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莎莎求我帮的这个忙,真是再好不过,可以得阮莎莎和白雨琪的人情,又能气死陈轩,同时还能完成老爸交代的事,查查陈轩底子,一举三得,完美!”
  柯雄伟想到这里,几步走到陈轩身旁。
  “陈同学,平时也经常打球吗?”
  “不怎么会,偶尔玩玩?!?br/>  陈轩只是以前练功的时候,尝试把无名古书练出的内劲,用在篮球上拍着玩。
  不过刚才传球击中柯雄伟,凭的只是筋肉力量,没用到内劲
  如今内劲不能乱用,因为容易失控,强吻白雪媛,正是表象之一。
  “陈同学谦虚了,一看你接球和传球,就知道你是篮球高手?!笨滦畚肮首魅嚷?,他深明捧杀的妙处,要挤兑人,先得把对方往高处捧。
  “真不是?!?br/>  看样子柯雄伟是白雨琪的朋友,他们一个圈子的,陈轩也就蛮应答两句,只是惜字如金。
  他现在的关注点在操场上,那里一群穿紧身运动裤跑步的女生。
  青春洋溢的女生,运动起来更是活力四射啊,话说现在的中学女生,发育真不错,一穿紧身运动装,身材就出来了,前凸后翘,跑起来……
  “以前在乡下哪个中学读书呢?”柯雄伟开始套话。
  “说了你也不知道?!?br/>  “喜欢圣桥中学吗?”
  “还行?!?br/>  第一次体验中学生活,对陈轩来说,没什么不好,特别是那种青春阳光的气息,朝气蓬勃,在那群奔跑的女生身上,最能体现。
  柯雄伟顺着陈轩目光,观察到了陈轩的关注点:“她们呀,跟我一样,是练体育的,看上哪个?我可以介绍你认识,对了,你有女朋友吗?”
  “我没女朋友?!?br/>  “你有开车来学校吗?有车的话,泡妞顺利很多?!?br/>  “我没车?!?br/>  柯雄伟心下嗤笑,穷逼,当然知道你没车。
  他脸上却保持友善,顺着话题往下套
  “没车没事,有房子也好,自己外面租的也行,以后带女朋友回家多方便……嘿嘿,你懂得?!?br/>  “没有自己房子,我住在白雨琪家?!?br/>  “这样啊,寄人篱下总不太好,那个,该不会你学费和生活费也是白家出的吧?”
  “你猜对了?!?br/>  “那你学习成绩应该很优异吧,哪科最好?”
  “没有好的,书里面大多看不懂?!?br/>  陈轩目光转到竹林,竹林边板凳上,文静坐着看书的两个清纯女生,仿佛能遥遥感受到一股书卷气。
  得到确切答案的柯雄伟,瞬间优越感十足,心中得意。
  就知道什么都不行!
  看来也套不出别的,现在,是让你知道人与人差距的时候了。
  柯雄伟不再掩饰,双眼明显流露鄙夷之色。
  他态度转冷,鼻中“嗤”地一声,发出嘲笑:“你这么差的条件,我可不敢帮你介绍女朋友,真不知道你怎么混进圣桥的,哦,对了,你跟白家有亲戚。但是,一个男子汉靠别人家交学费,在别人家里白吃白住,什么都靠别人施舍,学习又差,怎么可能有女孩喜欢你?亲戚毕竟只是亲戚,他们家的钱,不是你家的?!?br/>  柯雄伟顿了顿,继续俯视着陈轩,口沫横飞,“我家挺一般,也就开两三家营业额上千万的公司,市中心投资几套房子而已,我就开一辆老款宝马X1,倒追我的女生是有几个,但我都不喜欢?!?br/>  “而像你这样靠别人家施舍,想追女生真的太难了。对了,你一直跟着白雨琪,不会是对你表妹有意思吧?”
  “我奉劝你还是死心吧,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也不喜欢你跟着,何必自找不快?”
