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半个小时。
  林猛推开门,走入帝皇阁,带进一股无形压迫感,一派高手气势。
  后面还有十几名黑西装,呼啦啦一拥而入,疯豹双兄弟也在其中。
  有林猛这个武道高手在,他们已重整旗鼓,气势汹汹,不再畏惧陈轩。
  此刻杲虎正借故走到门口,看到林猛进来,他顺势躲到林猛身后,时机掌握得恰到好处。
  林猛看到陈轩侧对着他,身上穿着校服,愣了愣。
  “猛哥,就是他!”
  “猛哥,别被他校服迷惑,这小子手底下很硬,已练出内劲,打伤我好几个手下,阿豹一照面就败了?!标交⒉幌肓置颓岬?。
  陆奇豹老脸一红,输那么难看,就是因为轻敌。
  他恼羞成怒,恶狠狠的说:“姓陈的小子,准备哭吧,看猛哥怎么收拾你!等下我会打断你手脚,丢进江里喂鱼!”
  正给陈轩倒完酒的关小乔,毫无心理准备,吓了一跳,手中酒瓶失手落地。
  陈轩伸手一捞,把酒瓶稳稳接住。
  “多好的红酒啊,浪费了可惜,只是我已酒足饭饱,小娇娇,感谢你的服务?!?br/>  陈轩把酒瓶放在桌上,笑吟吟的对关小娇说了一句。
  林猛目光一动,朝着陈轩快步而去。
  “小娇快跑过来?!标交⑴律肆斯匦〗?。
  陈轩站起来,缓缓转过身,犹自带着一抹轻笑,悠然走向林猛。
  帝皇阁内,似乎有一股张力弥漫开来,压得人喘不过气。
  高手对决一触即发!
  林猛与陈轩同时出手!
  下一秒。
  两手紧紧相握。
  然后两人又来了个拥抱。
  “陈先生,您怎会在这里,回国也不通知一声?”林猛目光热切的说。
  “小林,别来无恙,老爷子身体还健朗吧?!背滦ψ藕岩痪?。
  “托您的福,都还好?!?br/>  “好久没见,正好这里有酒,我们干一杯?!?br/>  “哪能这么随意,你跟我去见老爷子,一定要大摆筵席才行?!?br/>  “不必那么客气?!?br/>  陈轩摆摆手,凑到林猛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他表示这次回来,另有安排,需要秘密行事,希望林猛不要声张。
  “那好吧,小林先敬陈先生一杯?!绷置椭鞫ツ镁票?。
  ……
  杲虎、关小乔、疯豹兄弟等在场所有人,刹那间,全都如同泥雕木塑,惊愣当场,半天没回过神来。
  看着猛哥跟陈轩突然握手拥抱,亲切聊天,谦卑的自称小林,而且言语之中可以听出,王家老爷子与陈轩关系非常不一般,一股刺骨寒意,从杲虎背脊升起。
  “摊上大事了,这陈轩到底的是什么人物???”
  但可以确定的是,一定不是他可以得罪得起的人物!
  看着情形,得罪陈轩,等于也把王老和林猛给得罪了,王家可是杲虎最大的依仗,若非攀上王家,杲虎只能缩在开发区守着几个KTV、酒吧什么的,小打小闹,根本没机会进军房地产。
  进入房地产要融资、拿地、审批等一些列复杂程序,没有充足资金和强大背景,肯定竞争不过别人。
  房地产市场风云变幻,就算能抢到地皮,要是没有未来规划的内部消息,指不定就赔钱。而他有了王家扶持,巨虎集团蒸蒸日上,大赚特赚,他杲虎短短三四年时间就登临上流社会。
  杲虎真想摔自己一巴掌,好好的为什么去给一个破导演出头,给自己凭空制造一个强敌,真是自讨苦吃。
  陆奇豹等一帮黑西装,也都全部蒙圈,看看陈轩和林猛旁若无人的交流,心头发虚,他们只能把目光集中在杲虎脸上。
  关小娇心头沸腾,心跳加快,目光直愣愣盯在陈轩身上,她已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想到事情还未结束,她又把视线转向杲虎,嘴角带着一抹玩味,她特想看看杲虎怎样收场。
  “对了,陈先生,杲虎是不是得罪你了,如何处理,先生吩咐就是,我想老爷子也会这么说的?!绷置退底?,目光冷峻的瞥向杲虎。
  来了!
