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轩入学很顺利,被安排在高三七班,与白雨琪同班。
  白雪媛办事,干净利落,挺有效率,也说明她有一定人脉关系。
  当然了,主要是有钱好办事。
  戴着金丝眼镜的班主任郜淑云,对一个临时塞进来的插班生,不太待见。
  郜淑云让陈轩简单自我介绍,指定了一个最后排的座位,便转身离去。
  班里学生本对新来的有几分好奇,见陈轩自我介绍只报了自己名字,显得木讷无趣,长相又一般,穿着挺不合身的大路货,瞬间对他失去兴趣,转开视线,该干嘛干嘛。
  陈轩同桌的胖子,迷迷糊糊抬头瞥了眼,又继续趴在桌上睡觉。
  而前排的白雨琪,自打陈轩进门,正眼都没瞧过。
  对此陈轩并不在意。
  上课的时候,白雨琪竟然还带着耳机听音乐,而班上不只她一个学生这样,还有几个学生直接趴课桌上睡觉,比如同桌的胖子。
  讲课的老师,看似习以为常,全然不管。
  看得出来,老师管不住白雨琪这类学生,也已放弃他们,不期望他们能在高考能得到什么成绩。
  下课后。
  操场热闹起来。
  学生们三五成群,各有各玩一起的圈子。
  白雨琪走向篮球场看台。
  她玩在一起的几个朋友,都在那里看柯雄伟打球,柯雄伟带领的校队,正在进行半场对攻训练,挥汗如雨。
  柯雄伟除了有身材高大壮硕的优势外,球技在队中也是最好的,不管是在外线带球过人,三步上篮,还是在内线接球直接扣篮,都打得很顺手,飘逸潇洒,命中率很高,充分展现出他过人的力量与技巧。
  每次进攻得手,看台上一群女生偏多的观众,都会及时送上掌声,喝彩不断。
  “这都能进,好厉害!”
  “好球??!我们学校没有人能防得住雄伟?!?br/>  “好棒哦,雄伟学长加油加油!”
  “柯雄伟帅呆了,要是我男朋友就好了?!?br/>  柯雄伟最享受的,正是这属于他的时刻,他高傲的扬着头,尽量掩饰内心中得意洋洋,鹤立鸡群般伫立在篮球场内,无可替代,全场焦点,仿佛一个正在开演唱会的伟大歌星。
  “琪琪,这边这边?!笨刺ㄉ弦桓鲟巧瞧?,妆容妖冶的靓丽女生站起来,朝着白雨琪用力招手。
  不论打扮另不另类,?;ň褪切;?,白雨琪走到哪里,都能成为重点关注对象,很容易被看到,如同暗夜中的一盏明灯。
  何况,传言她能分得上亿遗产。
  “有人叫你呢,她是?”走在后面的陈轩问了一句。
  “她是我好闺蜜,阮莎莎,哎呀,你别再跟着我了,很讨厌耶,自己玩去!”
  “可是,大表姐说……”
  “我才不管她说什么,别在我面前提起她!”
