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局门口。
  午后阳光,洒在手中的大红色小本上。
  是的,结婚证。
  陈轩嘴角泛着一丝苦笑,随手翻了翻这本新领的结婚证。
  谁会想到,曾纵横国外暗世界的巅峰人物,回国第一天,竟被拉到民政局办理了结婚证。
  不就是不小心“强吻”她一下下,至于吗?
  “都由我保管!”
  一个冰冷强势却不失悦耳的女声,打断陈轩的思绪。
  不等陈轩回应,手中结婚证已被她强行抽走。
  白雪媛,名片上是百伊集团总裁,名义上现在是自己的合法妻子,可是两人对对方具体的了解,并不多。
  从回国邮轮上意外产生交集算起,到现在,才不到一天时间,互相能了解到哪里去?
  不过从外表与言谈举止中,看得出白雪媛受过精英式教育,气质高冷,家底极厚,俨然一派冷艳女总裁的霸道气势。
  当然,甘于被“逼”领结婚证的原因,主要是她拥有美艳绝伦的精致脸庞,以及高挑饱满的完美身材。
  即便见识过不少美女,第一次看清白雪媛时,自己也不免为之眼睛一亮。
  自己目前表露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跟一个富有的极品女神结婚,貌似也亏不到哪里去。
  陈轩把目光移向白雪媛。
  白雪媛正把两份结婚证,塞入她的爱马仕月白色包包。
  她眉目如画,长发如瀑,身上浅蓝色阿玛尼套装,手工量身定做,极其合身得体,束腰阔腿裤把腰臀之间的曲线,勾勒得曼妙浮凸,加上上身的傲挺,整个人看起来端庄、高雅又不失抚媚,极显女性魅力。
  无可挑剔的绝色女神!
  从一旁路过男女那一张张惊叹艳羡表情中,便能看出她颜值的杀伤力有多大。
  可当男女们把目光,转到陈轩身上后,顿时皱起眉头,大都流露出难以掩饰的不屑和鄙夷,一些男人心中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蓬乱的头发,边缘可见磨损的旧牛仔衣,沾染不少污渍的卡其底色迷彩裤,老土破旧的大头靴。
  “这不是刚从哪个工地出来的农民工么?”
  农民工来办结婚证很正常,但农民工跟富有的绝色女神来办结婚证,那可相当不正常。
  几对进出民政局的男女,瞄着陈轩和白雪媛,不禁缓下脚步,跟身边人窃窃私语。
  “他们不会是来结婚的吧?”
  “这两人一看就知道,一个天上,一个地上,怎么可能!”
  “我看见他们一起从民政局,领了小红本?!?br/>  “看那土鳖小民工脸上的无奈表情,以及白富美对他冷冰冰的态度上,我看八九不离十,是离婚”
  “对!他们一定是来离婚的!”
  几对男女看着陈轩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
  “结婚还是得门当户对,鲜花始终是不适合插在牛粪上?!?br/>  一个刚拿到离婚证的中年精英男士,喃喃自语,目光越发炽热,盯着白雪媛,暗暗吞下一口唾沫。
  随后他整了整笔挺西装,提了提腕上锃亮的百达翡丽表,慢慢向白雪媛挪动脚步,准备搭讪。
  只是白雪媛脸上冰冷如霜,散发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气场,让他一时不敢冒昧出声。
  而一旁农民工模样的陈轩,直接被他无视。
  这时白雪媛迈开大长腿,走向街边。
  精英男士觉得机不可失,几步追上,极力装出绅士风度:“你好,需要搭便车吗?”
  精英男士说话的同时,自信的掏出车钥匙,潇洒按了下开锁键。
  不远处,一辆崭新黑色奔驰GLS亮了下车灯。
  “好狗不挡道?!?br/>  精英男士背后,响起突兀却平静的声音。
  声音来自陈轩。
  陈轩走在白雪媛后面,精英男士却超越他,挡在他和白雪媛之间,还对着白雪媛搭讪,完全当他不存在。
  虽说跟白雪媛也才刚认识,可毕竟他们领了结婚证,精英男士这样做,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一种侮辱!
