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媛的家,位于本市西郊富人小区“闻澜墅”,一幢气派的独栋别墅,奢华而别致的地中海风格装修。
  陈轩坐在别墅露台的休闲椅上,手中端一杯热茶,遥望幽暗夜空,回想之前在暗世界的生活,此刻,他那睥睨天下的冷寂眼神,会把人瞬间带入北极的酷寒。
  所谓暗世界,只是个代名词,代表那个媒体报纸上极难看到,残酷血腥,见不得光,却真实存在的世界。
  暗世界中有各种雇佣兵、杀手、赏金猎人,也有许多不为世俗认可却能力出众的科学家、医生、商人等,各行各业,自成体系,在战火频仍的地区格外繁盛。
  例如非洲、中东、南美。
  陈轩这些年大多行走在以上地区,经历无数战火与艰险的洗礼,常常徘徊在生死边缘。
  他修习一本无名古书,常年按照古书中的方法吐纳调息,体质与身体强度非同一般,加上师父从小对他的魔鬼特训,因此他刚出道便能完成困难任务。
  只用几年时间,就成为暗世界的顶尖人物。
  可是,近期他发现身体状态不太稳定,有可能是修习无名古书出了问题,或是练岔了。
  不受控制的强吻白雪媛,正是身体状态不稳定的其中一个表现。
  这种状态在暗世界,别说保持顶尖地位,就是想保命,也有难度。
  而且他已厌倦暗世界的生活,早想摆脱,当年进入暗世界本是无奈之举,他没办法自己选择。
  这次回国,除了想在阳光下悠闲生活,休养生息,同时也想顺便寻找无名古书的根源,看看能否解决身体状态不稳定的问题。
  他只知道无名古书出自古华夏,其它毫无头绪,所以只能是碰碰运气。
  没想到,与白雪媛意外接吻后,身体状态有好转的感觉,但还不确定。
  更没想到,那个强吻,吻出了个老婆,还是个冰山美女总裁。
  不知道这算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强势的女总裁仿佛对待下属员工一样,提出一系列令人咂舌的要求和任务。
  最好笑的,就是让自己假扮高中生,去“拯救”她的妹妹——圣桥中学?;ò子赙?。
  刚才晚餐时,白雪媛稍稍解释过。
  自从一年前,她们父母飞机失事后,她读高中的妹妹白雨琪受到刺激,开始堕落放纵,变得越来越叛逆。
  白雨琪经常逃课,成绩一落千丈,跟一帮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混在一起,吃喝玩乐,寻求刺激,最近还交了个不良男朋友。
  白雪媛试过她能想到的所有办法,通通失败。
  两姐妹经过几番争吵,已经彻底闹僵,打起冷战。
  妹妹男朋友,汤俊才。
  也是个富二代,以夺取女孩初夜为乐,换女朋友跟换衣服一样,糟蹋了不少女生,多次搞大女生肚子,让女生为他堕胎。
  汤俊才是学校里出名的花花公子,偏偏妹妹就是不听劝。
  这次,汤俊才居然还嚣张的跟他朋友打赌,会在三天后的平安夜,睡了白雨琪。
  白雪媛得到消息又气又恼,再怎样,她也不能让妹妹就这样失身于汤俊才,她还只是个高中生。
  一旦与汤俊才这样的渣男发生关系,甚至怀孕,妹妹一辈子就毁了,她对不起父母的在天之灵。
  在见识陈轩处理问题“简单粗暴”,却挺有效之后,她突发奇想。
  那就是,让陈轩帮她解决这个问题,她可以为此付出金钱作为报酬。
  如同要陈轩跟她假结婚那样,因为陈轩看起来很缺钱,而且没有工作。
  但有个问题,不能让妹妹白雨琪看出陈轩是她派去的,要有个合适的说辞,让陈轩能名正言顺接近白雨琪。
  不然的话,大有可能又会像之前一样,以失败告终。
  “乡下远房表哥……因在学校打架,被迫转学……呵呵……有趣?!?br/>  陈轩想到这里,嘴角一弧,缓缓举起茶杯,喝了一口,他的目光,不再冷寂。
  的确,娶美艳总裁老婆,调教高中?;ㄐ∫套诱獾仁?,总比杀人或被杀有趣得多。
  堂堂高来高去的暗世界顶尖人物,现在成了白家的乡下远房表哥——等等,为什么一定要是乡下来的呢?哥可是个海归。
  脚步声传来,是白雪媛。
  “你下来,换身衣服,学生总要有学生样,土里土气也就算了,破破烂烂,邋里邋遢像什么样?”
