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少问你话呢,还不快回答?看傻了?”
  卫新超双目一瞪,对于陈轩没有马上回答汤俊才,不太满意,他又拍了下脑袋,“对了,包厢里椅子刚刚好,没有你坐的位置,哈哈哈?!?br/>  面对卫新超再一次的刁难,陈轩又多了六分焦躁,目光渐冷。
  “好了,别闹了,超子,去叫服务员再拿两瓶90拉菲?!卑子赙骺床幌氯?,把卫新超支开,算是帮陈轩解围。
  “好嘞?!?br/>  卫新超今天终于追上青琴,格外兴奋与开心。
  他心下已在思量,“晚上趁青琴玩得很happy,看下能不能带去开房间??∩俸顽麋鹘裢砜隙ㄊ敲晃侍?,听说俊少房间都定好了,要不是她姐管太严,他们早就睡一起了?!?br/>  卫新超哼着小曲,得意洋洋走出包厢。
  白雨琪不想太过分,给陈轩打圆场道:“我给你介绍,他是我男朋友汤俊才,他歌唱很好,是乐队主唱,以后很有可能成为摇滚歌星哦,而且他方方面面的人都认识,人脉很广?!?br/>  “那当然,我们俊少,跟西区一霸的虎哥都认识?!迸员哂腥烁胶?。
  “虎哥,开发区第一大佬,巨虎帮的杲虎?”
  “当然是杲虎大佬,但不能叫巨虎帮,是巨虎集团,虎哥攀上江左王家,现在搞房地产,黑白两道都吃得开,越来越强了,外面那么多楼盘,还有这个望龙台,都在巨虎集团名下,跟市里关系已搭好,到时候会有一条地铁通向这边,还有XC区和环城路的规划?!苯踊暗氖翘揽〔?,家里人脉广,似乎懂点内幕。
  “哇塞,到时候这边房价肯定狂涨,地铁房又好卖,单这个项目,虎哥就赚得盆满钵满,不用只靠开发区了?!?br/>  “是啊,现在房价越来越高,好在我们不是买不起房子的底层家庭?!笨滦畚坝幸馕抟獾纳顺滦谎?,一脸的嘲笑。
  刚才利用陈轩的衬托,在叶慧婷老师面前炫了一把,现在这么多朋友们在,且大家都看不爽陈轩,自然要抓住机会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好好再出口气。
  众人当然听得出,柯雄伟是在暗指陈轩。
  包厢内发出哄堂大笑,满是嘲笑意味。
  陈轩没说话,点燃一根烟。
  “红双喜?这是人抽的烟吗?”眼尖的汤俊才,看到陈轩的香烟,哈哈大笑起来。
  “这种烟,还敢拿出来,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看桌上有五十以下的烟吗?真是什么人都有?!比钌崦锏乃?。
  “丢了吧,抽这个?!卑子赙髦遄琶?,从桌上拿起一包天子,递给陈轩。
  白雨琪心下叹息,“这个穷亲戚,真让她在朋友们面前抬不起头,希望他经过这次教训,懂得差距和规矩,以后离我远点?!?br/>  陈轩沉默的抽着烟,不为所动。
  红双喜虽然廉价,但对于陈轩来说,代表一份情谊,是倪胖主动送给他抽的,他不想丢掉。
  而桌面那些几十上百的烟,对他来说毫无价值。
  于此同时。
  外面卫生间,出了些事。
  没穿校服的青琴,打扮得花枝招展,颇有几分姿色,酒喝多身上热,已把外衣脱了,露出热辣曲线,紧身超短裙包裹下,后面又圆又翘,腿根之下又是黑丝束缚的诱人长腿。
  她上完卫生间,呵着酒气,在洗手台补妆。
  有个醉眼惺忪,大肚便便的中年男人路过,注意到青琴。
  “好久没有尝过这么年少的雏儿?!?br/>  大肚男心下嘀咕,看了看左右无人,移动脚步,摇摇晃晃走向青琴,淫笑道,“小妹,想不想成明星???我可是导演哦?!?br/>  同时,他的肥手,罩向青琴后面的翘圆。
  “呀!”
  青琴吓一大跳,大声尖叫,平时就比较泼辣的她,一手打掉咸猪手,接着扇出一巴掌。
  “死肥猪,你干什么?”
  卫新超刚好路过,看到青琴被摸的一刹那,陡然怒火万丈,气血上涌。
  这可是他刚刚追到手的女生,自己都还没碰,就让一个老男人先染指了,怎么可能不爆怒?
  他平日在家里养尊处优,在学校里嚣张跋扈,哪里受过这等窝囊气。
  而且还是在女朋友面前。
  趁着大肚老男人,捂着嘴后退,壮实的卫新超,抬腿就是狠狠一脚,踹在大肚男人的裤裆上。
  “去死吧,老色狼!”
  大肚男人发出杀猪般的惨嚎,双手捂着裤裆,双膝跪下,马上又倒在地上。
  服务员听到声音,跑了过来。
  卫新超见大肚男非常痛苦的样子,知道自己是下脚太重了些,酒意稍稍退去,赶紧拉着青琴回包厢。
  离去前,还不忘说句场面话,顺便解释给服务员听:“老色狼,敢摸我女朋友,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卫新超走后,大肚中年人,在服务员搀扶下,勉强站起来,布满血丝的双目,愤恨不已的望着卫新超离去方向。
  “扶我去帝皇阁?!贝蠖侵心耆硕苑裨彼?。
  帝皇阁是望龙台最大、最顶级的包厢,占据六楼一半,正对辽阔江面。
  这个包厢一般人订不到,相当于私人场所。
  此刻帝皇阁中,靠窗大餐桌的主座上,端坐一个身穿唐装的大汉。
  大汉下巴留有粗黑短髯,大汉身旁,是个身穿印花丝绸旗袍的妖艳女子,妖艳女子对大汉满面赔笑。
  大汉后面,侍立两个面目深沉,有几分相像的黑衣光头男,两个光头男头上或脸上能看到蚯蚓一样的疤痕。
  大肚子中年人被扶着,颤颤巍巍进入帝皇阁,引起短髯大汉注意。
  “祝导,你这是怎么了?”短髯大汉笑问。
  “在外面被人打,差点废了?!弊5加中哂峙幕赜?。
  “什么人胆子那么大,敢在虎哥地盘撒野,”妖艳女子怒冲冲站起来,又搂住短髯大汉,“虎哥,祝导可是我们请的贵客,在您地盘被打成这样,这也是打您的脸啊?!?br/>  关小娇,戴着假瞳,浓妆艳抹,一副标准的尖下巴网红脸,经??粗辈サ娜?,可能会认出她,她在直播界有也算小有名气,直播时有大几十万粉丝。
  她外形和唱歌还算可以,但能有这成绩,某种程度上是她成了虎哥干女儿,虎哥砸钱捧她。
  关小娇在网红界有了名气后,如今要走正规娱乐圈明星路线,刚出了单曲,今天正是为单曲拍摄MV,??碜5际且到缗腗V的有名导演,这次MV重金请来???,操刀拍摄。
  当然,砸钱的,依然是杲虎。
  “啪!”
  杲虎一手用力拍在桌上,沉声怒道:“来人,去把打人者带过来!”
  “是!”隔壁茶室冲出四个黑西装青年,应声而去。
  关小娇拿出镜子,整理整理妆容,打开手机直播,背景是外面的涛涛江景,发了几张今天拍MV的美照,陪粉丝聊了几句,撒撒娇。
  考虑到后面要发生的事,虽然很爆炸,但不宜被公众看到,就关了直播,只开着录像,满心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