是因为柯雄伟文化课成绩太差。
  望龙台帝皇阁发生的事,柯雄伟也没具体说,因为他没亲眼看见陈轩动手,一切都是听别人说的,可能有水分,只能用“陈轩会武功,很能打”一句话概括。
  他当然更加不能说,自己在宝马X1中,发现纽扣的事。
  在自己车上发现纽扣后,他才记起,医院中看到陈轩有些衣衫不整,衬衫似乎少了纽扣,当时气得要命,没在意。
  掉落的纽扣,说明什么?
  扯开衣服!
  什么情况下,不慢慢脱,要那么着急的,不解纽扣,直接扯卡衣服?
  而且是在车里。
  答案隐隐约约出现。
  车震???
  即便不是车震,也一定是激情亲热。
  想到医院病房里,叶慧琪老师对陈轩那么温情似水,还邀请陈轩去她家住。
  前后映照,抽丝剥茧。
  多么吻合!
  他不相信,但事实面前,他又不得不相信。
  陈轩竟然在他的宝马车里,跟他做梦都想追到的女神,发生那种事?
  痛苦,撕心裂肺。
  嫉恨,汹涌澎湃。
  愤怒,直冲云霄。
  但这些,他都说不出口,连爸爸都不能说。
  不仅如此。
  令他差点再次昏倒的是,有同学打电话来,说他多了个外号——喝自己鼻血的男生。
  早上他流的鼻血,混到纯净水里,被他不知不觉的喝下去,当时不少人都看到。
  这个事,在学校传开。
  他可是校园明星,球场霸主,圣桥中学最强的存在。
  有这样的外号,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一个人的出现。
  陈轩?。?!
  可是,说又说不过,打又打不过,还能怎么办?
  只能回家向爸爸哭诉了。
  柯大成见从小宠爱的宝贝儿子,被欺负成这样,对陈轩更是恨上加恨,咬牙切齿,恨不能把陈轩生扒了皮。
  那陈轩民政局门前打了他巴掌,转学到圣桥中学第一天,又伤了他儿子,这样下去,会严重影响儿子以后的学习和发展,保送燕京体育学院的事,大有可能就被搅黄。
  但柯大成毕竟人到中年,手下管一百多号员工,多了稳重与世故,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他把烟头,重重戳进烟灰缸,又来回用力戳几下,仿佛是戳在陈轩身上。
  “明的不行,我们来点暗的?!?br/>  这是柯大成的决定。
  他走到书房,打出一个电话:“黑蛇,好久没联系你了,以现在行情,弄残个人多少钱?弄死呢……这样吧,我们约个时间见面,到时候详谈?!?br/>  ……
  ……
  自由,是沉重的,千百万人为此用生命和鲜血抗争。
  自由,是轻松的,打破心头重重枷锁,呼吸的空气,都变得欢畅。
  陈轩感觉没那么明显,因为他觉得自己一直都是自由的,做自己想做的事。
  酒吧响着劲爆音乐,舞池中,男男女女随着快节奏音乐,不停的扭动身体,空气中酒精、香水味、汗味等各种味道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刺激荷尔蒙的动力。
  陈轩坐在吧台,目光在各种穿着暴露,身材火辣的女孩身上,游来游去。
  是的,陈轩今天要找女人。
  接个吻,***,他都不排斥。
  他今晚主要是想,研究跟女孩的亲密接触,对他施展内劲后的副作用,到底存在什么联系,帮助多大。
  他很清楚,酒吧里的大多女孩,要的是什么。
  因此他今晚刻意打扮了一下,休闲西装放包里太久,稍有点皱,但这是来自意大利著名裁缝亲手量身定制,这套衣服,不是白雨琪送的,是他自己的。
  他生存在暗世界,为了完成任务,常常要换不同身份,富贵的、贫穷的、普通的都得扮演,只看身处什么环境。
  今天,他扮演的,是帅气多金有品位的阔少。
  这样的男孩,对大部分女孩,都有强大的杀伤力,尤其是在酒吧中寻欢的女孩。
  幽暗的环境,酒精和动感音乐的刺激,使得女孩更加放得开。
  与预想的一样,陈轩目光扫过那些女孩,大多女孩们也马上回看他,有的目光更加大胆热烈,身体摆动得越发妖挠,有的媚眼如丝,放出勾人心魄的回眸一笑。
  同男人一样,女人也有需求。
  高品质的男孩,能吸引到高品质的女孩。
  “想请我喝一杯吗?”有个头发染成暗金色的长腿美女,主动坐在陈轩旁边。
  酒吧有暖气,她只穿吊带连衣紧身短裙,裙摆只恰好裹臀,腿根以下是黑色镂空丝袜,把她长腿的优点,展现得淋漓尽致,诱人犯罪。
  “没问题,想喝什么,尽管点?!背滦魍训陌诹税谑?。
  帅气多金,又慷慨的男孩,绝对是很讨女孩欢心。
  女孩也不客气,点了一杯三百多元的鸡尾酒。
  陈轩丢出一张钞票,毫不在意说了声:“不用找了?!?br/>  一百元的美金?
  长腿美女和酒保目光同时一动。
  酒保拿起钞票,放在灯光下验证一番,马上堆满笑脸,连声感谢。
  一百元美金按照现下汇率,可以换六百多块,而鸡尾酒才三百多块,剩下的都是酒保的,酒保这小费不算小。
  “我叫安迪,谢谢你请我喝酒?!蹦抗獯罅恋某ね扰?,搔了下耳边发丝,再次主动伸出手。
  “迪恩,”这种地方,陈轩当然不会说出真名,伸手轻轻握了握女孩柔软的手,“能认识你这样的美女,我很荣幸,不如我们玩个游戏?”
  “什么游戏?”
  “先说赌注,我赢了,我吻你一下,你赢了,我输给你一千美金,怎么样?”
  长腿美女安迪心中一震,一个吻一千美金?今晚遇上挥金如土的阔少了。
  不过安迪媚眼眨了眨,俏皮的笑问一句:“吻哪里呢?”
  这句话问得很大胆。
  “你那诱人的性|感嘴唇?!背滦菔币闹皇乔孜亲齑?。
  “那好吧?!卑驳襄慕啃ψ?,一口答应,见陈轩循序渐进,看起来很有趣,也乐得陪他玩。
  ……
  一分钟后。
  吧嗒……
  陈轩亲吻到安迪的红艳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