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黑衣壮汉点了下头,朝着陈轩走去,他们龙行虎步,双目凶光闪闪,如同两道利刃,势头跟黑衣青年们截然不同。
  从杲虎对他们的尊重,也可以看出,他们是杲虎的杀手锏。
  “疯豹兄弟!”
  汤俊才听到杲虎说的话,结合两个黑衣光头的外形,心中一阵震颤,“他们也投在虎哥麾下了?”
  听老爹说过,本市地下黑拳界,有两个兄弟,都拿过本市格斗拳王,一个叫陆奇锋,一个叫陆奇豹,从小习武,做过几年特种兵,身体素质过硬,拳脚非常了得,鲜有对手,场场KO,一打起来跟玩命一样,手上都有过人命,很是凶残,人送外号——疯豹兄弟。
  地下黑拳,跟电视上的格斗表演,是两回事。
  这下有看头了,陈轩必定非死即废,看你还狂!
  汤俊才眼中的喜色,一闪而过。
  他很愿意看到陈轩被虐得体无完肤,尤其是,在他观察到女孩们看陈轩的眼神之后,他大为抓狂,对陈轩的嫉妒和恨意不断攀升。
  陆奇锋使了个眼色,示意陆奇豹先上。
  陈轩捕捉到疯豹兄弟的眼神交流,笑了笑说:“一起上吧,别浪费时间,我还要回学校上课?!?br/>  疯豹兄弟怒容大盛,双手一展,骨骼咯咯作响,兄弟两一前一后,朝陈轩快步冲去。
  陆奇豹冲在最前,腾身而起,抬脚就是一个膝撞。
  膝撞是融合泰拳的搏击技法,以全身力量,灌注膝盖与小腿,全力撞向对手,是近身格斗的敲门砖,极其凶狠犀利,即便是拳王级拳手都不敢硬抗,一般选择后退,或者侧身躲开,以避开锋芒。
  但陈轩却岿然不动,没有后退,也没有闪身躲避。
  他面不改色,只是目光一沉,以左脚为支点,右脚旋身扫出一记旋风踢。
  奇怪的是,他这记旋风踢的速度,似乎没有之前动作那么迅捷,也没有此前呼呼作响的劲风,甚至,对格斗完全外行的白雨琪、叶慧婷等,都能看清晰动作。
  更奇怪的是,按肉眼判断,即便陈轩想跟陆奇豹硬碰硬,出招也快了半拍,陆奇豹凌空撞来,还有一定距离,陈轩这旋风腿,只能扫中空气。
  但是。
  真正的高手对决,有时候不能用肉眼判断。
  使出大开大合的生猛膝撞,陆奇豹也没打算一招解决陈轩,只是利用膝撞打开局面,后手才是致命关键。
  可他见到,陈轩使出看似平淡无奇的旋风踢后,陆奇豹心中一凛,仿若有种被窥破弱点的难受感觉。
  下一刻。
  本该扫在空气中的旋风腿,精准扫中陆奇豹膝盖侧面。
  砰!
  陆奇豹感觉到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从陈轩脚上传来,那股力量,又牵动陆奇豹灌注在膝盖上的全部力量。
  陆奇豹心胆俱裂,惊嚎声中,他身体不受控制的旋转起来,斜飞向窗户,撞碎窗户上的玻璃,消失在窗口,只留下越来越远的惊嚎声。
  不一会儿。
  下面传来咕咚一声。
  惊嚎声戛然而止。
  显然,陆奇豹已落入江里。
  全场惊惧!
  帝皇阁内,一片死寂。
  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人们似乎一时忘记呼吸。
  以至于窗外的江风,好像忽然刮得更响了。
  陆奇豹可是地下黑拳的拳王级狠角色。
  一击秒杀?
  作为陆奇豹的哥哥,早就止住脚步。
  因为他心头大骇,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看出陈轩那悄无声息的旋风踢中,含有内劲,而他们兄弟苦练多年,也没练出半点内劲。
  没练出内劲,就称不上武道者,也就只能打打地下黑拳,否则也不用委身于杲虎手下。
  更可怕的是,看似踢在空气中的一脚,结果却能准确击中陆奇豹的弱点。
  用肉眼看,却像是陆奇豹自己把膝盖侧面,送到陈轩脚上,诡异的很。
  战斗预判!
  就算是武道高手,没有过人天赋,也很难有战斗预判的能力。
  这需要无比精密的心算与丰富格斗经验。
  “希望他会游泳?!背滦苏7?,懒洋洋走到餐桌上,拿了个干净高脚杯,自己给自己倒上红酒,一点都不当自己是外人。
  陈轩这句话,让陆奇锋恍然清醒。
  他赶紧越向窗口,探头而望。
  看到弟弟陆奇豹,在江面上露出一个头,正朝着岸边奋力游去。
  陆奇锋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放下,重重吐出一口气。
  他很清楚,陈轩脚下留情了。
  以陈轩展现出来的实力,就算陆奇豹会游泳,重伤之下,此刻也是要沉入水底。
  陆奇锋郑重的对陈轩抱了抱拳,转身跳出窗口,跃入江水。
  兄弟连心,他先要保证陆奇豹无恙。
  “这……”
  杲虎见陆奇豹一脚就被解决,陆奇锋也走了,左右再无倚护,额头顿时冒出豆大汗珠,双脚开始颤栗,他早年也能打,但毕竟年纪不小,比起疯豹兄弟更是差多。
  此时。
  陈轩喝了一口红酒,抬头瞅向杲虎。
  杲虎接触陈轩眼神,看到陈轩眼中冷芒闪过,他立时打了个哆嗦,就像突然赤条条的被丢进冰窟。
  那明明就是顶级掠食动物盯向猎物的眼神。
  沉静、冷酷、无情,令人心惊胆战。收割生命,是其本能。
  杲虎知道,他这次踢中铁板,惹上不该惹的人。
  慌乱无措中,心底冒出一个念头。
  “报,报警……快报警……”他颤抖着声线,低声提醒身旁的关小娇。
  也只能是关小娇,因为名导???,早已蜷缩着躲在餐桌下,不住发抖。
  关小娇媚眼如同星星般闪烁,听到杲虎声音,目光这才从陈轩身上移到桌上手机。
  不知为何,她虽心儿怦怦直跳,但浑身轻松,并不紧张,也不怕陈轩会伤害到自己,相反,她很兴奋,很愉悦。
  只是杲虎发话,她眼下不敢不从。
  关小娇拿起手机,顺便关掉手机录像,他不希望被杲虎发现自己在录像。
  “有这必要吗?我只是想跟你喝一杯?!?br/>  陈轩嘴角弧起,噙着一丝嘲讽,拉一个椅子,大大咧咧坐在餐桌上,指了指桌面上剩不少的美味佳肴,礼貌微笑,“可以吗?忽然记起来,我午饭还没吃呢?!?br/>  没等杲虎回应,他已然毫不客气的拿起筷子,向着一盘红烧醋鱼发动进攻。
  还带着品评,“唔,不错,虽已冷了,还能保持味道鲜美,糖、醋、盐配得恰到好处,这里的厨师应该加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