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慧婷就是在??淼木缱?,在帮关小娇拍音乐MV,担任一个角色。
  导演和关小乔被请去帝皇阁,同杲虎吃饭,剧组摄像、灯光、剧务等其他人,安排在另外一个包厢。
  无意中听到传言,有学生因打架被抓去教训,便过来看看。
  见到叶慧婷,学生们都感到意外,特别是柯雄伟。
  叶女神可是他努力追求的对象,就连挺漂亮、家境又好的阮莎莎对他有点意思,他为了叶慧婷,都没有给出反应。
  只有陈轩仍保持一贯的平静,站在人堆后面,冷冷看着事态发展。
  “小叶,他们是你学校学生?”??砦?。
  “是啊,祝导,他们年纪小,不懂事,请帮我求求情,放过他们吧?!?br/>  叶慧婷见帝皇阁中的几个黑西装和唐装大汉,知道是不能惹的道上人物,事情最好不闹大,便软语请??砬笄?。
  ??砜戳艘谎坳交?,见杲虎一脸惊艳,目光在叶慧婷身上巡游,明白杲虎对叶慧婷上心了。
  他气也出了,乐得顺便卖个人情给杲虎,笑着说:“其实也没事了,就是叫女生们一起喝个酒,小叶既然来了,也陪我们喝两杯,我介绍个大老板给你认识?!?br/>  关小乔面上掠过一丝不快,但没有说什么。
  “对不起,我不能喝酒?!币痘坻锰鱿彝庵?,婉言拒绝。
  “跟虎哥喝酒,是抬举你,别不知好歹?!?br/>  一个黑西装青年,也看出杲虎对叶慧婷有意思,大声说了一句,并走向叶慧婷,作势要强请她上酒桌。
  柯雄伟见黑西装青年,要强逼叶慧婷,他心头轰的一声,气血上涌。
  见叶老师将要受辱,柯雄伟忽然身上多了一分勇气,想想自己一身肌肉,人高马大,又是校园明星,球场霸主,这个时候出现在叶老师面前,不正是英雄救美吗?
  肯定能获得叶老师好感,说不定以后就投怀送抱,即便挨顿揍,也能获得叶老师心疼,证明自己勇气可嘉,护花心切。
  自己比那黑西装青年高一个头,也学过散打……
  “离叶老师远点!”柯雄伟大喝一声,站了出来。
  “大个子,你想死吗?”黑西装青年拔出一把亮晃晃匕首,转向柯雄伟走去。
  见到锋锐匕首,柯雄伟吓了一跳,刚刚聚起的些许勇气,瞬间消失,一下子就蔫了。
  柯雄伟缓缓后退两步,惊慌失措,突然他想到,自己在学?;故桥懿浇〗?,打不过,总跑得过吧。
  他掉头就往门口跑,边跑边叫道:“叶老师,我先跑出去报警……”
  不料,门口还有一个黑衣青年,砰地一声,一拳打在柯雄伟头上。
  拳头的力量,加上跑步的冲撞力,柯雄伟经受不住,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打晕在地上。
  “柯……”
  叶慧婷叫都来不及,心下一叹,现在报警哪里还来得及,即便警察来,也是学生们打人在先,有些理亏。
  “报警?好啊,男的现在都给我滚出去报警?!标交⒖裥Φ?。
  言外之意,他一点都不怕来警察,女的还是要全部留下来喝酒,包括叶慧婷。
  叶慧婷想了想,无奈对男生们说:“大家不要怕,有老师在,你们先把受伤同学送去医治?!?br/>  陈轩心中一暖,忽然间,他对叶慧婷老师,开始另眼相看。
  除了顶级的美貌与气质,她身上还具有善良、勇敢、担当等极好品质,对于一个女孩来说,着实难得。
  而且她想?;さ难?,有我!
  汤俊才听到叶老师如此说,终于有了台阶下,他点点头,带着几个男生,准备把柯雄伟和卫新超抬出帝皇阁,全程低垂着头,更加不敢望向白雨琪。
  男生走向门口,女生靠近叶慧婷老师,分散开来。
  在人群最后面的陈轩,现出身影。
  只见他单手插裤带,口中叼着一根红双喜,斜斜倚靠在窗口,似乎在悠闲欣赏窗外无敌江景,仿佛房间中发生一切,完全与他无关。
  “又是你,还抽……快走??!”
  叶慧婷见到陈轩,着急的低声急叫,这时候,已管不了他穿校服抽烟这种事了。
  “叶老师你们都走吧,我留下?!背滦驴谥械难?,回头露出人畜无害的纯洁笑容。
  “什么状况?”杲虎皱了皱眉头。
  杲虎这边占据绝对的碾压优势,教训了几个蚂蚁似的小孩,又得偿所愿,得到气质大美女叶慧婷老师陪喝酒,可谓大获全胜,兴致大好。
  却突然又有一个不怕死的小蚂蚁,要破坏兴致,还是他们里面,穿着最不堪的一个。
  但这最不堪的一个,竟然一点看不出敬畏,完全旁若无人的样子。
  闹腾这么久,所有人都在看自己脸色,他却在后面悠闲抽烟,看风景?
  此刻。
  陈轩目光移到杲虎脸色,不卑不亢道:“虎哥是吧,我是有点口渴,不如我留下来,跟你喝一杯,让其他人先走?!?br/>  陈轩这句话火上浇油,骤然让杲虎动起真怒。
  杲虎怒极反笑,阴恻恻道:“你算老几,你爸又是谁?”
  杲虎动起真怒,帝皇阁内的温度,仿佛瞬间降低到冰点。
  汤俊才心下大骂,“卧槽,都这个时候了,还装什么逼,你想死,我们不想死??!”
  白雨琪拍了下额头,暗下哀叹,“这乡下表哥脑袋有毛病吧?还嫌我们不够惨吗?”
  其他学生也顿时提心吊胆起来。
  “老师和女生被逼陪酒,这虽然很是羞辱,但眼下情况,已没有更好办法,千万别再节外生枝?!?br/>  叶慧婷没想到一个学生在这个时候,会说这样的话。
  可是当她触碰陈轩的目光,似乎感觉到一股强大得难以形容的自信,她又呆了呆,为何有这错觉?
  陈轩吸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弹向窗外,缓缓吐出烟气:“我爸是你爷爷,你说,我算老几?”
  陈轩此言一出,帝皇阁一片哗然。
  顿时炸锅!
  就连杲虎身后,一直面无表情的两个光头壮汉,也动了容。
  多少年了,谁敢在杲虎面前说半句这样的话。
  这可是最直接的侮辱。
  而且并非出自什么大佬对手之口。
  对方只是个随意都可以用两指头捏死的小蚂蚁,一个看起来平平常常,毫无特点的中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