  白雨琪毫不客气的打断陈轩的话,气呼呼甩身跑向看台。
  看台上阮莎莎等几人,热情的招呼白雨琪。
  阮莎莎虽说也穿校服,但脖子上是爱马仕丝巾,脚上是PollyAstre小山羊皮过膝靴,来自巴黎的顶级奢侈品鞋履品牌RogerVivier,国内难以买到,单单这两样,就要几万块了,说明阮莎莎也是名副其实的白富美。
  身旁几个男男女女的穿戴,除了上衣是校服,其它也是一身名牌,都不差。
  “刚才跟你说话的男生是谁呀?一看就是个又土又穷的乡下人,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追求者吗?”阮莎莎斜着眼,鄙夷的扫了陈轩一眼。
  经阮莎莎提醒,一群富二代男女也关注了一下陈轩。
  “切,他穿的那什么垃圾啊,那牛仔裤皱的跟酸菜一样,那鞋子一看就是地摊山寨货?!?br/>  “就是就是,笑死人了,穷逼就算了,脑袋也进水了,还敢追求我们集财富和美貌于一身的白大?;??!?br/>  “他要是再敢骚扰琪琪,我就叫雄伟揍他一顿?!比钌醋徘虺∩系目滦畚?,眼睛直冒星星。
  “何必雄伟出手,俊少要是在这里,已经揍得他满地找牙了?!币桓鼋星嗲俚呐?,提起白雨琪男朋友汤俊才。
  被朋友们这样一说,白雨琪解释的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她现在要是说陈轩是她表哥,岂不颜面扫地。
  白雨琪心内叹了口气,这事瞒不了多久,放学后买几套像样衣服给他吧,免得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谁家没几个穷亲戚,既然摊上,又有什么办法。
  诶,他,他怎么朝我走过来了。
  白雨琪见陈轩又朝他走来,心头哀叫,猛对陈轩使眼色,要他走开。
  陈轩只是想到看台找个位置坐坐,见白雨琪使眼色,不明其意,看台很吵闹,反而径直向她走去,想走近问清楚。
  阮莎莎见陈轩走来,豁然站起,一手叉腰,一手指向陈轩,凶巴巴大叫。
  “喂!小子,你哪来的勇气走近我们?”
  “还傻笑呢,有多远滚多远,不要作死,我这样跟你说是为你好?!鼻嗲偾崦锏念┳懦滦?,讽刺道。
  “再走近一步,我就揍你!”
  一个壮实偏胖的公子哥,在看台上俯视陈轩,不屑的挥了挥拳头。
  他叫卫新超,家里有三条价值上千万的散货船,搞内贸航运生意,他在追求青琴,正是努力表现的时候。
  一旁几个富家男女,也纷纷帮腔嘲讽辱骂。
  陈轩笑了,笑得很灿然。
  之前他们说的话,也听见了,只是他毫不在意。
  这几个学生无知得可爱,居然以为家里有点钱就嚣张跋扈,就能压倒一切,殊不知这个世界上,真正压倒一切的,是掌控和收割别人生命的实力,自己有上百种简单方法,可以让他们永远从地球上消失。
  失去性命,再多的物质,又有何用?非洲有个独裁总统,拥有一个国家的财富,每年光卖矿产和石油就有上千亿,还不是被自己一枪解决。
  陈轩笑容不减,依旧双手插袋,坚定的向前迈出步伐。
  “傻\逼找死!”壮实的卫新超,作势要从看台上冲下来。
  “不要……”
  白雨琪忙出声阻止,可当她目光触及陈轩背后,惊得发不出声音。
  一颗高速旋转的篮球,正离弦之箭般,向着陈轩后脑勺极速砸去!
  白雨琪想阻止已来不及。
  出手的是柯雄伟。
  在场上打球的柯雄伟,一直都有关注看台上的几个朋友。
  白雨琪出现后,他自然发现了陈轩。
  他一眼就认出,陈轩正是跟他老爸有仇的学生。
  冤家路窄!
  好死不死,竟然敢追求白雨琪,又惹他朋友们生气。
  但陈轩没做出格的事,他没有理由直接杀过去。
  他是校园体育明星,受人瞩目,不能丢了体面与风度,风评对他很重要,他已在保送燕京体育学院的审查名单上,不能为此受到影响。
  肯定不能先动手打人,但胸口的不爽,极想发泄。
  因此心生一计,装作传球失误,把篮球狠狠砸向陈轩。
  就算把那小子砸个伤残,只能怪他自己不注意,球场意外而已。
  俊少、莎莎他们只会感谢我,同时为老爸大大出口气,老爸肯定会赞扬我,老爸心头一痛快,说不定就答应给我换宝马330了。
  “还想追求白雨琪,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