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快走??!”
  叶慧婷两步并做一步,跑向陈轩,想把这个犯傻学生推走。
  虽成为教师才半年不到,但她觉得,?;ぱ撬氖姑?,刻不容缓的情况下,也容不得她思考。
  “走?哪里走?滚开!”
  不等杲虎发话,拿匕首的黑西服青年,追上叶慧婷,扯住她的衣裳,要把她摔在地上,免得妨碍他对陈轩动手。
  蓦然!
  他惊见一个鞋底,凭空出现在他面前,鞋底还没怎么磨破,挺新的。
  刚意识到这点。
  “嘭!”
  他的脸,与鞋底亲密接触。
  确切来说,是猛烈撞击!
  鞋底挟巨大力量,直直撞在他脸部。
  喀嚓,明显听到鼻骨碎裂的声音。
  下一刻!
  他的头,被猛地弹开,带动他的躯体,不由自主的飞起来,又轰的一声,重重摔在坚硬地板上。
  满堂俱寂!
  众人看到,陈轩刚才身影一阵模糊,移动速度快的让人看不清,最后定格画面是他飞起一脚,踹在黑衣青年脸上,把人踹飞。
  拿刀黑衣青年摔落地板后,只能发出哼哼唧唧的微弱低呻,半天起不来,受伤不轻。
  简单粗暴,爆发力惊人!
  整个过程,只在一个呼吸间,快到让人还没反应过来,结果已出现。
  回过头,众人却看到,穿校服的陈轩,一只手仍插在裤袋上,一副闲庭信步的样子。
  陈轩把叶慧婷挡在身后,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对地上黑衣青年说:“叶老师不是你脏手可以碰的?!?br/>  身后的叶慧婷,杏目圆瞪,一脸惊呆。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陈轩,忽然发现,他的肩膀看起来是那么的宽厚坚实。
  白雨琪、阮莎莎、汤俊才等人也是目瞪口呆,如同石化,还未反应过来。
  “原来是练家子,好啊,”
  杲虎冷笑一声,对手下爆喝,“你们还等什么?都给我上!往死里弄!”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陈轩刚才那一踹,显示出他惊人力量与速度,绝非一个普通中学生,必定从小练武。
  周围的六个黑西装青年,听到杲虎指令,鼓噪一声,纷纷冲向陈轩。
  在他们看来,即使练武,也是双拳难敌四手,一窝蜂的围过去,武功再好,也施展不开。
  但他们错了。
  这次陈轩没有被动等待,而是在他们刚起步的时候,身影又模糊起来,不退反进。
  一拳轰出!
  拳头猛地砸中一个黑衣青年。
  黑衣青年惨叫一声,转了一圈,捧着脸,软趴趴委顿倒地。
  借着反作用力,陈轩一个滑步,鞭腿扫出,击中另一个黑衣青年头部。
  黑衣青年瞬间栽倒,一头撞在地板上,痛嚎声都没发出,就晕死过去。
  紧接着。
  陈轩背后长眼睛似的,一转身,一个侧踢,踢在一个从后面偷袭的黑衣青年胸前。
  黑衣青年胸口传来钻心剧痛,胸部猛地向后凹缩,身体如断线风筝般,向后飞去,撞上包厢墙壁。
  竟把包厢雕花木壁,硬生生撞出一个洞,掉进隔壁茶室,响起乒乒乓乓一阵乱响,听起来摔碎不少瓷器。
  几秒的时间,陈轩的迅猛出击,一举打伤三个黑衣青年,无人能挡。
  且陈轩出手,干净利落,一旦被他击中,便立马失去战斗力。
  目前为止,他的拳脚还未落空过,每击必中。
  较远赶过来的三个黑西装青年,看到这种情况,终于感到一丝畏惧,面前穿着校服的学生,身手完全超乎他们的预料。
  他们互相对望一眼,默契的拔出身上的家伙,有的是砍刀,有的是匕首。
  陈轩没有被动等待,见他们拔出致命武器,依旧主动冲过去。
  一阵拳打脚踢,三个黑西装青年,也都倒在地上嘶叫,暂时失去战斗力。
  说时迟,那时快。
  在旁人看来,也就一转眼的时间,一阵眼花缭乱后,只剩陈轩站立不倒,甚至一点伤都没有。
  “啊……”白雨琪的美眸与小嘴,越张越大,似乎这位远房乡下表哥的背影,也高大了很多。
  本以为他只是力气大一些,不想他功夫这么厉害。
  “果真功夫在民间?!币痘坻檬钦庋氲?,他记得柯雄伟说过,陈轩是乡下刚转学到圣桥中学。
  阮莎莎、青琴、汤俊才等表情十分复杂,红一阵白一阵。
  没想到他们第一眼就看不起的陈轩,居然是个武功高手,之前对陈轩的一句句讽刺挖苦,如今仿佛一个个大巴掌,啪啪地打在他们自己脸上。
  特别是汤俊才,前面在云水阁牛气冲天,高高在上,可到帝皇阁才出头说两句,就被扇两个巴掌,之后又撇下张雨琪等女生,准备先走,丢尽脸面。
  相比他的怯懦、无用,此刻屹立如山的陈轩,让他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内心深处,他现在反而希望大出风头的陈轩,最终失败,被杲虎给搞下去。
  这也是必然的,陈轩打伤的人越多,跟杲虎结下的仇越深,一个毫无背景的中学生,对上黑势力出身的大佬,再能打,也是螳臂当车,自取灭亡。
  关小娇是杲虎的干女儿,本来理所应当站在杲虎一边,但她看着帝皇阁的神奇转折,美目流连在陈轩身上。
  他那份洒脱,那份云淡风轻,那份单刀赴会的勇气和实力……
  她内心深处,竟然隐隐升起兴奋,不禁有几分希望陈轩能安全离开望龙台,虽然这难如登天。
  关小娇怯怯瞟了眼杲虎。
  花样年华的少女,如果不是为了物质与那点虚荣,谁愿意真心侍奉一个中年粗汉子。
  当她得到想要的物质与虚荣后,却渐渐发现,她迷失了自己,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却已很难回头。
  杲虎一脸黑沉,死死盯住陈轩,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她。
  关小娇松下一口气,轻轻移了下桌上立着的手机,转动摄像头。
  她手机的录像功能,一直没有关。
  这时。
  杲虎嘴角一阵抽搐,转过头,对身后两个满脸戾气的光头壮汉说:“阿锋阿豹,要辛苦你们兄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