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没得到确切答案之前,柯雄伟依然紧张,每一秒像是过一小时。
  时间流逝不断。
  1分钟……
  2分钟……
  3分钟……
  这时,叶慧婷放下手机,视线移在陈轩脸上,好奇的问:“陈轩你在看什么?非常入神的样子?!?br/>  “你看那朵天边的浮云,像不像是一只小狗?我小时候没什么朋友,只有一只小狗相伴,我看到这朵云,就想起了它?!背滦衬畹乃?。
  “嗯,你好有爱心呀,看你眼神那么忧郁,你有些伤心往事吧?!?br/>  叶慧婷拍了拍陈轩肩膀,抚慰他,自从成为教师,她知道现今许多孩子,童年存在阴影,这些阴影不得到抚慰,会影响他们的成长。
  柯雄伟怒火滔天,心内嘶吼。
  无视!
  再次彻底无视!
  学校球场被陈轩无视,现在病房里又被陈轩无视。
  这是我的病房??!
  王八蛋!无视也就算了,竟然还在我病房看浮云,搞浪漫,装忧郁,撩我的女神老师!
  柯雄伟怒不可遏,但又不能对着陈轩爆发,陈轩能打败那么多黑西装,他肯定不是对手,何况陈轩救了叶慧婷和女生们,被叶老师当作英雄,他没有理由再抨击陈轩。再多的苦,再多的气,也只能往肚子吞。
  “是了,陈轩,刚才柯雄伟同学跟你说话呢?!?br/>  “说什么了?”
  “问你好不好意思,接受我的邀请?!?br/>  叶慧婷抿嘴而笑,她刚才邀请陈轩去她家暂住,还真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陈轩当真了,不过想到陈轩今天的英勇行为,生病还为自己和女生们挺身而出,还有他身上从充斥的神秘感,以及他目光中给人那种温暖和淡定,觉得他还是可以信任的,虽然他在柯雄伟车里强吻了她,但那是在他无意识状态下,发生的意外。
  闻言。
  陈轩收回远眺的目光,转身看着柯雄伟,嘴角一?。骸暗比唤邮?,有什么不好意思?而且我可以?;ひ独鲜Φ陌踩?,那个虎哥看起来对叶老师起了色心,我担心这两天……”
  “诶,你是这样想的?”
  叶慧婷感到非常意外,美目放光,没来由心里一甜,有一丝暖洋洋的感觉沁入心脾,“那个虎哥见到我,就要我陪他喝酒,好像是一点……陈轩,感谢你对老师的用心?!?br/>  “不客气,不过我的保镖费很贵哦?!?br/>  “嘻嘻,你真幽默,还保镖费,老师没收你房租算不错了?!?br/>  额……
  柯雄伟内心再遭重击。
  他住进叶老师房子,叶老师还得感谢他?
  还在我面前打情骂俏!
  柯雄伟怒急攻心,大叫一声,又晕倒在病床上。
  “柯同学?医生,医生……”叶慧婷见到柯雄伟晕倒,着急的大叫起来。
  ……
  ……
  陈轩把叶慧婷送到小区门口,就离开了。
  叶慧婷租住的“华江别苑”,也算中档以上,叶慧婷的房间在十六层,对陈轩来说最大的优点是距离学校近。
  按照叶慧婷的说法,只有两个公交车站的距离,骑电动车五分钟,走路二十分钟不到,都可以到达学校。周围有超市,有公园,处于CBD生活圈。
  相当方便。
  陈轩准备接受住在叶慧婷家,是有考虑的。
  刚拿到手的龙蟠山庄,离学校太远,白家别墅,他住了一晚上,感觉有点拘束,白雪媛规定晚上二楼不让上,这个注意那个不行,又一副势在必得,吃定自己的样子,多少有点憋气。
  因此善良的叶慧婷,随口提出可以到她家暂住,他立马觉得可行。
  不过,不是今天。
  他打算在白家再呆一个晚上,顺便也得回去跟白雪媛说一声。
  而且今天晚上,还有别的安排。
  承诺白雪媛的事,他也会做到。
  关于保镖费昂贵的事,他没撒谎,这个世界上,要是有个个人保镖费排名的话,他可以排在前十名。
  在暗世界,角色有时候会转换,有时候是收割人头,有时候却是要?;と送?。
  但只要是赚钱的生意,金主出得起钱,不伤天害理,那都可以做。
  当然了,除了行业价格,还要看心情。
  有的时候免费也做。
  思绪飞扬中,陈轩已回到闻澜墅的白家别墅。
  一到门口,就听到激烈争吵声。
  “一天就花费五六万,你怎么花钱的?望龙台是你们中学生去的地方吗?”白雪媛的声音。
  “我花的是爸妈钱!又不是你的,关你什么事,你凭什么管我?”白雨琪不甘示弱,反驳道。
  “就凭我是你姐,也是你法律上的监护人?!?br/>  “我才不要你监护,有本事分家产啊,分不到一两亿,大几千万总该有吧?”
  “分家产?分了给你败光?”
  “会不会败光也是我的事,我拿自己那份遗产,又不占你的,倒是你,你肯定想霸占我的遗产!所以才一直不分,别以为我不懂法律,我也可以请律师!”白雨琪越说越激动。
  白雪媛似乎快崩溃,用力深呼吸了两口,放缓声音:“爸妈几十年心血创建的公司,你要是分走钱,公司马上就面临倒闭,或者被兼并,你想看到这结果吗?你不要闹了好不好?我这一年辛辛苦苦支撑,拼命工作,我容易吗?我何尝不想分了钱,到处逍遥?但你还记得吗?爸妈一直教导我们,不能坐吃山空!”
  “那你也不能太管束我,我要自由?!卑子赙魅杂性寡?,不过不再激动。
  陈轩有些明白,白雨琪为何跟搞摇滚乐队的汤俊才在一起,又装扮成黑暗摇滚范,崇尚的正是个人自由。
  他走了进去,悠然说:“我也要自由?!?br/>  “表……表哥?”
  “你偷听我们说话?”
  姐妹俩见到陈轩进来,语气神色各有不同。
  白雨琪见到陈轩,脸上一喜,目光一亮。
  白雪媛却是目光更冷,丢出诘问。
  “这不是,门没关吗?”陈轩摊了摊手,一脸无辜。
  “那也要敲门,尊重隐私懂不懂?”
  “遵命,大表姐,”陈轩往后退了两步,笃笃笃的敲响大门,笑眯眯的说,“可以了吗?”
  “别嬉皮笑脸的,下次一定要注意?!卑籽╂赂妹贸车靡欢亲悠?,态度难以一下子改变。
  倒是白雨琪看不下去,帮起陈轩,怼道:“喂,你怎么能这样对表哥说话?他是我们家人好不好?”
  “你……我没听错吧,你在帮他说话?”白雪媛终于感受到白雨琪的变化,大跌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