  “你敢骂我是狗?”精英男士极力克制怒气。
  “别对号入座,”陈轩似笑非笑,慢条斯理,“在我眼里,你连狗都不如?!?br/>  换做在血腥的暗世界,人的生命同蝼蚁并无不同,精英男士刚才的侮辱举动,足以让他活不过三秒。
  不过陈轩厌倦了杀戮,厌倦了暗世界的活法,如今回国,只是想在阳光下悠闲生活一段时间。
  这是他离开祖国八年来,第一次回国。
  没有必要的话,他不想惹事,但若是有人要搞事,也绝对奉陪到底。
  “穷逼低贱民工,大爷我拍死你!”精英男士火冒三丈,再也克制不住,一巴掌扇向陈轩。
  陈轩不慌不忙抬起手臂,格挡在精英男士的手腕上,并借着力道,反手拍向精英男士的脸。
  “啪!”
  一声脆响过后,精英男士嚎叫着摔倒在地,半边脸马上红肿起来。
  周围人目瞪口呆,事件发生太快,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白雪媛见陈轩惹出事端,怕事态闹大,赶紧出面:“大家也看到了,是他先对我家先生动手?!?br/>  然后她瞪了陈轩一眼:“还傻站着做什么?快点上车跟我回家!”
  她边说边拽住陈轩的胳膊,把他拉走,他们一起进入一辆银灰色保时捷跑车,油门一踩,扬长而去。
  众人惊愣了许久,才清醒过来。
  “卧槽!她那是保时捷911限量版,售价三百万起?!?br/>  “难怪奔驰男搭讪,她眼睛都没瞟一眼,奔驰GLS百多万,她开的却是三百多万,奔驰男太没眼力见?!?br/>  “就是,当着人家老公面去搭讪,还先动手想抽人家老公,结果反被一掌拍在地上,真搞笑?!?br/>  “唉,她怎么就看上个民工小子呢,那小子这辈子都不用奋斗了?!?br/>  人们议论着,渐渐散了,没有人理会灰头土脸从地上爬起的精英男士。
  精英男士捧着红肿的脸,两眼怨毒的看着保时捷911消失的方向。
  ……
  银灰色保时捷911上。
  “你这人,为什么每次都要用暴力解决问题?邮轮上是,刚才又是!你出国读书难道只学会打架吗?”白雪媛驾驶着车辆,没好气的开腔道。
  陈轩明面上的资料显示,他9岁就去国外读书。
  “当然不只,我还学会了法式**,要不要试试?”陈轩笑嘻嘻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你……”
  白雪媛呼吸一滞,就要发飙,但好像忽然想到什么,深吸一口气硬生生忍了下去。
  她冷声道,“如果不是我发过誓,要嫁给得到我初吻的人,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我们的约定,你还记得吧?”
  “记得,我们这是隐婚,也是假结婚,两个月后离婚,你付我两万块,为的是兑现你的誓言?!?br/>  陈轩眯着眼,摇头说道,“才两万,太抠了?!?br/>  白雪媛这部车的一个轮胎,都不只两万。
  “有给你钱就不错了,你欠我的,谁叫你强行……你反悔了?”
  “大丈夫一诺千金,只是钱要离婚后才给,我这两个月的吃喝住酒店等开销,你得负责哦?!?br/>  陈轩煞有其事的跟白雪媛讨价还价,这美女真把自己当成吃软饭的,越来越有意思了。
  “可以!”
  白雪媛爽快答应,顿了顿,瞄了陈轩一眼,又开口,“你还可以住到我家,而且离婚后,我再多给你三万,但是,你必须为我办一件事?!?br/>  “什么事?”
  “扮高中插班生,?;の叶粮呷拿妹??!?br/>  “?;じ咧猩??她有什么危险吗?为何还要扮高中生?”陈轩感到意外,充满疑惑,睁大眼睛看向白雪媛。
  白雪媛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俏脸微红,扭捏一会儿后才说。
  “有个男生扬言,要在三天后的平安夜,夺取我妹妹的初夜,你,你要破坏这事!”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