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龙台停车场。
  “诶,这不是柯雄伟的宝马吗?”
  陈轩指着面前的白色宝马X1说。
  “他一直昏迷,放在汤俊才车上,送去医院了,他的车我先借用?!?br/>  叶慧婷拿出宝马钥匙,问道,“你会开车吗?”
  “我没驾照呢?!背滦祷笆邓?。
  “那我来开吧?!币痘坻么蚩得?,进入驾驶室。
  “叶老师真好,还留下来等我,谢了?!背滦细奔菔蛔?,由衷的说道。
  “谢我?老师谢你还来不及呢,今天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对了,刚才进去十几个人,我又被拦在外面,只好报警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呢?”
  叶慧婷发动宝马,好奇的问。
  陈轩望着她宛若一泓秋水的美眸,睫毛又黑又长,上下扇动,忽闪忽闪,挺直小巧的鼻子,圆润的下巴,如白玉般无暇的肌肤,配上她乌黑亮丽的及腰长发,高耸的身前,单单这个侧面,已是美艳不可方物,尤其她还拥有极其难得的内在品质。
  “老师,你真美?!?br/>  陈轩忍不住说了一句。
  “你……”叶慧婷俏脸升起一朵红云,心头一跳,马上又假装板起脸,给出教师威严,转移话题:“少贫嘴,老师在问你话呢,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他们更多人进来,又想打我……唔……”陈轩突然感觉到心脉猛然一抽,心叫不好。
  “你怎么了?”叶慧婷察觉到陈轩的异样。
  “嘶……”陈轩倒吸冷气,说不出话来,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此刻全身经脉,就像是有千百只蚂蚁爬似的。
  内劲!
  刚才用了内劲,本以为只用一次,应该没事,不想该来的还是来了。
  他马上会控制不住身体状态,按照以往经验,忍受一会儿,就会自动回复,好像也没什么后遗症。
  可是叶慧婷并不知道,还以为陈轩在帝王提遭受到虐打,受了严重伤害。
  “你你伤到哪里了?陈同学,陈同学……”
  叶慧婷手足无措,不断叫唤着陈轩,见陈轩用手捂着心口,慌乱中她一心想看看陈轩伤口,她赶紧拉开陈轩校服,双手用力一扯里面衬衣,地摊货本不结实,衬衣纽扣被一下扯掉几个。
  她低头查看,却发现陈轩露出的身前,并无伤口或乌青。
  正觉得奇怪。
  忽然间!
  她感觉到有一双手,抱住她的头。
  一双嘟起的灼热嘴唇,粗暴的印在她红唇上。
  “呀——”
  叶慧婷尖叫一声,拼命推开陈轩。
  又羞又惊。
  她正想打开车门逃跑,但发现有些不对劲。
  陈轩被她一推,就倒回座位,没有任何下一步动作,也没有任何声音。
  以陈轩今天表现出的实力,他有能力强迫她做任何事,而她一点都没有反抗余地。
  她缓了缓急促的呼吸和心跳,鼓足勇气回头看了一眼。
  却见陈轩歪着头,软趴趴的躺坐在副驾驶,双目紧闭,呼吸均匀。
  “他这是……装睡?”
  叶慧婷惊魂未定,第一个升起的念头是陈轩在假装。
  他刚才故意演戏,引我凑过去,强行亲吻我,现在意识到犯错,又不敢面对,企图用装睡蒙混过关?
  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
  学校有些男生爱慕我,也有的像柯雄伟这样或明或暗的追求我,可是万万没想到,会有陈轩这样的男生,胆大到敢公然强吻我。
  这可是我冰清玉洁的初吻!
  太可恶!
  可是,亲都亲了,初吻回不来了,而且又能怎么惩罚他?
  叶慧婷委屈的落下两行泪水,心绪纠结成一团,复杂絮乱至极。
  不行!不管怎样,先戳破他的假装,狠狠臭骂他一顿,让他以后不敢乱来。
  学生毕竟是学生,不像社会上的色狼,何况他刚才也算救了我。
  “哼,演得挺好嘛,起来!别给我装睡!”叶慧婷冷声道。
  “喂!陈同学,别再装了好不好?既然敢做就要敢当,犯了错就要承认错误,之前在帝皇阁的勇气去哪了?”
  “混蛋!还我初吻!快起来道歉!还在演,你想拿奥斯卡影帝吗?”
  叶慧婷连续呼喝了几声,一声比一声大,但陈轩一点反应没有。
  她眉头大皱,好不气恼,忍不住伸手去揪陈轩的耳朵。
  “好烫……”
  叶慧婷吓得缩回手,感受到陈轩高得出乎寻常的体温。
  她再一次小心翼翼伸出手,用手指轻轻触碰陈轩耳朵。
  “真是烫的,怎么回事?发高烧了?”
  即便是奥斯卡影帝,也不能凭空装出高烧。
  她又用手指触碰陈轩脖子、额头,最后用手掌捂了捂。
  “不好,他真是病了,而且从未见过这么高的体温,得赶紧送医院?!?br/>  一瞬间,她有些原谅陈轩,发烧到神志不清,做出一些出格的事,还是可以被原谅的,她心里也好受了点。
  叶慧婷不再犹豫,一踩油门,开向城西医院。
  导航显示,去最近的医院,要开十分钟。
  柯雄伟和卫新超也在城西医院。
  可是只过了五分钟,还没到医院,陈轩醒来了。
  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睁开双眼,看了看周围:“叶老师,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叶慧婷气结。
  难不成还要给你描述被你强吻的详细经过?
  她丢了个白眼过去,没好气的说,“你发烧了,我们正赶往医院?!?br/>  他不记得最好,免得尴尬,只可恨我的初吻,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失去了。
  见陈轩好像不记得刚才发生的羁绊,叶慧婷也算松了口气。
  可是她心底,又泛起一阵莫名的失落。
  不知为何,她心底似乎有另一个想法,在希望陈轩记起他们有过亲密接触,让他知道他们关系已变得暧昧。
  但这想法被叶慧婷压制了,因为对于教师身份来说。
  那种想法,好羞耻!
  不过,如果叶慧婷心细一些,就能发觉陈轩对于她态度的转变,没有感到意外。
  她心不细,而且还很大条,又心塞郁闷中,因此她更无法捕捉到,陈轩目光中流闪而过的,浓浓笑意。
  太可爱了,叶慧婷老师。
  陈轩当然记得,那个香甜柔软的吻,提前解除了他的痛楚。
  只是为了避免尴尬,故意装作不记得。
  好在叶慧婷温柔如水,恬淡纯真,一点不像白雪媛那样满是心计,强势霸道。
  她们性格却几乎相反,也造成她们美的风格不同。
  两个人同样美得让人惊艳,也同样跟自己有过亲吻。
  如果亲吻对自己异常状态有效果,何不多亲几个试试?或者直接找个女人滚床单?
  陈轩觉得,有必要尽快做出尝试。
  当然,他绝对不会强迫女人做不愿意的事,尤其是身旁这位善良的叶慧婷老师。
  唉,又是初吻。
  嗯,算我欠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