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台上惊呼四起,陈轩马上就要被篮球砸中脑袋。
  柯雄伟多强大的爆发力,全身是坟起的结实肌肉,胳膊比别人小腿都粗,被他用力甩出的篮球,砸在头上,大有可能脑震荡。
  许多人心中已开始为陈轩默哀。
  白雨琪捂住眼睛,不敢再看,她猜出柯雄伟是有意砸陈轩,心中懊悔,刚才要是说明陈轩是自己表哥,就不会发生这事了。
  陈轩虽然牛皮糖一样跟着,有些讨厌,但远房表哥也是表哥,毕竟是亲戚关系,她不希望陈轩转校到圣桥的第一天,就受到伤害,而且还是被他朋友所伤。
  如果姐姐知道,一定更加大吵不休,说不定真就断了她经济来源。
  阮莎莎、青琴、卫新超等人,却是嘴角不断扩大,幸灾乐祸的笑起来,就等着篮球砸中陈轩,鼓掌取乐。
  电光火石间!
  陈轩头也不回,只是稍稍侧身,单手脱离裤袋,抬手一接。
  轻松得如同伸手捋了捋头发。
  然而,势大力沉的飞旋篮球,一下子就被他张开的手掌,吸盘一样牢牢吸在掌心,只发出轻微嘭的一声,即刻完全静止。
  而他另一只手,仍插在裤袋,脸上依然保持一丝淡笑。
  全场惊寂!
  后脑勺长了眼睛?
  看都不看,就能单手接球?
  NBA球星都很难做到??!
  阮莎莎、青琴、卫新超几人的笑容,僵硬在脸上,抬起准备拍掌的双手,也似乎在空气中凝结,犹如雕像,古怪至极。
  几秒钟安静过后,球场哗然一片,议论纷纷。
  “嗄……”白雨琪感受到周围的反应,跟想象中的差别很大,缓缓打开捂住眼睛的葱葱玉指,正看到陈轩一手插裤带,一手抓球的一幕。
  下一刻。
  陈轩裤带中的另一只手,也拿了出来,用双手把玩起篮球。
  “碰巧,肯定是碰巧?!比钌套圆环?,不过声音小了很多。
  “嗯,对?!?br/>  青琴、卫新超等点头附和,却无法掩饰面色的不自然。
  柯雄伟心下吃惊,不过也认为是碰巧,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中学生而已,怎么可能有那样的能力。
  虽然偷袭失败,但当然不能让人觉得他是故意砸人。
  “我的,传球失误?!?br/>  柯雄伟跟队友说了声,然后倨傲且不满的用手指着陈轩,“那谁,快把球还过来,喂喂喂,叫你呢,傻了吗?快点!不要浪费校队训练时间,赶紧把球丢过来?!?br/>  “干什么呢土鳖,没见过篮球吗?快还球啊,校队马上要参加校际比赛,别耽误人家!”阮莎莎尖着嗓子喊了一声,给柯雄伟助威。
  不少柯雄伟粉丝和朋友,也在朝着陈轩喊叫、斥责。
  陈轩不急不躁,停下把玩动作,掂了掂篮球。
  “丢过去给你是吧,好?!?br/>  话刚说完,陈轩手上一动,把球传出。
  人们根本没看清陈轩手上的动作。
  篮球已然像一颗离开炮管的怒吼炮弹,呼地一声,撕裂空气,极速飞向柯雄伟。
  柯雄伟举起双手,刚刚作出接球动作,篮球已从他的双手间滑过。
  “砰!”
  篮球结结实实,击中柯雄伟脸部。
  柯雄伟惨叫一声,鼻子霎时喷出红艳艳的血水,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全场再次死寂!
  柯雄伟接不住他的球?
  虽然他传球速度快,可柯雄伟正面盯着,难度应该不大啊。
  不一会儿,大家回过神,球场立刻乱哄哄起来。
  “雄伟受伤了,雄伟受伤了?!比钌鹄?,带着一群人,跑向柯雄伟。
  “快快快,把伟少扶起来?!?br/>  “不能扶,他是头部被击中,乱扶可能会出问题,还是打120吧?!?br/>  “对,打120,同时快去把校医叫过来?!?br/>  “几天后的校际比赛,就靠伟少,没有伟少我们学校输定了?!?br/>  “都怪那傻不拉几的穷小子,丢那么用力,懂不懂篮球啊,要是害我们输了比赛,我们找他算账!”
