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西医院。
  普通病房里。
  西斜的阳光从玻璃窗透入,四处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
  柯雄伟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眼,如梦初醒。
  他还真做了个梦,而且是美梦。
  梦中他终于追到叶慧婷老师,两人亲昵的手牵手,走在林荫小道,走向他刚刚换上的红色宝马330敞篷车。
  “他醒了,没事的,他身体状况很好,再休息几个小时就好了。卫新超情况比较严重,肋骨断了两根,手臂骨折,至少要住院一个月,目前安排在看护病房?!?br/>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对叶慧婷说了几句,转身离去。
  柯雄伟看到叶慧婷老师就在跟前,他喜形于色,夕照下,慧婷老师比梦中的还美。
  他一度怀疑自己还在做梦,他揉了揉眼睛,才确定这不是梦。
  记忆潮水般涌进脑海,今日最后的记忆是,他想跑去报警,斜刺里打来一拳,然后就没了知觉。
  他晃了晃脑袋,除了挨揍部位些许疼痛外,没什么异样。
  “叶老师,你们没事吧?”柯雄伟双手一撑,坐了起来。
  虽然被打晕,但记得也算为叶慧婷出头过一次。
  “都没事了,不要起来,你再躺一躺,刚才医生说,你要再休息几个小时?!币痘坻锰逄乃?。
  真好,叶老师好关心我,这次被打晕,值了!
  “没事没事,我感觉完全好了,看我身体就知道了,强壮的很,”柯雄伟弓起手臂,秀了秀肌肉,又问,“对了,最后的结果是怎样?”
  “最后是警察赶到……反正都没事了,别担心?!币痘坻弥揽滦畚懊豢吹匠滦谋硐?,但这很难解释,不是一言两语可以说得完。
  “哦,原来如此,谁报的警???我就说嘛,只有报警管用,老师可能还不知道,我爸在警察局有同学,级别不低?!?br/>  “嗯,这次你也很勇敢,多亏有你……”叶慧婷笑颜如花的说着,却被兴奋的柯雄伟打断。
  “老师,你真这样觉得吗?我每年都是学校模范学生,当然会以身作则?!?br/>  柯雄伟心花怒放,气血翻涌,激动得颤抖起来,仿佛看到节日里盛开五彩缤纷的璀璨烟花,一片喜庆。
  他非常高兴听到叶慧婷的赞美和肯定,心中已在考虑趁热打铁,约叶慧婷出去吃烛光晚餐,让两人关系有进一步发展。
  想到这里,柯雄伟观察了下左右,他见到几米外的窗边,站立个人,面朝窗外,背对着他,刚才他注意力都放在叶慧婷身上,一时没注意到。
  那不是陈轩吗?
  仍然一副穷酸样,记得他当时好像还躲在女生背后,这乡下怂包吓破了胆,女生都不如!
  怎么就不是他被打最惨呢!
  柯雄伟腹诽,有陈轩在,约叶慧婷烛光晚餐的话,就不好在这里开口,他心中对陈轩的厌恶感更强烈。
  “陈同学也在啊,没事就赶紧走吧,医生可治不了胆小怂包病,我没记错的话,你在帝皇阁是躲在女生背后吧?!笨滦畚岸宰懦滦秤?,揶揄道。
  一个为叶老师和女生出头,一个猥琐的躲在女生身后。
  这不又是个极好的衬托么?当然要提醒叶老师知道这点,也顺便踩陈轩一脚,对了,这事以后要在学校大肆宣扬,看他以后怎么在学校做人。
  还要给他起个外号,就叫做,躲在女生背后的怂蛋。
  “柯雄伟,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一贯温婉的叶慧婷,声音忽然变得严厉,“我刚才话还没说话,我的意思是,多亏有你带陈轩去望龙台,要是没他出手救我们,后果难测?!?br/>  “什……什么?他……”
  柯雄伟眼珠猛地瞪成铜铃,结结巴巴,“不是说……是警察……”
  叶慧婷摇了摇头:“当然不是啦,是陈轩打败所有黑西装坏人,警察来的时候,陈轩已经搞定。陈轩是我们的英雄,你怎么能说他是胆小怂包?快道歉?!?br/>  柯雄伟极其郁闷心塞,差点吐血。
  他竟然成了英雄,我还要给他道歉……
  这么说,我反而成了他的绿叶,衬托了他?
  为什么会这样,他怎么可能打得过那么多人?
  各种疑问从心中冒出,可是叶慧婷老师不可能骗他,但是也有那么多人看着。
  难道陈轩在乡下有习武?有可能。
  但是,就算他会打架,也是个没房没车,寄人篱下,靠别人施舍的穷鬼一个!
  还是底层人,没什么了不起,才不道歉!
  叶慧婷见柯雄伟一下子沉默,也不逼他道歉,转身走向窗边:“陈轩,我们让柯同学安静休息,走吧,挺晚了,我回家煮晚餐给你吃?!?br/>  “啊,你们……”
  柯雄伟心中一颤,从思索中惊醒过来。
  “陈轩他刚转学,住的地方不方便,口袋也没钱,正好我租住的房子,还有个空房间,所以他暂时搬到我那住几天?!?br/>  叶慧婷面带迷人微笑,解释了一句,伸手拉了拉陈轩胳膊,“我们走吧,我先用手机查查,做哪路公交车回去?!?br/>  叶慧婷打开手机。
  夕照之下,美人如画,婀娜多姿,顾盼生辉,声如击玉。
  绝美情景。
  但对于柯雄伟来说,却是脑袋轰的一声,仿佛被晴天霹雳劈中。
  直接就要住一起了?
  大学?;?,学校最美的女神老师,邀请他一起???
  没房子没钱,还有这好处?
  这好处是我做梦都梦不到的??!
  柯雄伟心快爆炸,眼球瞬间布满血丝。
  刚刚还以为叶慧婷老师开始对他有好感,却没想到……一起一落之下,他惊怒万分,心如刀割,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叶老师或许只是随口说说,那穷鬼小子,好意思接受邀请吗?不推辞?
  他深呼吸一口,仍然抱最后一丝希望,目光锁定陈轩:“陈……同学,你好意思接受?”
  陈轩仍旧望着窗外,一动不动,沉默不语。
  柯雄伟心中升起希望,陈轩沉默,没有马上给出答案,说明他在犹豫,不然为何叶老师催促,他还不走。
  被我讽刺一下,他应该不好意思起来,自惭形秽了吧,穷鬼要有穷鬼的自知之明,别没皮没脸的,人家叶老师只是客气客气,你还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