  白雪媛没有走出露台,只在门口没好气的说了一声。
  “这就来,我的老婆?!背滦酒鹄?,伸了伸懒腰。
  “你还这样叫?要被我妹听到,一切努力又白费!”白雪媛美目一寒,嗔道。
  “见到你妹妹,我会改口?!?br/>  “不行!从现在开始,就要改口!”
  “好吧,大-表-姐?!?br/>  陈轩故意一字一顿的说。
  白雪媛22岁,白雨琪16岁,陈轩身份证明是18岁,实际也差不多,以表亲身份称呼白雪媛大表姐,一点错没有。
  “哼,下次说得自然点,不然扣你钱?!?br/>  白雪媛并不完全满意,但她也不想逼得太急,冷冷说一声后,扭头下楼。
  扣钱?真以为我是为了她的五万块?
  去年开始,低于五百万美元的单子,老子都不考虑了。
  陈轩撇了撇嘴,跟着白雪媛下到一楼客厅。
  沙发上一堆白雪媛为他买的新衣服。
  也就是杂牌牛仔裤、长袖T恤、冲锋衣什么的。
  白雪媛说是为了符合他身份,特意在路过地摊的时候,买了几套便宜货给他。
  抠,实在抠。
  即便是乡下来的身份,有几件品牌衣服,也不为过。
  相比开的保时捷911,她买廉价地摊货的表现,以及给出的报酬,着实不太相称。
  不过陈轩对衣服这些外在的东西,没有刻意追求,一颗子弹过去,再贵的名牌,也得穿出一个洞。
  “琪琪可能很晚才回来,我会把情况告诉她。你先去洗涮,然后睡觉,晚上呆在一楼客房,不要到处乱跑,记住,绝对不允许上二楼!”
  白雪媛顿了顿,继续面无表情的说,“学校那边,我已经叫人安排好,这是课程表和书包,明天带上,跟琪琪一起去上课,一定要尽快融入她的圈子?;褂?,这几天,必须贴身?;ず盟?,不得有任何闪失!”
  说完,白雪媛把课程表和沉甸甸的书包,丢给陈轩。
  白雪媛可能也感觉到自己口气太生硬,缓了缓语气,又说道:“报酬方面,你尽管放心,如果处理得好,我给你加钱?!?br/>  不错,懂得恩威并施,这才有点做高层管理的样子。
  “好啊,谢谢大表姐?!背滦婵谟Φ?。
  “嗯,这次自然多了,很好?!?br/>  白雪媛声调和气了些许,不过脸上依旧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
  陈轩笑了笑,没说什么,自去洗涮。
  睡觉正合陈轩的意,终于回到安定的国内,可要美美上睡一觉。
  身处国外暗世界,他时常像一根绷紧的弹簧,连睡觉也得保持警觉。
  见陈轩按她的话,老老实实去洗漱,白雪媛悄悄吐出一口气,稍稍放松下来。
  虽然陈轩年龄比她小几岁,除了强行亲吻她那次,一路下来总体也算平和顺从,但不知为何,面对他时,还是会感到一丝莫名的紧张。
  “不过还好,年龄小就是好控制,花点小钱就能打发,我的选择不会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