  “还好没让她男朋友汤俊才看到,俊少家可比我厉害多,开几十家高级连锁餐饮和酒店,有钱有人脉,相比之下,你不觉得很丢脸吗?而且……”
  “我不觉得丢脸?!背滦蝗淮蚨峡滦畚暗幕?。
  他目光扫过柯雄伟的脸,似笑非笑的说了句,“不过,作为一个篮球队队长,当着这么多观众,在球场上接不住球,还被篮球打到脸,鼻子喷着血倒地,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丢脸,你说呢?”
  柯雄伟脑袋轰的一声,面色剧变。
  陈轩简单一句,精确扎痛了他的心,无情揭开他极力掩盖的伤疤。
  难不成,他刚才传球,就是故意砸脸……
  柯雄伟又忽然想到,陈轩目光刚刚才扫过我的脸,说着这么半天,他才第一次用眼睛看我,而且只是一扫而过。
  无视!
  他在无视我!
  柯雄伟嘴唇颤抖,心头针刺般难受,这哑巴亏吃得他无比恼怒,心头怒火中烧,一时间却吐不半个字来,跟刚才的滔滔不绝,形成强烈对比。
  白雨琪、阮莎莎,以及几个好奇心重的学生,都在一旁有意无意的听他们说话。
  那陈轩似乎被柯雄伟戏耍得快要爆炸,却峰回路转,陈轩仅用一句平静的话,轻而易举反将一军,驳斥得柯雄伟无言以对,脸色铁青。
  几个学生暗自偷笑,却不敢表露出来,谁也不想得罪柯雄伟,何况还有阮莎莎这等泼辣刁蛮白富美,他们装作没听见,悄悄散去。
  阮莎莎眉头大皱,张了张嘴,想帮被扎心的柯雄伟找回场子,但一时组织不起合适的攻击言语,只能闭嘴。
  白雨琪深感意外,美眸流转,认真瞅了眼陈轩,觉得这拖油瓶表哥,虽说跟屁虫似的很烦人,但也不算一无是处。
  又看到本是球场霸主的柯雄伟,如今一脸郁闷狂躁,却对陈轩毫无办法,白雨琪粉嫩小俏脸,微微一动,一丝笑意浮现,又很快隐去。
  毕竟柯雄伟是为了她,才去挤兑陈轩,她要是笑出来,就是给柯雄伟和阮莎莎难堪,以后难做朋友。
  柯雄伟愣在原地,转眼看到阮莎莎的失望表情,马上清醒。
  柯雄伟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装作观察队员比赛,来掩饰内心波动
  麻痹的,要钱没钱,要背景没背景,牛什么牛?
  再怎么说,靠女人吃饭上学的乡下穷叼一个!
  这个场子一定要找回来!
  柯雄伟想到这里,组织好语言,再次站在道德与财富的制高点,发动言语攻击:“你是你,我是我,这是两码事,你这种底层人懂什么,我……”
  柯雄伟面向球场开口说话,可转眼却发现,刚刚还在身旁的陈轩,已不见了,“人……人呢?”
  他转身寻找陈轩的身影,只见陈轩,已在十来米外的隐蔽墙角,拿了胖学生一支烟,吞云吐雾,谈笑风生。
  无视!
  彻底无视!
  “岂有此理,这个条件烂到家的底层人,竟敢对我这样!”
  “我是学校体育明星,高中就开上宝马,一堆男女粉丝尖叫追捧,我是学校球场霸主,燕京体育学院的保送生,学校老师见到我,都得客气的夸奖夸奖,今天居然被这个初来乍到,毫不起眼的转学生给连连气得够呛!且一次比一次火大!”
  柯雄伟感觉自己的肝都要气炸了,却又发不出来,极其难受憋闷。
  他冒火的双目,怒视陈轩,提起一瓶纯净水,咕噜咕噜一口喝光。
  “唉啊,伟少,你鼻血又冒出来了……”一旁有人提醒。
  “没事?!笨滦畚昂榔囊换邮?。
  “可是,你鼻血混进纯净水,又被你喝掉了?!?br/>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