  杲虎冷汗直冒,不敢面对却不得不面对。
  看林猛的冷漠眼神就知道,他已准备翻脸,但似乎也在提醒杲虎,该主动做点什么。
  杲虎浑身一颤,硬着头皮面,躬身抱拳对陈轩道:“陈……先生,都怪小杲有眼无珠,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请恕罪?!?br/>  好汉不吃眼前亏,杲虎彻底服软,他又给左右使了个眼色。
  疯豹兄弟等黑衣男见状,立马也抱拳躬身,纷纷叫着:“请恕罪?!?br/>  陈轩笑了笑,淡然道:“算了吧,我能理解,虎哥,刚才我们聊得还蛮愉快不是,再说了,还吃了你一顿酒菜?!?br/>  杲虎见陈轩没有半点怪罪意思,大大松了口气,抹下一把冷汗,喜笑颜开:“哪里哪里,酒菜不足挂齿,只要陈先生愿意,以后随时可以到望龙台,不,只要是我杲虎的场子,全为先生免费开放?!?br/>  “就吃饭哪成?陈先生不跟你计较,我不能不跟你计较,”林猛脸色略微缓和,却并不满意,“你昨晚不是对我说,弄了一座江边庄园别墅,叫龙什么……”
  “龙蟠山庄,就在附近,这……这是准备给老爷子大寿……”杲虎听出林猛的意思,有些犹豫。
  “我知道,我就代表老爷子做一回主,转送给陈先生了!”林猛决断的说。
  他跟随王柏涛二十多年,最清楚王柏涛脾气,他这是要趁热打铁,替王柏涛回报陈轩,如果王柏涛在场,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去年,王柏涛亲自秘密走了一趟中东,中东战乱过后,百废待兴,需要重新布局石油生意,同时也拜访几个和平国家的最高层和王室,巩固合作。
  但在伊国发生意外,车队被一群恐怖分子包围,损失很多人,林猛也脚部中枪,眼看王柏涛要被恐怖分子劫持,突然冲进一辆装甲车,把他们救出。
  开装甲车救人的,正是陈轩。
  当然,他当时自称陈迪恩。
  陈轩只说“看到同胞受难,顺手帮忙一下?!?br/>  陈轩把他们送到安全区后,就消失了。
  可对于救命恩人,林猛当然不会忘记陈轩的脸。
  他也见识过陈轩的实力,枪法如神,车技一流,还是个武道高手,以一人之力,周旋于上百恐怖分子的包围圈中,游刃有余,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令王柏涛和林猛看得唏嘘不已。
  不过,这样的事件,不能出现在电视和报纸上,不管是伊国,还是王家,全都选择只字不提,掩盖下去。
  但欠下陈轩的恩情,却是实实在在的。
  命都是陈轩给的,一套庄园别墅,又算得了什么?
  “好的好的,”杲虎听林猛说那么果断,马上从身上取出一串钥匙,双手奉上,“陈先生,不成敬意,请笑纳?!?br/>  杲虎送得一点都不心疼,反而很高兴,这套别墅拥有最好的景致与设计,放市面上三千万起步,本来就是王柏涛大寿时,想要送出去的人情,只怕老爷子不收,现在林猛说明是由老爷子转送给陈轩。
  这不就等于一下子送出两份人情吗?
  既向老爷子表示了心意,又巴结了陈轩。
  而且陈轩又是个厉害的武道高手,现在不但化解恩怨,还有了人情。
  何乐而不为?
  “不用了,我有地方住?!背滦豢诰芫?。
  杲虎急了:“这是小杲真心要送给陈先生的,请务必收下?!?br/>  “陈先生千万不要嫌弃,一点心意罢了?!绷置椭苯哟雨交⑹种心米咴砍?,塞到陈轩手中。
  陈轩是率性的人,不喜欢推来推去:“那行,我暂时替老爷子收着?!?br/>  皆大欢喜。
  所有人展开笑颜。
  杲虎电话响起。
  “什么事……警察来了,行,我知道了?!?br/>  杲虎放下电话:“虎哥,陈先生,是这样,有个叫叶慧婷的老师,报了警,警察过来看看?!?br/>  闻言,陈轩心知肚明。
  想必叶慧婷担心他一个人吃亏,一直没离开,刚才见到林猛和十几个黑西服冲入帝皇阁,她就报警了。
  “她是我学校老师,我出去就没事了?!背滦?。
  “你现在真是中学生?”林猛哭笑不得。
  “是啊,明年就要参加高考了,压力好大,没事别来找我哦?!背滦ψ哦粤置驼A苏Q?,转身朝着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