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轩找的胖学生,是他同桌,倪忠亮,外号倪胖。
  倪忠亮家境算殷实,不过他能进圣桥中学,主要是靠成绩。
  只是高一的时候,他生了场大病,不知为何对读书完全没兴趣了,痴迷上画二次元漫画和游戏,成绩也就落下。
  在课堂的时候,陈轩就发现倪胖口袋有包烟。
  课堂上好像永远睡不够的倪胖,下课后就活跃起来。
  他蹲在隐蔽墙角,瞅准个机会,偷偷抽一根,拿出手机,点进游戏‘王者荣耀’,研究研究英雄技能什么的。
  陈轩觉得,跟倪胖这样的人交流,比起白雨琪的朋友,有趣多了。
  倪胖很单纯,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似乎没什么朋友,对陈轩这个新来的插班生,一点没有看轻或排挤的意思。
  有了烟友和同桌这两个关系,再加上陈轩主动示好,他们很快就熟络起来。
  倪胖也不管陈轩喜不喜欢,赞不绝口的介绍起王者荣耀。
  陈轩抽了他的烟,也就应和几句,也大概能听明白,王者荣耀,就是一款在虚拟对战游戏,收割生命的游戏。
  有意思的是,自己却是在国外真实的暗世界,收割生命。
  当然,杀的都是该杀的,那些双手沾满血腥,专门侵害无辜平民,逍遥法外的那些人。
  比如,独裁者、恐怖分子头目、毒枭等。
  这些人用平民的痛苦和血肉,铸造他们的金钱王座,自然会得罪很多人,某些人一旦筹集够资金,就会通过秘密渠道,请人去收割人头。
  当然了,陈轩这样的顶尖人物,只收割大人物的性命。
  倪胖打开一局“人机游戏”,选出英雄后裔,热情的叫陈轩试试。
  人机游戏是王者荣耀中,最简单的模式,就是跟无脑机器对战,可是陈轩第一次玩手机游戏,毫无头绪,一下子就挂了,送出一血,第一个送人头。
  叮铃铃,叮铃铃……
  上课铃响。
  学生们纷纷向教室走去。
  白雨琪、阮莎莎等几个人,不见踪影。
  陈轩撇撇嘴,同倪胖一起,走回教室。
  白雨琪等人,趁陈轩在墙角跟倪胖说话,悄悄离开。
  陈轩眼角余光中,早就注意到。
  但他没有跟去,觉得白雨琪那帮朋友很没趣,反正汤俊才也是准备平安夜睡白雨琪,不着急。
  何况,王者荣耀似乎挺好玩。
  敢割我人头?等下要把敌方阵营的电脑英雄,全部杀光!
  此后。
  陈轩跟倪宗良研究起王者荣耀,陈轩诺基亚手机不是触屏,玩不了王者荣耀,倪胖难得来个兴趣相投的同桌,也乐得慷慨借出手机,并给予指导。
  玩到没电,还给陈轩提供充电宝,可见倪胖对手机游戏的痴迷与专业。
  他们坐在最后一排,只要关静音,不出声,讲课老师也不爱管。再一个月,差不多放假了,高三剩下的时间已不多,对于少数几个自我放弃的学生,老师也放弃了他们,至于凭空塞进来的插班生,更没必要理会。
  对陈轩来说,学生们感兴趣的东西,他也想体验一把,弥补的青春空白,让人生不留缺憾,这也是他回国的目标之一,都是悠闲生活的一部分。
  倪胖很快把陈轩当成好朋友,滔滔不绝的讲着王者荣耀和二次元漫画。
  除了倪胖,只跟班上的班长邱晴有过接触。
  邱晴人长挺漂亮,是班里班花,只是有点偏心,有些需要跑腿或体力活,她都丢给倪胖和陈轩,美名其曰,让倪胖带陈轩熟悉学校情况。
  回到闻澜墅,白雪媛有时候会趁白雨琪不再,问上几句,其它时间,她不在书房忙工作就在卧室。
  两姐妹依旧保持冷战状态,见面基本不说话。
  白雨琪虽在外面玩得很疯,也都会晚上十一点前回家。
  陈轩坐在别墅露台的休闲椅上,手中端一杯热茶,遥望幽暗夜空,回想之前在暗世界的生活。
  此刻,他那睥睨天下的冷寂眼神,会把人瞬间带入北极的酷寒。
  所谓暗世界,只是个代名词,代表那个媒体报纸上极难看到,残酷血腥,见不得光,却真实存在的世界。
