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抽两口?”
  叶慧婷眉头一蹙,俏脸如霜,直接伸手拔下陈轩口中的烟头,丢在地上,一脚踩灭。
  她看了看左右,剧组的人都在收拾东西,不大注意这边,稍稍放心下来。
  她又瞪了陈轩一眼,“抽烟会坏了你身体,而且你这样是在败坏圣桥中学的名誉,知不知道,好歹你学学柯雄伟同学?!?br/>  柯雄伟听得心花怒放!
  衬托法立竿见影,果然非常有效!
  叶老师都开始表扬我,拿我做榜样了,这是第一次??!
  柯雄伟整了整上衣,努力让自己显得有风度:“叶老师别生气,他是刚从乡下转学来的,乡下的素质和条件毕竟有限,请原谅他吧?!?br/>  柯雄伟刻意提了两次“乡下”,明面上是在替陈轩说好话,但实际上是在贬低折损。
  “好了,我还有事,你们也快回去吧,再见?!?br/>  叶慧婷不想跟两个学生再说下去,转身走向剧组的别克GL8商务车。
  陈轩笑着摇了摇头,又抽出一根烟点上。
  第一次体验被一个老师斥责,尤其被一个美女老师斥责,感觉挺有意思的。
  感受到叶慧婷老师严厉背后的关怀,两个本来从未见过面,却因为同校师生这个关系,产生了关联,第一次见面就是一顿呵斥。
  师生还真是神奇的关系,令他想起不在人世的师父。
  而柯雄伟遮遮掩掩的小儿科心思,哪能猜不透呢。
  想必叶慧婷听了柯雄伟的话,多少也猜透几分,她没有接着柯雄伟话题往下讲,只是借故离开,不想纠缠。
  聪明!
  只有柯雄伟,还自以为得了什么好处,挺开心的样子。
  他面和心恶的人品,早就被看穿,那点心计,在自己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只是,不免稍稍影响闲适的心情。
  物以类聚,想来那个汤俊才请自己去吃饭,也不会安什么好心。
  ……
  望龙台。
  模仿古代楼阁建筑,红漆大柱,雕梁画栋,总共六层,依江而建。
  看过去富丽堂皇,颇有气势与古韵。
  望龙台的这番设计,应是出自实力不凡的建筑师之手。
  实际上望龙台就处于夕江公园规划之内,能在这种地方拿地建楼,显然背景不一般。
  停车场上豪车不少,林肯、劳斯莱斯等都能看到。
  而引起陈轩注意的,是一辆别克GL8。
  瞄了眼车牌,正是拍MV剧组的商务车。
  说明叶慧婷老师跟剧组人员,也都在望龙台吃饭。
  对地形的观察,是作为他曾经的职业习惯,无论到哪里,首先做的,就是观察地形,并记在心里。
  柯雄伟打通手机,说着话:“你们哪个包厢?发微信……你直接告诉我得了……六楼云水阁,好的好的,马上到,就在楼下了?!?br/>  问清楚包厢,他们在服务员的引导下,上了六楼云水阁。
  云水阁包厢中。
  白雨琪、阮莎莎、青琴等几个富家男女,果然都在,一片闹腾腾,满桌狼藉,正在玩摇骰子喝酒,看来下午肯定是不准备去上课,一个个也都没穿校服。
  “伟少来了,快过来快过来,我输了好多局,你赶紧来替我,俊少玩骰子太厉害,这瓶九零年拉菲,基本都是我一个人喝下了?!?br/>  卫新超看到柯雄伟,像是见到救星,喜笑颜开大声招呼。
  “平时没这么差嘛?!笨滦畚昂呛切ψ?,走过去。
  “没办法,他们合伙对付我?!蔽佬鲁蛄烁鼍瓶?,指着白雨琪和另一个面貌英俊的白面青年。
  白面青年想必正是汤俊才,汤俊才五官长得不错,但显得阴翳和奶油,或称作妖气。
  他的穿衣打扮风格,与白雨琪一样,黑皮衣、皮裤全身挂满金属,洗吹剪带莫西干风格的法式,居然也画了浓浓眼线,化了烟熏妆。
  陈轩茅塞顿开,正奇怪白雨琪圈子里的打扮,就属于她是黑暗摇滚风格,看起来她是模仿男朋友汤俊才穿衣风格,这样两人才会搭。
  汤俊才玩电吉他,组建有一个业余乐队,他是主唱。
  “差就差,还找借口,你们不也一伙吗?”汤俊才揶揄卫新超与青琴两人。
  青琴一脸通红,嘻嘻笑着,看起来也喝了不少酒,抱着卫新超亲了一口:“我们当然是一伙的,宝贝,我去上个厕所,等下再跟他们玩,我就不服了?!?br/>  青琴路过陈轩身边的时候,不屑的斜斜瞥了下,翻了个白眼,鼻子哧的一声。
  这就是给我接风洗尘呢?
  陈轩心中冷笑。
  一进门,他就被撇在一边。
  白雨琪也就是在他刚刚进门时,扫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跟旁边女孩或汤俊才聊天。
  陈轩完全像空气一样,没有人在乎他的存在。
  青琴这样鄙视的丢来个白眼,算是好的,其他人根本无视,没有人打招呼,没有人叫他坐,柯雄伟也直接走到汤俊才身边,坐下玩骰子,不再理他。
  就让他孤零零的站在一边。
  看来他们几个是已商量好,故意给自己难堪,有预谋的行为,柯雄伟还带着欺骗。
  主导者显而易见,就是汤俊才。
  怪不得白雪媛担心,妹妹落到这种人手中,哪个人不担心?
  而白雨琪那么听汤俊才的话,说明对他相当痴迷。
  会玩点音乐,对少女好像特有杀伤力。
  “超子,你赚大了!青琴刚刚亲了你,说明答应跟你交往,还不感谢俊才哥?”白雨琪摇着骰子,趾高气扬的对卫新超说。
  卫新超恍然大悟,兴奋的双手合十,对着汤俊才鞠躬。
  “感谢感谢,俊少就是俊少,帮上大忙了,晚上我请,下午最好的豪帝音乐会所,唱完歌晚餐我也包了,反正晚上消费全我包了!”
  “那还差不多,但中午这顿你别抢,说好了我请客?!?br/>  汤俊才一副老大姿态,翘起二郎腿,点燃一根烟。
  这时,白雨琪偏了偏脑袋,对陈轩说:“随便找个椅子坐吧?!?br/>  按照汤俊才的办法,故意晾了陈轩一会儿,不过白雨琪不想让陈轩过于难堪,毕竟陈轩也没做对不起她的事,又是第一天见面的远房亲戚,虽说条件极差,也觉得有些可怜。
  “你就是陈轩?”
  汤俊才眉毛一挑,这才抬着下巴眯上眼,上下打量陈轩,好像刚刚注意到一般,毫不掩饰脸上的嘲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