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阁中。
  青琴正搂着卫新超,满眼星星,在众人面前夸赞男朋友,刚才如何英雄救美,如何勇猛,如何踹得老色狼满地滚。
  “我从小练跆拳道,这个直踹,是跆拳道中最基本的招式,所以比较准一点?!蔽佬鲁缘玫乃?。
  被一致好评的卫新超,好似腾云驾雾,浑身暖洋洋的舒坦,仅有的一点点不安,也荡然无存,热火朝天的笑闹起来。
  陈轩却眼神微变,白雨琪跟这几个富家子弟吃喝玩乐,应该不会有事,但是打伤人,说不定会闹出事。
  自己答应便宜老婆要?;ず眯∫套?,最好不要让她惹事上身,免得麻烦,浪费自己时间。
  陈轩丢掉烟头,对白雨琪说:“能出去一下吗?我有事跟你说?!?br/>  “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一定要出去说?莫非你想拐走我的琪琪?”阮莎莎抱住白雨琪,质疑陈轩用心。
  “就是,你以为你谁啊,叫人家出去,人家就得出去?”青琴帮腔道。
  “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卑子赙鞑幌氩盗斯朊勖孀?。
  “跟我回一趟学校?!背滦苯铀?。
  “呵呵,笑死人了,凭什么要琪琪跟你走?靠琪琪家吃饭读书,她还得听你的?”汤俊才猛站起来,呛声道。
  “当然不能走,后面还有好几场要玩,回什么学校?再说他男朋友在这里,你这样做,很不给俊少面子啊?!蔽佬鲁揶砥鹄?。
  柯雄伟几步走到陈轩面前,用高出大半个头的壮硕身体,隔断陈轩与白雨琪。
  柯雄伟睨眼俯视:“要走你自己走,嗯?不会是没钱打车吧?”
  陈轩冷笑一声,心头腾起恼怒:“白雨琪走不走,她自己决定,关你们叼事?”
  “好啦好啦,不要这样子?!?br/>  白雨琪眼看要打起来,赶紧拉开柯雄伟和陈轩。
  情况很明显,陈轩现在与她朋友们形成对立,水火不容,她要选边站。
  但她要是选择跟陈轩出去,就把所有朋友,包括男朋友和好闺蜜,全都得罪干净,以后都不好一起玩耍了。
  何况,她内心本就不想跟陈轩走,只是她不明白,这个看似老实沉默的表哥,为什么突然要带他走,可现在剑拔弩张,所有人都看着她,等她决定,不容她多问。
  “我不想回学校,你先走吧,我晚上自己会回去?!卑子赙鞲龃鸢?。
  包厢内顿时又是一阵哄笑和拍掌。
  都在嘲笑陈轩自不量力,自讨没趣。
  白雨琪刚才还一直帮陈轩打圆场,但这一刻,她明确站在朋友一边。
  这对陈轩来说,是最大的羞辱。
  就在这时。
  包厢的门被踢开,冲进来四个黑西装。
  “刚才打人的一对狗男女是谁?”打头一个怒喝一声。
  这些富家子弟,还没见过这阵仗,一下愣住。
  “都不说是吧,那全部带走!”
  “去,去哪?”卫新超心内发慌。
  “去见虎哥!?!?br/>  “啊……虎哥?!”
  富少们大惊失色。
  陈轩反而平静下来,冷眼旁观。
  ……
  帝皇阁。
  “噼噼啪啪……”
  四个黑衣男一阵劈头盖脸的猛揍,外加裤裆上狠狠一脚。
  卫新超脸肿的像猪头,眼泪、鼻涕、血水全糊在一起,对虾般蜷缩身体,痛苦哭嚎,不断虚弱求饶。
  “就两三条破船的家庭,就敢在我地盘撒野,还敢打我的贵客?你爸没教过你,死是怎么写吗?”
  杲虎冷哼一声,接过关小娇递过来的茶杯,呷了一口,“下一个?!?br/>  汤俊才、柯雄伟噤若寒蝉,感同身受,仿佛一下子矮了一大截,大气不敢出。
  白雨琪、阮莎莎、青琴等女生们,抱成一团,瑟瑟发抖,哭哭啼啼,看都不敢看。
  黑西装青年强行把青琴拉出,丢在地上。
  青琴吓得魂飞魄散,要是被打成卫新超那样,绝对毁容。
  她大声哭求:“俊少俊少,快救救我啊,你不是说认识虎哥吗?”
  刚才一进帝皇阁,祝导指认出卫新超,虎哥示意下,几个黑西装青年二话不说,对着卫新超就是一阵痛揍,都还没来得及说话。
  “你认识我?”杲虎目光转移到汤俊才身上。
  被杲虎凶目盯住,汤俊才没来由一阵哆嗦,说话都不太利索:“虎哥,去,去年一场酒会中,我我见过你?!?br/>  “去年的酒会?没印象?!标交⒙砸凰妓?,摇了摇头。
  青琴哀叫一声,哇一嗓子大哭起来。
  看出汤俊才所谓认识虎哥,只是在吹逼,她绝望了。
  汤俊才连忙说:“虎哥,你不记得我,还记得我爸吗?他叫汤万诚,公司叫贵豪,开连锁餐饮酒店的?!?br/>  若非万不得已,他也不想把老爹报出来,老爹要是知道自己闯祸惹怒杲虎,肯定会骂死他。
  杲虎不仅在本市大有势力,还在于有个极其厉害的大背景。
  江左王家!
  市里有个管土地审批的副局长,就因卡了一下杲虎要的地块,没多久就撤了。
  江左王家的滔天权势,可见一斑。
  “贵豪,汤万诚……哦,记起来了,那个想跟我合作,在我开发的商业地产中开店?!?br/>  “对对对,我就是汤万诚的儿子?!奔⒏缂瞧鹄?,汤俊才大喜。
  青琴等人,也都大大松了口气。
  虽不是直接认识汤俊才,但认识他老爹,还有合作,总算能牵出一丝关系。
  汤俊才又赶紧说了一句,“虎哥能不能看在我爸份上,给我个面子,请放过我朋友?”
  “你的面子?你面子有那么大?你爸没告诉你,我拒绝跟他合作了?”
  杲虎示意下,黑衣青年拉住汤俊才衣领,就是啪啪两个耳刮子。
  出手很重,打得汤俊才黑暗系摇滚妆容,一片黑糊,发型全乱,嘴角流血。
  “好了,看在认识你爸的份上,你们男可以走了,女的全都留下来,陪祝导喝酒,算是赔罪?!?br/>  杲虎所谓,转头问???,“祝导,这样处理,满意吗?”
  ??沓伺腗V,也拍电影,想把关小娇推成明星,以后还得用到???,拍得效果越好,关小娇成名越快,他也就有了摇钱树。
  ??砟抗庠诩父銮啻貉笠绲呐砩下易?,小鸡啄米般点头,嘻笑道:“满意满意?!?br/>  汤俊才叫苦不迭,挨了两巴掌,虽然杲虎答应放过男生,但要把女生留下,里面还有他女朋友白雨琪,他要是走了,以后哪里还有脸面对她们?
  可虎哥摆明不会再给面子,他要是再强出头,那可能就不是两巴掌的事了。
  青琴见汤俊才没了声音,彻底绝望,又大哭了起来。
  阮莎莎、白雨琪,柯雄伟等也不知所措。
  “住手!你们为什么打学生?”
  门口传来一声大叫。
  伴随着一阵高跟鞋急促敲打地面的声音,叶慧婷从门外跑了进来,看样子是要?;ぱ?。
  “叶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