杲虎毕竟经历过大风大浪,只是刚才陈轩表现,太过匪夷所思。
  现在见陈轩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也立刻镇定下来,阻止了关小娇拨打报警电话,暗恨自己为什么说出报警这样愚蠢丢人的话。
  明面上,杲虎也略带不自然的笑了笑,恢复大佬做派:“这位……兄弟,我们不打不相识,既然没吃午饭,我马上再叫厨师重新做一桌?!?br/>  陈轩口中嚼着一大块东坡肉,含含糊糊的说:“不麻烦了吧,随意吃一点就行?!?br/>  “不麻烦,不麻烦,那个……老哥我马上打电话,亲自吩咐下边经理,让他弄一桌最好的菜上来?!标交⒁涣承θ?,拿出手机打给望龙台经理,认真吩咐。
  这就称兄道弟,吃吃喝喝起来了?
  汤俊才呆若木鸡,嘴巴大张,下巴有种脱臼的痛感传来。
  他还满心期望,疯豹双兄弟能把陈轩打成残废。
  绝没想到,这还没多久时间,陆奇豹一照面就被秒,陆奇锋示弱离开,虎哥要报警后态度又软下来,开始同陈轩称兄道弟,满满笼络巴结的意味。
  忽然感觉有人动了动自己裤脚,汤俊才低头看到,卫新超一脸苦逼的望着自己。
  卫新超看似被打得站不起来,其实也有装孙子的成分,这是他的聪明之处,硬撑会被打更惨。
  因此他没有昏迷,帝皇阁形势变幻,他都看在眼里。
  看着陈轩全是一招制敌,动不动就能把人打飞,看得惊心动魄,想到此前自己对他各种冷嘲热讽,还差点跟干架,心底直冒凉气,后怕不已。
  看见自己新女朋友青琴,汤俊才女朋友白雨琪,以及其她女孩,完全把目光锁定在正大快朵颐的陈轩身上,满眼星星,而自己躺在地上无人理会,相比之下,万分凄凉,却只能在心中无奈苦叹。
  阮莎莎、青琴等女生的目光,当然全神贯注在陈轩身上,要是没有陈轩出头,她们现在就得被迫陪中年粗汉,还有猪头一样的祝导喝酒。
  那种感觉,就像是出去卖一样。
  而她们一个个娇生惯养,心高气傲,还只是未成年的高中生。
  何况,祝导明摆着是个喜好老牛吃嫩草的老色狼,对青琴侵犯在先,喝完酒,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那样的耻辱,会成为她们一辈子的阴影。
  然而,陈轩阻止了这一切的发生。
  虎哥手下都被打败,虎哥态度软化,已可断定,她们获救了!
  当虎哥声调发颤的说要报警时,白雨琪和叶慧婷甚至差点笑出声,她们不约而同的捂住自己的嘴,表情古怪。
  在叶慧婷心中,从夕江公园见到陈轩起,前后不到一个小时,从乡下流氓学生,到犯傻的学生,再到现在对着权势大佬侃侃而谈,意气风发又不失幽默的男子汉。
  她心下惊叹万分,觉得这个学生,就如同蒙着一层雾气的大山,神秘难测。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学生,或者是,这样的男人。
  而白雨琪直到现在,依然宛如梦中。
  起先她有一种像在拍武打电影的错觉。
  但她很快发现,一切发生太快,一点不像电影那样,各种缠斗,各种你来我往,上蹿下跳,有的只是一击之下,胜负立判。
  为什么以前不知道,有这样一位会功夫的乡下表哥?
  臭老姐知不知道呢?
  哼,就算她不知道,我也不告诉她!
  只是,表哥会不会怪我今天的怠慢呢?