  自己从小修习一本没封面的无名古书,常年按照古书中的方法吐纳调息,体质与身体强度非同一般,加上师父对他的魔鬼特训,因此他刚出道便能完成困难任务。
  只用几年时间,就成为暗世界的顶尖人物。
  可是,近期他发现,身体状态不太稳定,有可能是修习无名古书出了问题,出现走火入魔前兆,这很危险。
  邮轮上不受控制的强吻白雪媛,正是身体状态不稳定的其中一个表现。
  这次回国,除了要在阳光下悠闲生活,休养生息,同时也想顺便寻找无名古书的根源,看看能否解决身体状态不稳定的问题。
  与白雪媛意外接吻后,身体状态似乎有好转的感觉,但还不确定。
  ……
  ……
  时间流逝。
  今天是第三天。
  今晚就是平安夜。
  早读课后,就不见白雨琪踪影,陈轩懒得去管。
  与其看着白雨琪和她朋友的冷眼,不如好好感受中学生活。
  晚上再去找白雨琪不迟。
  在这个城市里找个人,做点破坏,对自己来说轻而易举。
  中午放学。
  陈轩走出校门口,悠然漫步。
  一辆白色宝马X1,嘎一声,停在路边。
  车窗降下,露出柯雄伟看起来挺友善的脸。
  “嗨,陈轩,要不要坐上来兜兜风?”
  “不用,谢了?!?br/>  陈轩脚步不停的摇了摇头,把柯雄伟甩在身后。
  宝马X1启动,跟上来。
  柯雄伟不甘心的叫道:“你不想知道白雨琪去了哪里吗?”
  “不想?!?br/>  陈轩毫无停下的意思,只是有些好奇,柯雄伟为何变这么快,明明应该怨恨,为何又故作友善,殷情请自己上车?
  但这人很无趣,不想多接触。
  然而白色宝马X1再次开动,超过陈轩。
  柯雄伟开门下车,拦住陈轩,弓着腰,一脸赔笑:“说实话,是我有个事请你帮忙?!?br/>  刻意打扮过的柯雄伟,穿着蔻驰真皮夹克,范思哲牛仔裤,复古式背头发型,整个人乍一看,显得高大帅气,多了几分潇洒。
  只是鼻子被球砸处,有点淡青,还没完全消肿,头发定型用的地沟油偏多,仔细看就能看出他的脸不协调。
  陈轩停下脚步,觉得好笑。
  他们貌似结的是怨吧,柯雄伟怎么就把自己当成朋友,还有事情找自己帮忙?
  又想搞事?那就奉陪!
  陈轩在考虑要给稍微强烈点的颜色,给柯雄伟瞧瞧,否则没完没了了,看他们要玩什么花样。
  “说吧,有什么事?”
  “事情是这样,学校有个女老师,她刚大学毕业不久,长得很漂亮,最近她参加个剧组,今天在夕江公园拍MV,我想顺道去探班。琪琪、莎莎他们也正好在附近的望龙台吃饭,探了班,我马上就带你过去?!?br/>  柯雄伟表述略有些杂乱,陈轩不正眼看他时,他觉得陈轩无视他,而现在注视着他,他却开始慌张,之前准备妥当的词语,一下子又表达不是很清楚。
  不知为何,单独面对陈轩,他突然感到有种莫名紧张,他归结于自己对陈轩的企图,让自己有些心虚。
  “去美女老师拍MV的地方探班,然后去吃饭,跟我帮你有什么关系?怎么帮?我不明白?!背滦⑽⒅逑旅纪?。
  “是,是我没说清楚,你先看这里?!笨滦畚凹敝猩?,指了指宝马X1的后座。
  陈轩瞥了一眼,看到一束鲜艳的黑色郁金香,躺在后座。
  陈轩稍稍明白,笑了笑:“你在泡美女老师?口味挺独特嘛?!?br/>  “我喜欢御姐型,不不,目前只是暗恋,尚未表白,我一个人去面对片场那么多人,心里有点毛,正好俊少、琪琪他们叫我来接你,所以,能不能请你顺道赔我一起去探班?我保证,送个花,说句话就走?!?br/>  “你想泡女老师,拉我帮你壮胆?”
  陈轩总算听明白,惊讶现在学生的开放,直接探班送花了,哪里还只是暗恋。
  “也算是吧,不过主要是接你去吃饭?!?br/>  “我没记错的话,你们不喜欢我跟着,为什么突然这么好,要接我去吃饭?”陈轩直截了当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