  在阮莎莎、卫新超等人有意无意的引导下,众人把种种怒气、责难、嘲讽等汹涌情绪,统统抛向陈轩。
  而陈轩仿佛完全没有听见似的,优哉游哉向白雨琪走去。
  白雨琪一头黑线。
  这陈轩表哥到底什么人呀,一出手就把柯雄伟放倒,他是在报复吗?
  可是看他的表情,一点都不像,那么多人骂他,他一概不理,挺镇定啊。
  柯雄伟是学校最高大、球打最好的男生,几天后的校际篮球赛对学校来说,极其重要,要是柯雄伟因伤缺赛,那表哥肯定被说成是罪魁祸首,以后别想在学校呆了,自己这个表妹,也会被连累惨的。
  好在她看到,躺地上的柯雄伟,马上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虽然摇摇晃晃,鼻血直流,但还能讲话,看起来不算严重。
  “没事没事,我刚才只是失神了一下,不用打120,也不要叫校医,我休息休息就行了?!?br/>  柯雄伟拿过阮莎莎的纸巾,迅速擦掉鼻血,极力表现镇定和强大,要是被篮球砸一下就萎掉,那么脆弱,还如何做全校人心目中最强的存在?
  为了声誉,为了地位,为了不在众人面前彻底丢脸,他要努力展示坚强硬汉的一面。
  还有,队长的领导力和团队荣誉感,也得表现表现,不能被人看作心胸狭隘,这么多人盯着看呢,想保送燕京体育学院,这种好评很重要。
  “你替我,大家继续练,时间不多了,过几天就得上赛场?!?br/>  柯雄伟对一个替补说了声,这才转身走向陈轩,故作友好,“不错嘛,力气很大,传球挺‘精准’,以前球场没见过你,叫什么名字,读哪个班???”
  “他叫陈轩,刚从乡下转学到高三七班,他是……是我表哥?!?br/>  白雨琪生怕柯雄伟和陈轩打起来,把事情闹更大,赶忙跑到两人之间,主动透露了她与陈轩的关系。
  “??!是你表哥,怎么不早说?”
  卫新超略有不满,他刚才为了白雨琪,差点要跟陈轩干架,刚才看到陈轩如此大力的传球,他庆幸未出手。
  “原来是琪琪的亲戚,也算自己人,那就没事了?!鼻嗲傥孀烨嵝?。
  听到陈轩是白雨琪表哥后,几个玩一起的富家子弟,也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不是傻瓜,虽然陈轩只简单露了两手,接球一次,传球一次,但足以说明,陈轩绝不是可以随意欺负的弱鸡。
  乡下学生也是能锻炼身体,打打篮球,体力不输给城里学生。经常干农活的话,力气很大也正常。
  “你这坏丫头,害得老娘……”阮莎莎故作恼怒,伸出爪子去挠白雨琪咯吱窝。
  她们是多年好闺蜜,当然不会为这点事弄僵,她在用笑闹打破僵局。
  白雨琪笑着逃开,口中辩解道:“我来不及说,你们就闹起来,不能怪我呀?!?br/>  “还牙尖嘴利,吃老娘一记九阴白骨爪!”
  白雨琪被挠得受不了,只好求饶:“好啦好啦,算我错了,中午我请客,去哪里你们挑,总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br/>  阮莎莎满意的收手,然后抱住白雨琪,凑在她耳边问,“要叫上你那乡下表哥吗?”
  她在“乡下”两字上,特意用了重音。
  “不要了,其实我不喜欢他跟着我,挺烦人?!卑子赙魍低得榱顺滦谎?,摇摇头,低声说。
  “理解理解,刚才他的表现多粗鲁,又不爱说话,铁定不好玩。没事,我叫伟少把他挤兑走,放心,不会动手,只用言语?!比钌劢巧凉凰拷器镏?。
  “嗯,不动手就好,最好快点,俊才马上就到后门接我们,要不是我老姐一定要送到校门口,今天早读课都不想上?!?br/>  白雨琪说完,拿出苹果X手机,拨通汤俊才电话。
  “没问题?!?br/>  阮莎莎做了个OK的手势,转身走到柯雄伟身边,对他耳语几句。
  柯雄伟正苦恼陈轩是白雨琪表哥,他的仇可能难报,阮莎莎过来告诉他,白雨琪也很不喜欢陈轩这个乡下表哥,希望柯雄伟能把陈轩气跑,别再跟着他们。
  柯雄伟顿时从低落情绪中恢复,大为欣喜,对他来说,正愁不能在陈轩身上解气,阮莎莎就送来机会,还提点了他几句。
  “看我的,必定喷得他无地自容?!笨滦畚爸匦掳浩鹆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