  哎呀,他看过来了……
  陈轩目光扫向白雨琪、叶慧婷他们,除了叶慧婷外,其他人刚刚还盯着自己看,现在一个个都低垂下头,不敢接触自己的目光。
  陈轩收回目光,对杲虎说:“虎哥,我先让其他人走吧,受伤重的去医院看看,也怪我没控制好力道,抱歉抱歉?!?br/>  “说得没错,多亏陈兄弟提醒,我差点忘了,”杲虎打了个哈哈,转身大手一挥,“你们都出去吧,祝导你也出去,小娇留下来就行。小娇,再把陈兄弟的杯子满上?!?br/>  叶慧婷犹豫了一下,见到陈轩对她点了点头,脸上依旧是那抹自信微笑,她也点头回应,然后招呼学生们抬上卫新超和柯雄伟,送去医院。
  她心中恍然,感受到的他笑容里那股强大自信,原来不是错觉,他拥有匹配那股自信的实力。
  可是,他一个人面对黑势力大佬,会不会吃亏?那些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叶慧婷仍是有些担心。
  白雨琪也有担心,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陈轩出现在望龙台,也都是因为她。
  白雨琪出门后,又回头望了陈轩一眼,陈轩正好也看着她,四目相对的一刹那,她蓦然有种触电的感觉。
  江面反射上来的阳光,柔和映照在陈轩侧脸,让他看起来像是沐浴在阳光之中,似乎他的笑容,也变得好温暖。
  而自从失去父母后,她感觉世界一片冰冷漆黑。
  ……
  见所有人安全离去,陈轩收回目光,举起高脚杯,遥遥敬了敬杲虎。
  之前,他观察到疯豹兄弟,快把筋肉力量练到极致,自己只能使出内劲,速战速决,震慑全场,免得更麻烦。
  但如果只用武力威压杲虎这样的地头蛇,没有处理彻底,将有后患。
  自己可以一走了之,可白雨琪和叶慧婷可能会遭殃。
  当然了,生意横跨欧美大陆的墨西哥毒枭家族,也就短短时间抹杀,杲虎这样的人和势力,没必要一走了之,收尾好就行了。
  也留意到杲虎,用手机发了几条信息,推测有可能是搬援兵。
  他反而更要留下来,解决清楚再走。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不服?
  干到服!
  或许后面会很血腥,有必要收割人头的时候,他从不手软。
  而叶慧婷等几个师生,没必要看到。
  陈轩猜得没错,杲虎在搬救兵。
  威震一方的大佬,被个中学生干趴,传出去他脸面哪里搁?
  好在他知道,江左王家有个高手,今天正在本市办事。
  高手名叫林猛。
  林猛是王家老爷子手下最强的一个,也是老爷子心腹,曾是王牌特战兵王,早就练出内劲,并有小成,跻身于武道师之列。
  内劲又分为入门、小成、大成、巅峰。
  入门叫做武道士,小成是武道师,大成称作武道大师,达到内劲巅峰,则被尊为武道宗师。
  据杲虎所知,纵观华夏近百年,能被尊为武道宗师的,屈指可数,而突破内劲巅峰,通达化劲的,更是麟角凤毛?;⒃偕先?,他知道的只有几百年前的太极张三丰。
  如今华夏,能练出内劲的青壮武者,已非常稀少,只要达到内劲入门的武道士,都被称作高手,或武道高手。
  林猛可是内劲小成的武道师,在杲虎眼里,已是非同小可。
  陈轩还是个少年模样,顶多也就是个内劲刚入门。
  林猛内劲小成打败陈轩,绰绰有余。
  杲虎攀上的,只是王家老爷子的子弟辈,跟老爷子并无直接联系,老爷子手掌大权,身居幕后,不是他可以打扰的。
  王柏涛!
  老爷子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杲虎甚至在背地里也不敢直呼。
  不过他私下,跟林猛有过刻意结交,知道林猛的联系方式。
  他暗暗发短信给林猛,说被内劲强敌砸场子,请他务必前来救急。
  林猛回信答应,正往望龙台赶。
  因此杲虎要拖延时间,等待林猛的到来。
  其他人不重要,只要陈轩留下来就行。
  服务员来来去去,撤掉冷盘,端来热腾腾新鲜菜肴。
  陈轩喝杲虎在帝皇阁中把酒言欢,心内各有打算,只有不知内情的关小娇,像一只快乐的鸟儿,在两人之间飞来飞去,殷情倒酒,时不时也谈笑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