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66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 > 侠武大宋 > 第九一一章 誓杀史文恭

第九一一章 誓杀史文恭

“不答应!”
  
  朝阳下,梁山将士的呼声响彻四野WwW.КanShUge.La
  
  “我这个人从来不受他人的要挟,我也最恨别人用要挟的手段来对付我?!?br/>  
  白胜在万众瞩目下发表宣言:“史文恭用毒箭偷袭杀了晁盖首领,还用同样的办法偷袭我,你们说,此人该不该杀?”
  
  “该杀!该杀!”
  
  不仅是梁山的将士喊出该杀,就是曾头市的军民也都觉得史文恭的行为很不光彩,用这种手段对付敌人已经超出了计谋的范围,这就是摆不上台面的龌龊伎俩。如今落在了人家的手里,人家不杀你才怪。
  
  白胜道:“并不是我白胜不拿这十几个兄弟的性命当回事,可是你们想啊,若是今天不杀史文恭,回头他明天抓咱们两个弟兄,后天坑咱们三个将士,是不是他永远都不用死了?”
  
  “白寨主说得对!”
  
  “就是这么个道理!”
  
  “所以呢,我决定……”白胜宣布了他的决策,“咱们一码归一码,如今我杀史文恭,是为了给晁盖首领报仇!但若是你们曾头市因此杀了我梁山的十几条好汉,那么这笔账我立马就跟你们清算,但凡参与屠杀我这十几个兄弟的,如果有一个能活着看见这太阳落山,我白胜就自刎在曾头市这座碉楼之上!”
  
  最后这句话是万万不能省略的,若是不这么说,就一定会有人诟病他白胜为了逞一时之快罔顾自家兄弟的死活。他甚至可以准确地预见,将来那这件事来非议他的人必定是宋江和吴用。
  
  这番话说完,梁山将士心里存有的最后一点疑虑也都打消了,白寨主说的对??!你史文恭拿梁山十几个首领的命来换你一条命,当我们梁山人都是傻子么?白寨主杀你史文恭是为了给晁盖哥哥报仇,而若是你们曾头市敢因此杀了杨雄他们十几个,那么白寨主就继续给这十几个兄弟报仇!大不了就把你们曾头市杀个鸡犬不留!
  
  “白寨主所向无敌!英明神武!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不知道谁又把当初在济州城外的那一套颂词念了出来,引得四面八方的梁山将士都跟着一起呐喊,这些人里面不乏内功高强之士,与数万将士合在一起喊出来,只震得天地变色,似乎阳光都被这喊声震得黯淡了许多。
  
  史文恭在这山呼海啸般的喊声中面若死灰,他万万没想到,最后这一招居然不灵,这个俊美的少年看似文质彬彬,却有着一颗如此杀伐果断的心。
  
  震天的喊声中,史文恭的身体突然高高跃起,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人们看得清切,都以为这是史文恭在做最后的挣扎,却不知这是被白胜以擒龙控鹤的手段拿起在空中的。
  
  紧接着,史文恭的身体骤然炸开,就仿佛体内装了火药,被点燃了爆炸一般,炸成了一蓬碎肉血雨,纷纷落向碉楼之下,只剩下一颗头颅诡异地悬浮在空中。
  
  这是怎么回事?
  
  不论是梁山的将士,还是曾头市的军民,人们从来都没有如此悲惨的死法,什么叫做死无全尸?五马分尸、大卸八块已经到了极致了,然而此刻史文恭却死得只剩下了一颗囫囵的头颅!
  
  不论是自杀,还是被白胜所杀,这种死法都是前所未有的凄惨。
  
  梁山的将士们自然普大喜奔,曾头市的军民却是不寒而栗,他们相信白胜所说的不是虚言,能够在曾头市的街道上转了几圈还不伤一根汗毛的存在,能够带着两个女人飞上碉楼,杀死苏定和史文恭的存在,他的话谁敢不信?
  
  就连碉楼下面的曾家五虎都胆怵了,架在十几名梁山首领脖子上的钢刀竟然不敢落下去。
  
  白胜敢当着双方近十万人的面说他若是放跑了一个杀人凶手就自刎在此,这话是说着玩的么?他必定有这个能耐!
  
  就算有几个觉得白胜是在说大话的人,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赌白胜能否言出必践。
  
  这十几名梁山首领,竟然无人敢杀。
  
  下一刻,梁山的将士们欢呼了一阵之后,便都把崇敬的目光看向碉楼,等着他们的白寨主发号施令,而曾头市的军民早已噤若寒蝉,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上一口,唯恐被碉楼上的白胜盯上。于是这天地之间就陷入了一片寂静。
  
  寂静中,白胜拿起了碉楼一角、挂在栏杆上的那张龙舌弓,在手里掂量了两下,又从箭囊里抽出来一支狼牙羽箭,再用擒龙控鹤手法将史文恭的人头移至近前,把狼牙箭顺着耳朵贯穿进去,张弓,搭箭,一箭射向了南大营。
  
  挂着人头的羽箭不偏不倚,落在了晁盖的尸身旁边,这一箭不仅令梁山武功高强的几个首领自叹弗如,就连小李广花荣都佩服地挑起了大拇指,心说这一箭我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一颗人头在空中飞行,那得是多大的阻力?如何能射出三百步开外的距离?而且由于头颅的体积,导致箭尾的雕翎也无法控制方向了,却不知白胜用了什么法子,把落点控制得这么准确无误。
  
  “这颗人头留着在晁盖的坟墓上祭奠……”白胜给出了箭射人头的解释,这真的不是我在装逼,要装逼有一万个法子,而且能比这一箭的逼格高许多。
  
  射完了人头,转过头来却发现碉楼下面的曾家五虎居然没有行刑,知道是自己刚才发的那个誓言起到了完美的震慑作用,不禁有些好笑,看来老天也不绝杨雄啊,这可怎么办?要不就这么算了?
  
  可若是就这么算了,将来又该如何面对潘金莲的泪眼婆娑?
  
  正纠结时,一个五十多岁富商打扮的汉子气急败坏地闯入了院子,指着曾家五虎骂道:“你们五个逆子都是被人吓大的吗?你们还是不是我女真族的种?史教师和苏教师都死了,你们却不为他们报仇雪恨,你们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
  
  说话间,从身上抽出一柄腰刀来,奔着杨雄的脖子就剁了下去,“你们不敢杀,老子来杀!”
  
  “爹!使不得??!”
  
  曾家五虎见状大惊,纷纷上前拦阻。
  
  这时候岂能意气用事?好汉还不吃眼前亏呢,这时候跟白胜硬刚,不是徒然送了性命?一切都等完颜王子的大军到来再做计议??!
  
  曾家五虎不敢杀人,保的不仅仅是他们兄弟五个的性命,而是包括他们的老爹曾弄,甚至还包括整个曾头市的军队和钱粮。
  
  他们这一上前阻拦,有的搂腰,有的扳胳膊,曾弄的腰刀就砍不下去了,碉楼上的白胜看到这一幕就有些哭笑不得,本以为杨雄终究要死在曾弄的手上,谁知道曾弄也杀不了杨雄了,不行,我得给他这把火上浇点油。