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媛记得,白雨琪对陈轩一直是横眉冷对,很厌烦的样子,怎么突然态度就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嗯,陈轩也算完成第一个任务,没让琪琪在平安夜失身,他到底用什么办法呢?
  白雪媛心中开始好奇。
  “谁对就帮谁说话,现在是你不对,哼!”白雨琪脸上有些不自然,也知道自己态度变化太大,但她还是嘟着嘴,强辩了一句。
  “嗯嗯,还是表妹明辨是非,不过我能理解你姐姐,她是因为工作变得焦虑、烦躁和强势,唯一的问题是,把工作状态也带回了家?!碧桨子赙鞒扑胰恕┳?,陈轩心头莫名一热,家人这个词,离他太过久远。
  “我需要你评价吗?我……”
  白雪媛习惯性的驳斥一句,但一回想,陈轩说的话,竟一语中的。
  她能考入世界上最难考大学之一的美利坚哥伦比亚商学院,智商和思维能力当然不低。
  她一年前不是这样,现在的过于刻薄、强势、防备等性格,都是工作一年中渐渐形成的,但如果不是这种性格,她早就撑不住了,但就是把工作和生活混在一起,常常把工作情绪带回家,也不自觉的用管理员工的语气和方式,对待白雨琪,以及陈轩。
  不过,陈轩介于生活与工作之间,是个特殊的界定。
  “表哥别理她,疯婆子似的,去你房间试下衣服?!卑子赙髋鲁滦芽?,转移话题,拉走陈轩。
  “给我买衣服了?表妹真贴心,”
  陈轩走到客房,开门见到床上一大堆衣服、裤子、鞋子,张了张嘴巴,“这么多?还都是品牌的?!?br/>  陈轩明白,白雨琪今天花费五六万,一半可能就是给他买衣服了,而她却因此被她姐姐骂了。
  这小妮子,心眼其实挺好啊。
  瞄见床上一大堆衣服,白雪媛更是意外。
  妹妹今天卡刷的五六万,原来不完全是给她自己消费。
  她对陈轩不但态度大变,还给他买这么多衣服,表哥也叫得挺顺口,这是好事??!
  说明陈轩进入角色,对琪琪也有办法,有可能带妹妹走上正路,专心学业。
  当然了,主要是我让陈轩扮成学生的主意好,他们都是一个班的同学,自然更好沟通。
  “好像没有小裤裤哦?!背滦朔路?。
  “陈轩,你别得寸进尺!”白雪媛刚压下去的火,又腾的冒了上来。
  “表哥这次是有点得寸进尺咯,我都没给男朋友买过小裤裤呢?!卑子赙鞣哿骋缓?,做了个鬼脸。
  “我只是随口说说,”陈轩笑了笑,“我先选两套穿吧,我包包放不下,搬来搬去也麻烦?!?br/>  “什么搬来搬去?”白雪媛听出异样。
  “哦,是这样,我明天要搬出住了?!?br/>  “你要搬走?”
  白雪媛呼吸一滞,这才刚刚起效果,陈轩就要撕毁约定?
  “是的,只是搬走?!?br/>  陈轩满含意味的看了白雪媛一眼。
  白雪媛稍稍放心,能领会陈轩在对他表达,搬走不代表撕毁约定。
  “都怪你啦,对表哥那么尖刻,他现在住不下去了!你开心了?”白雨琪情绪大变,把矛头指向她姐姐。
  白雪媛叹一口气,无话可说,但她并不开心。
  “表哥,你不用搬走,就住这里吧,不喜欢客房的话,楼上还有房间?!?br/>  “不用了,我已答应别人?!?br/>  “出去跟人合租吗?外面租房子可贵了?!?br/>  “我去她那住不要钱?!?br/>  “谁这么好呀?可以告诉我,你去哪里住吗?”
  “华江别苑,跟叶慧婷老师住一起?!?br/>  “哇,是叶慧婷老师?”白雨琪睁大她乌黑的眼珠子,眨巴眨巴。
  她惊讶过后,又有些明白,“叶老师曾经可是前海音乐学院?;?,也是我们学校最漂亮的女老师,人可好了,才不像某些人,整天凶巴巴的?;蛔鑫?,也会选择搬过去?!?br/>  白雨琪后面提高音量,显然是故意说给白雪媛听。
  听到“音乐学院?;?,最漂亮女老师”这样的话,白雪媛脸色一变,蹙起眉头。
  “表弟,你来我书房一下?!?br/>  “好?!?br/>  陈轩跟着白雪媛进了书房。
  白雪媛关上门,书房隔音效果很好,不虑被白雨琪听见。
  “没想到挺有能耐嘛,去学校第一天,就跟音乐学院?;?,漂亮女老师牵扯上了,还要住一起。你别忘了,我叫你去学校,不是让你泡女老师?!卑籽╂乱廊皇敲缓闷乃?。
  “这好像是我的私事吧,我没有破坏约定不就行了?!?br/>  “不行,你现在名义上是我丈夫,我们领了结婚证?!?br/>  “可我们是假结婚,而且还是隐婚?!?br/>  “那也不行,至少结婚证是真的,还有啊,也不是对所有人隐婚,到时候时候,有些人可能要知道我跟你的婚姻事实,你要是跟别的女人住一起,会坏了我大事?!?br/>  “什么大事?”陈轩有些好奇。
  “这是我的私事,不能告诉你?!卑籽╂乱∫⊥?,眉头紧皱,似乎想到什么难解之事。
  “那就没得谈了,你这是双重标准?!背滦呦蛎趴?,不想谈下去。
  “等一下,”白雪媛略显慌乱的叫住陈轩,做了个深呼吸,语气稍缓和,“我给你加钱?!?br/>  “加多少?”陈轩停住脚步,似乎来了兴趣。
  白雪媛看到自己杀手锏有用,淡定了些,咬咬牙:“给你两倍,十万,你这相当于月薪五万,我下面分公司总经理都没这么高的薪酬,但你这两个月,要完全听我的指示?!?br/>  “完全听你的,我做不到,我得有一定的自由?!倍杂诎籽╂乱桓迸踝颂?,陈轩感到好玩,学着白雨琪的语气,说了一句。
  “你还讲条件?”
  “是你在给我加条件好吗姐姐?!?br/>  陈轩回过头,淡然说,“这样吧,我既然答应人家,就先过去住几天,需要的时候,或者我在那边住腻了,就回来住?!?br/>  “这样也不行,不能在外面乱来?!?br/>  “想什么呢?人家叶慧婷老师纯洁的很,她当我是学生,只是把空房间给我住?!?br/>  “我说的是,你会乱来?!?br/>  陈轩耸耸肩,目光故意在白雪媛身上巡游,荡笑道:“这我就不能保证了,除非……你跟我洞房?!?br/>  “你……想都别想!”白雪媛赶紧用双手护住前身,陈轩目光仿佛如有实质,可以看穿她身上的衣物。
  “那不就结了?!?br/>  陈轩笑了笑,开门走出房间,又回头说了一句,“我等会出去一下,今晚可能晚些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